楔子
 
    香港
    “倩玉。你等我一下嘛!”
    今天的香港是个大好的天气。还是跟往常一样,街上老挤了数不清的人,香港一向
是个忙碌的都市,到了假日的时候,更是显得夸张。
    段倩宁平常在饭馆工作,难得在假日排到假,才建议倩玉一起出来逛街,却老觉得
自己像个保姆似的,一直要盯着她的去向。
    倩玉是她的妹妹,整整小了她四岁,自从几年前,母亲去世之后,倩玉就是她唯一
的家人了。对今年才二十一岁的她来说,倩玉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却还像是个小孩一样,
那种活泼过于乐观的个性,老让她放不下心来。
    她掏了一张百元大钞给店面的老板,正等着找钱,可是视线却一直放在远走的段倩
玉身上:“你不要走那么快啦!”她又喊了一声,就是不懂倩玉怎么老喜欢这样东跑西
跑的。
    “就只是到对面的商店看一下嘛!”倩玉不以为意地回了一抹蜜似的笑容:“又不
是不会过马路!你不要老是那么紧张嘛!”
    她也知道倩玉不是三岁小孩:“可是……”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放不下心来。
    “就这样啰!”倩玉在这个时候又喊了一声:“我先过马路啰!”
    “倩玉……”她都还来不及开口,商家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打断她未完成的句子。
    “小姐,你的零钱。”他随手将零钱递给了眼前的段倩宁。
    段倩宁很快的检视了下手中的零钱,也松了一口气,才准备转身朝倩玉的方向追去,
却看见一辆高级的黑色凯迪拉克轿车,正以飙快的车速,直直地往段倩玉的方向冲去。
    她不能思绪,美丽的脸庞也在瞬间变得惨白:“倩玉!小心——”
    “碰!”
    一声巨大的响声盖去了她的吼叫声,让整个繁忙的街头,剎时变得一片宁静。
    段倩宁只能望着段倩玉昏厥的身子,落在了几尺远的马路上,这整个发生的过程还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却又因她落掉的身子来得太突然,行驶中的车子还来不及做任何的
反应,狠狠地又从她的身上碾了过去。
    剎时,鲜红的血液从她娇小的身子并出,所有的交通在此刻全都停滞。段倩宁的脑
子因眼前的画面而成了一片的空白。不……
    “开车!”
    一道命令如磁铁般地吸了她所有的视线,段倩宁回头,以一双美丽的大眼望向了那
辆肇事的凯迪拉克,下一秒,她看到了坐在后座的那个男人……
    男人的脸很冷,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有着不屑一顾的漠然,即使倩玉的鲜血己在此
刻染红了大半的街道,她却从他的脸上看不见任何一抹愧疚的表情。
    他望着倩玉躺在血泊中的身子,像在看出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戏一样,只是冷冷地扫
过一眼,便又若无其事地转头。
    在那一刻的时间,男人好象也意识到段倩宁的凝视,慢慢地转过头来朝段情宁的方
向望去,只是还给她一抹很不屑的微笑之后,便又回头下令司机长驰而去。
    “快叫救护车啊!”
    路人的叫喊声剎时拉回了她远走的思绪,她回了头,眼前的景像再度将她拉回残酷
的现实。
    “不……”她喉间的颤抖怎么也比不上她此刻的心痛,倩玉撒了满地的鲜血,如刀
割般地划上她的心头:“不要!”她摇头,嘶哑的叫喊声却怎么也叫不起她昏躺在地上
的身影:“倩玉!”她吼道。下一秒钟的时间,双脚已经朝段倩玉躺着的方向跑去。
    不!她在心里低喊,她只剩下倩玉了,她真的不能再失去她……

第一节
    麒麟集团——香港最大的集团。
    不但握有香港百分之五十的股票金融市场,更是掌控香港黑道的主要集团。总裁慕
天霸,单凭自己的空手,打下了这片天下,不但主管了黑道的所有组织,也收买了大部
份的白道势力。
    四十五年来的历史,麒麟这两个字,如今已是整个香港闻风丧胆的名字。
    “碰!”
    一声用力的开门声,打破了整个屋子里死沈的宁静,这位于香港岛半山腰的中国豪
宅,正是慕天霸居住的地方,桃木的摆饰跟四处可见的中国圆柱,让整个屋子里充满了
一种庄重的严肃气息。
    姑且不谈屋外大得可以与世隔离的庭院不说,慕家一向是栋非请勿入的禁地,不但
警备深严,慕天霸更一向不是个好客之人。可是,今天的慕宅,却彷佛聚集了来自黑白
两方的重要人物……
    “律师呢?”进门的人是慕炙麟,愠怒的脸上紧蹙着两道不愉快的眉头,丝毫不在
意在场观看的人因他的举动所产生的窃窃私语:“律师在哪里?”他又吼了一声。
    “二少爷,”说话的是方管家,也是慕家最老的管家。几乎从慕天霸开始闯天下开
始,他就一直待在慕家了。在看见慕炙麟的一进门便大吼大叫之后,他也只是缓缓地走
向他,脸上却还是平常那副冷静的脸孔:“律师刚刚已经跟大少爷一起走了。”在慕家
工作太久,他说话的时候,已没有平常人该有的喜怒哀乐。
    “啧!”慕炙麟轻唾了一声,早料到这样的事会发生:“那遗嘱呢?”他不屑地瞄
了眼放在大厅前的那副桃木棺材:“那老头又留了什么给我?”事实上,他比较在意的
是,慕天霸将麒麟集团交到什么人手里。
    方管家挥挥手,随即叫下人拿来律师留给他的遗嘱:“律师留了一份文件,”下人
很快地便将那份文件交到他到手里:“你可以自己看看。”
    根本还不待下人把文件交到他的手里,慕炙麟霸道地便从他的手里抢了过来,也没
有仔细地看过,就只是随手翻了几页,他的脸色马上大变。
    一栋房子?!
    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在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他所得到的,竟然就
只是座落在外岛的一间房子?没有产业,他又很快地翻看了几页;也没有任何财产。就
连他现在所置身的这间毫宅也不属于他?
    他又瞧了一眼文件;整个麒麟集团,连同这间房子,竟全都交由慕炙麒接手?
    该死的!他气愤地将手中的遗嘱一撕成二,心中的愤怒之火好似要将他整个吞没;
就只差那么几秒钟出生的他,跟慕炙麒根本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为什么慕炙麒就得
以掌握整个麒麟集团,而他却只得了一间没什么用处的房子?
    这个该死的老头!
    他在心里头低咒;没想到慕天霸死了之后,竟然还这样子气他!他想都不想地,随
手便挑了身旁保镖腰间的枪,准备在朝那副棺材里的尸体再射个一两枪,可是板机才刚
扣,一旁的方管家却在这个时候伸出了手制止了他。
    “少爷,”他的脸上有着跟慕天霸一样的冷涩:“这是老太爷的丧礼。”他冷然的
语句里有种命令:“请你适可而止。”
    “你敢命令我?”慕炙麟睁大了双眼,愤愤地瞪向身前的方管家;造反啦?他不敢
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连个下人也敢欺上犯下?
    “没有,”方管家还是冷着一张脸:“只是请你适可而止。”就因为他的口气太像
慕天霸,所以就只是单单几个字,也让人有种不寒而悚的感觉。
    慕炙麟朝他望了眼,又望向慕天霸的灵堂,就见那几个一向对慕天霸忠心的保镖们,
个个都掏向了腰间的枪,准备保卫慕天霸的灵体。
    别说他真怕了眼前这些下人,可是今天他就只带了一个保镖过来,单单两个人,可
敌不过整个灵堂的黑白两道。他可识相,顺手将枪套回了保镖的枪套上:“干什么?”
他桃了眉头,朝棺材的方向走去:“就只是开开玩笑,我怎么可能真的动手动到爷爷身
上呢?再加上,”他的视线狠狠地瞪向守灵的那些保镖:“他要是知道他养的这些下人
敢欺上犯下,”他意有所指:“你们说,那他的颜面岂不是大失?”
    慕天霸在世的时候的确最忌讳下人欺上犯下,一听到慕炙麟这么一开口,那些保镖
们全都将原要掏起的枪全都收了回去。今天是慕老的忌日,没有人想要打打杀杀的场面
发生。
    一看见他们收回了自己的枪,慕炙麟也扬了抹嘴角,佯装忌祀地随手捻了一把香灰:
“爷爷。”他转身望向棺材里那副严肃的尸体,脸上不旦没有任何哀伤的表情,反而是
一抹轻笑:“你可要好好地安息啊!”说罢,顺手一撒,将手中的香灰毫不客气地撒在
他苍白的脸上。
    四周的人剎时一阵慌乱,而他却得意地领着自己的保镖,洋洋洒洒地朝门外的方向
走了出去。
    该死的慕炙麒!他在心里头暗咒;他一定会把麒麟集团要回来的……
          ※          ※        ※
    “倩宁……”
    段倩宁望着手中的照片,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叫声;那是她与倩玉一起合照的
照片,照片中的倩玉,有着白白嫩嫩的肌肤,和天真的笑容,而她的两颊总是有着粉粉
的苹果红,在她的记忆中仍是如此的清晰。
    她仍是不能相信倩玉去世的事实……
    每一想到那个画面,泪水就情不自禁地涌上她美丽的眼眸,心里的那抹痛,就好象
要将她完完全全地撕裂;她仍是不能相信倩玉竟然去世了!
    只是那么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她的生命竟然变得一无所有?
    几年前,母亲因乳癌去世的时候,她狠心放弃了自己的学业,专心地供倩玉念书、
读大学,不自觉地扛起了养家活口的重担。那时候的她,虽然才十七岁,但却一点也不
觉得苦,一心只希望倩玉可以得到好的教育,找份好的工作。
    这些年以来,倩玉在不知不觉当中成了她生活的所有重心,也成了她力量的主要来
源,可是现在,她去世了,段倩宁只感觉生命中再也没有目标,什么都没了……
    “倩宁。”
    她抬了头,就见张文豪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回头便又望向手中的照片,泪水却也在此时情不自禁地盈上她晶莹的泪眶。
    “倩宁,”看她这个样子,张文豪顺势地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明知道现在不是开
口的好时候,他还是轻叹了一口气:“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虽然这么说有
点老套,但却是他唯一可以想到的话。
    “人死不能复生?”这句话光是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好讽刺:“如果那天我不带她去
逛街,那这样的事也不会发生!”那么,此刻的倩玉一定还会好好地活着,绝对不会是
文豪所说的这样。
    “这并不是你的错!”他好心地拿下她手中的照片:“这种事,谁也不能预料……”
总不能因为她带倩玉出门,就将所有的错归到她的身上。
    “那应该是谁的错?”她不懂?“如果那个时候,我可以拉住她,那她……”泪水
落下她美丽的眼眸:“那她……”她说不出口。那倩玉也不会死的!不!不会死的!
    “不……”他知道这种事很难叫她冷静的思考,但……望着她美丽却哀伤的脸。他
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身为饭馆小开的他,一直都是她的秘密爱慕者;他喜欢她总是开朗的表情,更喜欢
她坚强的个性。
    她有一张美丽的脸庞,和娇瘦的身材,却没有瘦弱女子该有的弱不禁风。纤细的手
指虽然略显粗糙,却也同时显示出她的坚强。他还记得她十七岁的时候,第一次来饭馆
应征工作,坚定的眼神只简短地说了一句:“我需要一份工作。”
    可以说那个时候,他跟他老爸都让她说话的神情所镇住了,所以也就给了她要的工
作。之后,她为了工作而割舍一头美丽的长发,却怎么也不失她的魅力。
    这么多年以来,他都一直静静地守在她的身旁,期待自己有一天能得到她的注意,
可是现在面对倩玉的离去,他竟反而什么事也不能做。
    望着她难过的脸孔,他的心也不自觉地感到一阵心疼。
    “倩宁,”他低下了眼睑,轻唤了声她的名字,其实他今天来还有一个目的:“这
是十万元,”他从一旁的纸袋里掏出了十万港币放在桌上:“是我的一点小小积蓄。发
生了这种事,我真的很抱歉。可是,”他望向桌上的钱:“如果可以,就用这些钱为倩
玉办个丧礼。我跟老爸说过了,我们会尽可能地帮助你,你可以放个假,好好地为她处
理后事。”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不!”泪水模糊了她所有的视线,失去倩玉已经让她一无所有的,她不能再期待
张家对她有所施舍:“文豪。我真的不能收下这笔钱。我欠你们家太多了,我真的不
能……”
    “收下吧。”张文豪握上她的手:“我们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好好地为倩
玉办个丧礼吧。”
    “可是……”
    “好了。”也不等她把未完成的话说完,张文豪随手便拿起了一旁的外套起身:
“我也该走了。”他转身走向门口:“等你好一点的时候,再来上班吧。”
    “文……”
    她才开口,都还来不及叫住他,就见他将自己的身影带上门板之后。
    顿时间,整个屋子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回了头,望向放在桌子上的十万元,脑
子却也在不自觉当中,成了一大片的空白。
    现在该怎么办?她在心里头悄悄地自问;生活的所有重心全都没了。要是真的将倩
玉埋了起来,那她是不是真的什么都没了呢?到时候,她又该怎么办?
    麒麟集团的总裁——慕天霸上个礼拜去世,他的遗嘱在今天终于公告新闻媒体,下
一任的麒麟集团总裁,将由他的孙子——慕炙麒接手……
    电视新闻的声音吵杂地打断她所有的思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的,好象是思绪不
能专注的时候,就一直这么开着了。她拿起眼前的摇控器,才正准备将电视电源关上,
画面上所出现的照片却让她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是他……
    她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直直地望向电视上那个人的照片,虽然只是那么短暂的时
间,但她一辈子不会忘记那张脸——那个杀人凶手的脸。
    而他,竟然是麒麟集团的新任总裁?她虽然不知道麒麟集团到底是什么样的集团,
但她却清楚地知道,他就是杀死倩玉的凶手。
    就是他……是他残忍地撞上倩玉廋子的身子……
    那天的景像不断地在她的脑海中重演,在她空白的记忆里,只是有他的长相还清清
楚楚地刻划在她的心头;就算他真化成了灰,她也不会忘记他。
    不!她告诉自已;她不能让他这样逍遥法外,她必需让他对倩玉的死亡负起一切的
责任。
    相信我,倩玉!她在心头发誓道;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她一定会不惜一切地让他
付起所有的责任……
          ※          ※        ※
    叮——
    电梯的门一开,慕炙麒跟黑驿的身影便随即出现在电梯门之后,才刚踏出电梯门口,
身后随即跟上了一群保镖,个个不苟言笑,人高马大的。
    今天是新总裁上任的日子,整个公司的人都还来不及向新就任的总裁道安,就见他
们的身影直直地朝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或许也正因为今天是新总裁就任的第一天,所以整个公司一大早就来了不少的大人
物。几乎麒麟集团的几位长老,跟香港各大帮的帮主,都一大早就到公司来等候了。
    搞得整个麒麟集团,到处都是一种严肃的庄严气氛。
    “香港皇家警察那里已经解决了,”黑驿向一旁的慕炙麒报告道:“有议会那边的
帮忙,他不会给我们太大的麻烦。但我们必需透露一两个交货地点,好让他们可以跟政
府交待。”
    黑驿是慕天霸买给慕炙麒的保镖,可是说是从小就一直跟在慕炙麒身旁了,也是个
十分忠心的人。或许也因为这样,所以他的脸上也很少有其它的表情。
    “另外,”他又开口:“麒麟集团的各大长老,跟香港各大帮的帮主,今天早上都
来向你请安。”这是慕天霸留下来的规矩,集团若有任何的变动,这些帮派的头头,便
会自动聚集起来:“其它有关于叛党的事,”黑驿的口气还是冷冷地开口,昨日那满是
血腥的镜头,彷佛一点影响也没有:“已经解决了。”
    “嗯。”
    沉默已久的慕炙麒只是轻应了一声,便又继续自己的脚步,对他来说,死那么几个
不相干的人,一点也不能激起他的情绪。
    就连慕天霸死的时候,他的眉毛连动都没动过,只是用着一双冰似的眼眸,牢牢地
盯着慕天霸苍老惨白的脸孔。
    今年二十九岁的他,是个非常性感的男人,深邃的轮廓和尖挺的鼻梁,如鹰般锐利
的黑眸,总是冷冷地扫视所看到的一切。或许也因为他的亲生母亲有四分之一的英国血
统,所以他的五官也比一般东方人要来得明显。
    他很高,结实的身躯上却有着数不清的疤痕,虽说他今年才二十九岁,但他脸上老
练的神情却一点也不像是他的年纪的人该有的神情。
    他太冷、太残,跟慕天霸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都让人有不寒而悚的气质。
也可能是因为他是慕天霸最亲近的一个孙子,所以也就不自觉地感染了他杀人不贬眼的
特牲。
    就算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黑驿,也只看过他五岁的时候,吵着看自己的父亲而哭过,
可是慕天霸却以鞭子狠狠地鞭打了他一顿,也是自从那次开始,他的脸上便失去了正常
人该有的表情。
    他对慕家的背景一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慕炙麒的父亲,为了自己的自由,而拱手
将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儿子,交给慕天霸作为交换的条件。
    不过,也是自从那次的事情之后,慕天霸几乎做什么都会带着他,就连慕天霸要亲
手杀人的时候,也会叫他执枪。导致于今日的慕炙麒,竟有如此残酷的冷涩。
    他跟慕炙麟一点也不像。虽然是对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但炙麟的个性太过于火爆,
又太急功好利,根本不适合掌权。而炙麒天生具有领导者的气质,也难怪老太爷会将整
个麒麟集团交到他的手里。
    “碰!”
    开门的声音让他回复到现实的景像,会议室的门开了,在里面久候的各大帮主纷纷
起身,然后,他看到身旁的慕炙麒扬了一抹淡如轻烟般的微笑,以低沉的语气轻道了一
声:“让你们久等了……”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