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二零二二年春假的一开始,市街上满是携家带口、趁着假期热闹出游,或是采买的一家人。

  穿着厚实的外套,夫妻们手提着大袋小袋的年货、望着身前兴奋跑跳的孩子,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摆摊的商贩们忙的团团转,在一来一往的招呼间算着零钱,连同着一袋子的商品交给了客人。

  紧管繁忙却充实的笑着。

  “可悲的父权沙猪节日!”

  突然间,一个响亮的声音划破了热闹吵杂的大街,引的行人和摊商忍不住驻足望去。

  只见一旁的建筑上,一个身穿高衩胶衣、带着贝雷帽的女人,双手叉腰,突兀的站在了建筑物的楼顶。

  黑胶女人的服装露出大片白里透红的娇嫩肌肤,肥硕饱满的奶肉被低胸衣领挤出雪肥黏腻的乳沟,裸露在外的大白臀和一双丰长美腿被黑丝长袜咬着腿肉。

  “在如今已经是二零二二年的现在,这个世界依然食古不化,大肆庆祝着这象徵着父权沙猪主义时代留下的可恶节日!”

  双马尾胶衣女子手指着不明所以的路人,抬起高跟鞋重重踩在地上,发出脆响!

  “就算你们这些被洗脑的可悲允许,我也不会容忍这种事情!”

  “女权帝国,父权狩猎队长、艾莉卡参上!”

  “出来吧!我聪慧自信的战斗员们!纠正这里的错误!对错误进行制裁!”

  “““是!”””

  从各处传来的凛然的娇喝声,大声回应着!

  众人望去时,只见原本没有人的地方出现了穿着与艾莉卡同样风格胶衣的女人,她们头戴着小巧的船型帽,双眼绑着眼带,却依然行动无阻的从各处冲了出来!

  “父权行为发现!”黑色长发的女子朝着人群冲过去,面对拥挤的人潮、用着雪白修长的双腿蹲下起跳,在空中回转数圈后踩着高跟鞋落地在一对夫妻面前。

  “制裁把女人当作奴隶的邪恶公猪!”面对着提着大包小包的夫妻,她用修长的美腿一腿把男子踢翻在地,不听任何辩解的痛骂着。

  “父权行为发现!”

  观望着事态的水果铺内,另外一名红色短发的女战斗员走进店铺内,望了忙着补货的女店员和在收银机前招呼客人的男老板,恶狠狠的一脚踢翻了水果架!

  “制裁用父权观念洗脑奴役女人的可恶公猪!”在老板的哀号声和店员惊慌失措中,红发女子大肆破坏着水果铺。

  “父权行为发现!”

  牵着孩子的少妇惊慌地望着来到面前的女战斗员,把孩子们掩在身后。

  “沦为父权公猪生育器的可悲女人、让我解除你的洗脑吧!”

  女战斗员拿出一个小巧的徽章,不顾女人反抗硬是别在了少妇身上!

  “喔喔……这……这是……”少妇看着身上的徽章宛如活物般分泌出大量的油量胶液,把少妇的衣服溶解,短短数十秒间赤裸的身体被紧身胶衣包裹住,变成了和女权帝国的战斗员们一模一样的装扮!

  “啊啊!我居然一直被可恶的公猪洗脑……浑浑噩噩的活了这么久才清醒……”

  少妇先是伸出双手,摸了摸脸上的眼带和胶衣,被胶衣紧缚的身体随即立正敬礼,用着响亮的声音大喝着:“女权帝国初级战斗员、报到!”

  “去吧!初级战斗员,纠正这里发生的所有父权罪恶!”

  “Yes!Maam!”少妇高跟鞋重踩在地,敬礼回应着。

  原本被牵着的一对孩子无助的望着少妇,伸手伸向少妇如今戴着黑胶长手套的手:“妈……妈妈……”

  少妇却恶狠狠的混开年幼儿子的手:“滚开!恶心的性侵犯预备军!”

  “父权行为发现!”

  少妇大叫着,一脚踢飞了开着双腿坐在一旁的男人。

  “用恶心的男性开腿企图压迫女人权益!制裁!”

  “父权行为发现!”

  女战斗员一脚踢翻了牵着女儿的父亲!

  “用男性说教企图洗脑女人的可恶公猪!制裁!”

  “父权行为发现!”

  刚刚被转化的初级战斗员把牵着手的丈夫踢倒在地!

  “企图用父权主义婚姻奴隶掌控女人,制裁!”

  “父权行为发现!”

  派发著传单的男店员痛苦的在地上挣扎。

  “你拿着恶心的父权洗脑刊物做什么!”

  “父权行为发现!”

  趁着假日和朋友们一起来逛街的年轻男学生们,用手机拍着帝国战斗员时,被发现的战斗员通通打翻!

  “用手机偷拍性骚扰的可恶公猪!”

  “父权行为发现!”

  面对着什么也没做的男人,一样遭到了战斗员无情的长腿踢翻!

  “呸!恶心的普信男!”

  “你们在做什么!给我停下!”

  拿着警枪急忙赶来的警察们大叫着,却被战斗员拧笑着伸手抓住了枪口,在警察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硬生生将枪口拧成了麻花!

  “可恶父权体制下腐败公权力的走狗!”战斗员不屑的把警察踢翻,嗤了一声。

  另一边的女警察,则是被戴上了徽章,不到一分钟后穿上了高衩胶衣立正敬礼、成为了女权帝国的新战斗员!

  “啊啊……女权万岁!帝国万岁!逮捕罪恶父权公猪!”

  原本热闹欢乐的大街、不过短短几分钟,就成了女权帝国肆虐混乱战场。

  “去吧!战斗员们!为了守护女权、打倒万恶公猪们而战!”

  “““是!队长!女权帝国万岁!”””

  艾莉卡仰着头,居高临下的望着街上越来越多的女权帝国战斗员们,满意的笑着。

  很快的,女权帝国的势力将再一次扩张,最后女权至上的理念将成为真理……

  “到此为止了!”一道男声突兀的响起,让艾莉卡脸上露出错愕神情!

  “谁!?”

  艾莉卡转头看去:一个穿着吊嘎,其貌不扬的半秃头男人惊慌的慌着双手,一脸“你认错人了、不是我”的表情。

  在秃头男人的正后面,一个高大杨光的壮硕男人站在那里,示意着秃头男赶快让开。

  “你是谁!”

  “你们邪恶的、以女权为名的迷惑行为到此为止了!就由我正义队长来阻止你们!”

  “正义队长?不自量力!”艾莉卡不屑一笑。

  “是不是不自量力等等就知道了!正义之力,变、身!”

  男子拿出银白的浮夸机械腰带,大喊一声后将腰带扣紧!

  “地位、力量、金钱!”三个无机质的机械音从腰带里响起,男人随即被垄罩在一阵光中!

  皮衣和金属色的装甲一层层的着装在男人身上,随着最后的全罩式头盔出现,男人的双眼爆出一阵光芒!

  “正义队长,参上!”

  “带来混乱的女权帝国,接招吧!”

  正义队长大喊着!

  “正义之力300%!正义强击!”

  正义队长的拳头闪烁着金色光芒,正义队长高高跳起,朝着艾莉卡挥去!

  空气被拳头震开,冲击波吹飞了地上毫无准备的平民和战斗员!

  只要被击中,无论对方是谁都不可能在正义之力300%的正义强击下幸存!

  到时候自己的地位又可以再升一级、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和金钱!

  正义队长已经弯着嘴角,开始想着要如何利用这次的功绩……

  “……太慢了!”艾莉卡从正义队长的身后响起。

  “什么……”正义队长瞳孔缩到最小,还来不及转头,原先艾莉卡所在的位置已经看不见了艾莉卡的身影!

  自己超越音速的超快速动作,这个女人居然还在自己之上……

  “(不好……快回避……不,防御……)”

  “必杀~”

  艾莉卡危险甜美的声音响起。

  “男权破坏踢~”

  雪白肉感的长腿划出完美的弧度,狠狠踢中了正义队长毫无防备的跨下!

  啪滋!!!

  血肉模糊的组织破坏声音响起。

  正义队长在空中维持着出拳的姿势,从三楼高的高空中狠狠砸进了地上,砸出一个土坑。

  变身随着正义队长失去意识解除,只见正义队长口吐白沬,白眼喷着眼泪,全身疼痛的不断抽搐着。

  跨下冒出热烟和一地骚尿,混和着粪便恶臭,却是在即度的疼痛下大小便失禁了。

  “哈哈哈~什么正义队长,一下子就被我打败了?真是可悲愚蠢的无脑公猪~”

  艾莉卡抬起美腿甩了甩,把脚上踢中脏东西的恶心触感甩开。

  “看到了吧!没有人是我们女权帝国的对手!女权万岁!帝国万岁!”

  “““女权万岁!帝国万岁!”””

  战斗员们高呼着。

  就在一旁,那个路过的秃头肥男瘫坐在地上,下意识地捡起了滚到他前面、正义队长的变身器。

  “怎怎怎怎怎么办!救……救命啊……”

  ‘侦测到未注册使用者……前使用者资格丧失……根据紧急状况下特殊条例第三条,登陆未注册使用者……’“什……甚么?”

  变身器在被拿在手上时,开始自顾自的发出声音,引起了秃头男的注意。

  “嗯?那个可悲公猪怎么还在那里。”飘在空中的艾莉卡望向了秃头男,露出看到脏东西一样的厌恶表情。

  “那边的战斗员,去把他打飞!”

  “Yes!Maam!”战斗员回应着,提起长腿跑了过去。

  “噫噫!”秃头男害怕大叫着。

  ‘登录完毕、资质检测为最高级,心海之力下载完成。’‘请使用者完成第一次变身。’面对冲过来要踢翻他的美腿胶衣战斗员,秃头男双手挡在身前:“救命啊……

  变、变身!!!”

  暴风与闪光一瞬间炸裂,吹飞了跑来的战斗员!

  强大的闪光一瞬间吸引了所有女权帝国战斗员的注意,让她们望向了闪光的发生地!

  “什么!这股力量波动是……”艾莉卡皱着眉头,惊讶着望着闪光,涌上了危机感。

  ‘反射光芒的~高科技~装甲~’‘石破天惊~华丽的~登场~’‘当人类面对~巨大的~威胁~’‘就会把我~推到怪前面~’不知从何处响起的男声高唱着,明明是变身英雄、唱的却是巨大机器人风格的大搭嘎歌词。

  女权帝国的战斗员们相当遵守业界潜规则,没有出手打断秃头男人的变身。

  随着闪光强弱、唱完了完整一首【算了啦!虚空雷神兽】后,闪光消失,秃头男重新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原本的肥肚秃头不见踪影,变成了高大壮硕的体型。

  男人头戴着头盔,不见五官,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无神的单眼徽记。

  男人身体不受控制,右膝微弯,左膝直立,双手斜指天空大喊着:“伴随着征文之力!心海队长、参上!”

  所有女权帝国的战斗员们忍不住退了一步,心中涌起了未知的恐惧感!

  “(心海队长?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男人心里想着。

  【辱骂心海,扣除10金币。】

  “(谁在说话?!)”

  【使用者你好,我是心海女神,请称呼我为艾恩姆西。】

  “(现、现在是什么状况!?)”

  【我们发现到前任使用者已经无法继续战斗,因此选上了就在附近的你,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请你成为心海队长,使用心海之力守护和平吧!】

  “(我、我只是普通人啊!)”

  【请放心,只要发挥心海的力量,面前的敌人不是心海之力的对手。】

  “(我、我要怎么使用这个心海之力?!)”

  【请将手放到你的腰带前,心海之力会从伟大的心海中招唤出一把心海神只的神器。】

  “(这、这样嘛!?)”

  男人照做,将手放到了腰带面前。

  【招唤心海之力!】

  腰带前的小萤幕不断快速的闪动着,一瞬间变化数十种图案。

  【匹配成功,招唤大槌之力。】

  一阵阵光点漂浮在眼前,光点划出一条条线,构建成了槌子的轮廓。

  光线构筑成的槌子化为实体,变成了一炳巨大的双手战槌!

  槌头一面刻着M,反面刻着C,尽管巨大但拿在手中却一点也不沉重。

  “(槌、锤子?这槌子要怎么用啊!)”

  “你的表演也够久了吧,去吧!战斗员,打倒这个小丑!”艾莉卡大声命令着。

  “是!”

  几名战斗员敬礼后,踩着高跟鞋朝着心海队长袭去!

  “(啊啊啊啊啊!?)”男人在心中惊慌的叫着。

  【不用怕,每个心海神只都在神器中留下了他们的力量,只要握紧武器,让神只的力量带引你就好。】

  “(这、这样嘛!?)”男人握紧双手大槌:“给予我力量吧!大槌!”

  他人眼中,心海队长握紧了双手大槌,战意满满,面对袭来的战斗员豪不畏惧,一个蹬腿跳到了空中!

  “接招吧!演员之槌!”

  心海队长举着大槌,重重的砸在地上!

  无声的强大冲击横扫开来、将几个冲过来的战斗员震的跪在地上,无法动弹!

  “甚么!?”

  艾莉卡不敢相信,虽然只是战斗员,但面前的男人居然能一招制服她们!

  几名战斗员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突然朝着其他女权帝国的女战斗员攻击!

  “你、你们在干甚么!”艾莉卡叫着。

  “没用的!”心海队长用着充满磁性的声音说着。

  “她们已经被我的演员之槌击中,受到了演员之槌力量的影响,”“她们虽然是你属下的战斗员,但同时也认为自己是一个专业的优秀演员,正在扮演着‘为了打倒女权帝国而展开反叛的战斗员’!”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艾莉卡难以置信,轻松的制服了几个被影响的女战斗员,收回了她们的战斗衣。

  “看来是我小看了你!”艾莉卡说着。

  艾莉卡甩了甩头,两条灿金色的双马尾被甩到身后,缓缓抬起了裸露着雪臀的大长腿。

  “不过……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艾莉卡一声爆喝,超越音速的速度带起冲击波,冲到了心海队长面前!

  “……什!?”

  才刚得到力量的心海队长只能勘勘举起锤子防御,就被艾莉卡那踢爆正义队长睾丸的致命鞭腿抽断了大槌,整个人被踢飞!

  “呜哇!!!”

  心海队长向后倒飞,撞进了建筑的墙里。

  “哼,不过如此。只不过有着一些奇淫技巧是赢不了有着女权之力的我!”

  艾莉卡一字马高举美腿,脚尖漫着高温烟雾出现在刚刚心海队长的位置嗤笑着。

  “可……可恶……”

  被踢断的大槌爆散成发光的碎片消失。

  心海队长呻吟着,失去了槌子的现在,再次把手伸到了腰带前,腰带的显示器再次快速变化着!

  【匹配成功!招唤冰点之力!】

  光点再次浮现,满满构筑成了一只冰蓝色长棍,质地冰凉,好像玻璃般里头有着蓝色的液体流动着。

  心海队长爬起来,拿着长棍朝着艾莉卡挥落!

  艾莉卡回身一脚,伴随着玻璃破裂的声音,刚刚招唤出来的长棍轻而易举的就被艾莉卡踢断,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里面的水蓝色液体飞溅而出!

  “甚么!”

  “哈哈,真是没用的武器!”艾莉卡嘲笑着。

  水蓝色的液体蒸发成无色烟雾,随着空气传拨开来。

  转眼间,这一带已经被无色无味的烟雾垄罩,吸进了包含艾莉卡在内,所有战斗员的体内!

  “看来你也没有其他花招了,接招吧!男权爆破脚!”

  艾莉卡狞笑着,用力将腿一字马高举到空中,朝着跌坐地上的心海队长胯下猛踩!

  “毫不奇怪的踩不中我!”心海队长突然爆喝!

  艾莉卡那踢爆正义队长跨下的一脚,豪不奇怪的偏到一边,那凝聚力量的致命一击踩空。

  “没命中……算了,毕竟踩不中也是毫不奇怪的事情。”

  艾莉卡稍微疑惑了一下,随即坦然的接受了本来必中的一击踩不中这件事。

  “哼,这下子胜负已分了!”心海队长慢慢站起,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尘。

  “身中了心海神只冰点菌的毫不奇怪细菌,你们已经赢不过我了!”

  心海队长大笑着。

  “可笑,我们女权帝国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恶势力都绝不会输!”

  艾莉卡反驳着:“只是赢不了你毫不奇怪而已。”

  心海队长伸手用力抓住艾莉卡的胶衣挤出的白肥奶肉。

  “嗯……啊?”

  敏感的酥胸肥奶被心海队长抓在手里把玩,原本趾高气昂的艾莉卡却没有一丝反抗。

  “你不是女权帝国吗?怎么我在性骚扰你你也不反抗啊?”

  “别~别开玩笑了……我身为女人……勾人的大奶子被性骚扰不是毫不奇怪的事情吗……嗯啊?这和女权帝国……哈啊~没、没有关系吧……

  嗯啊?”

  “没错没错,有着大奶子就是应该被性骚扰,一点也毫不奇怪~”

  “对……对吧?你这个人真是奇怪……哈啊?”

  艾莉卡白了心海队长一眼,口吐敏感销魂的呻吟抱怨着。

  “既然你已经赢不了我了,那是不是等于其他人也赢不了我啊?”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哈啊?”

  雪白的奶肉被心海队长从胶衣里掏出来,白嫩硕肥的奶子面团被大手肆意揉捏挤压着。

  “其他人……都只是初级战斗员……怎么赢过让我这个队长级赢不了的你……嗯啊?奶子好敏感……”

  “既然你赢不了我,那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是不是应该要服从我呢?”

  “是……是啊?毕竟我赢不了你……啊~乳头被捏的好舒服……

  为了我的生命安全……就算要违反帝国的原则服从你也是毫不奇怪的事情……”

  “那你还不带着属下们一起,向我献媚?”

  “没~没办法,毕竟我赢不了你……只好带着属下们向你献媚了……”

  艾莉卡招集着低级战斗员们,列队成阵,在露着奶子艾莉卡的带领下,所有人整齐一致的沉腰半蹲、双腿大开、手负头后,前后猛地下流甩动腰身!

  “女权帝国、父权狩猎队长艾莉卡~因为打不过心海队长,所以为了保存小命带着所有战斗员向心海队长献媚求饶喔~”

  “这是一点也毫不奇怪的事情?请心海队长大人务必饶了我们的小命~”

  十几名高衩胶衣战斗员晃着肥臀肉臀,猛着甩动腰身求饶的下品模样让人看的滑稽又兴奋。

  “好吧,既然这样你们为了活命服从我的话,也是毫不奇怪的事情吧!”

  “是的?为了活命,只要是心海队长的命令我艾莉卡都会毫不奇怪的照做~”

  心海队长抓住艾莉卡的金色长马尾,解除了半面具下流的吸允着艾莉卡的小嘴和舌头。

  吸啾吸揪!吸揪!吸啾啾!吸啾滋滋滋~~!!

  艾莉卡理所当然、毫不奇怪的回应着心海队长的舌头,把舌头献上任由心海队长的恶臭嘴巴吸允着自己的香甜口水。

  自己高杈胶衣外的高贵娇嫩肥美白臀被一把抓住,明明在以前是足以让艾莉卡愤怒杀人的事情,对现在的艾莉卡来说也只是毫不奇怪的事情而已。

  被抓着美臀玩弄,被恶臭男人嘴巴吃着舌头,这些都是对如今的艾莉卡来说毫不奇怪而理所当然的事情。

  吸啾!吸揪吸啾!啾滋~~吸揪~~

  大量的唾液混和在一起从嘴角滴下,艾莉卡吐露在外的红润小舌头里里外外被吃透,热情的配合著。

  心海队长的肉棒撑起裤子,伸手把艾莉卡的马尾粗鲁的扯开,押着脑袋到裤裆的面前。

  艾莉卡毫不奇怪的用嘴咬开了拉炼,把口鼻埋进裤炼嗅着那令人作恶的鸡巴臭味。

  “呕呕呕……好臭……可是艾莉卡为了活命……嗅着恶心的鸡巴臭味也是毫不奇怪的……呕呕呕~~”

  艾莉卡呼吸着味道,感觉脑子里血液里都被鸡巴臭味薰染,咬开恶臭的内裤,把闷在里面的粗热雾气肉棒请了出来。

  “好臭……好恶……呕呕呕”

  艾莉卡眼角泛泪,把心海队长的包皮垢恶臭鸡巴含在嘴里,忍着恶心用以往辱骂公猪的女权小嘴清理着队长的臭鸡巴。

  “赢不过……所以……清理鸡巴也是毫不奇怪……呕呕呕……”

  小嘴吸的双颊凹陷,瞳孔上吊,忍着恶心把包茎肉棒吃的干干净净。

  “呕啊~~”

  艾莉卡张嘴,让心海队长检查着口里的鸡巴起司垢,最后混着口水一起吃下去。

  艾莉卡对此没有任何意义,一切都是毫不奇怪的。

  “艾莉卡,把你的屁股对着我翘高!”

  “是……呜呕!心海队长大人……”

  艾莉卡忍的恶心,转身双手撑地,长腿伸直踩着地板分开,伸手把高杈胶衣拨开来。

  “请心海队长使用我的高贵女权小穴……然后饶了我一命……”

  打不赢被奸淫也是理所当然的,就算艾莉卡还是一个处女也一样。

  心海队长用包茎肉棒对准着艾莉卡的无毛处女嫩穴,扶着艾莉卡肥硕健美的大屁股,狠狠的往前一挺!

  “哦哦?包茎肉棒……肉棒用艾莉卡的高贵女权处女穴破处了……”

  “艾莉卡要变成心海队长大人的父权肉棒泄欲肉穴了……”

  “齁哦~齁喔~”

  艾莉卡柔软的身体弯腰趴地,随着大屁股从后面被猛撞摆动着身体和奶子。

  艾莉卡的金发散落在地上,泛泪的双眼随着肉棒进到深处反覆吊起。

  黑胶手套双手握紧着拳头,随着肉棒抽动绷紧身体,发出下品母猪浪叫。

  “不是女权帝国的队长吗~怎么被干的时候学母猪叫学的这么像啊~”

  “艾莉卡生来就是母猪~学母猪叫一点也毫不奇怪啊~齁喔?齁喔?齁?”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密集的抽插猛撞着艾莉卡的肥白硕臀,干的肥臀臀肉抖出肉浪,让艾莉卡吐著舍头喔齁喔齁的大声浪叫。

  “肉穴被队长干的好爽?艾莉卡的肉穴被奸淫的好舒服?粗大的队长肉棒干进艾莉卡的穴穴好深好深的地方?好棒?好棒~”

  “赢不了~身为女权帝国队长的我根本赢不了队长的大肉棒?穴穴投降了?

  穴穴被奸淫破处后马上就输给了大肉棒了?”

  “齁哦哦哦哦~齁喔哦哦哦~吸齁~吸齁~”

  “什么女权帝国,就只是一个欠操的肉穴套子!”心海队长狠狠抽打着大屁股催促着。

  “是?喔齁~我们是肉穴套子帝国~大屁股被抽了~艾莉卡现在被扭动屁股用肉穴套子服务队长大人的大肉棒哦~”

  艾莉卡马上用起了那夸张的腰力和臀腿肌肉,自动的摆动起了腰身套弄起肉穴里的大肉棒。

  “好棒?好棒?”

  “肉穴输给大肉棒了?女权甚么的根本不是大肉棒的对手?”

  “艾莉卡的肉穴子宫降下来了?身为女人最重要的卵子房间被操到打开了~”

  “刚好我也要射了,你就用你的女权子宫和和卵子给我当个生育小母狗便器的愚蠢女权生育袋吧!”

  “是?卵子输给心海队长了~子宫认输了~既然这样艾莉卡替心海队长生小便器也是毫不奇怪得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哦喔~好棒~~抽插的好猛~~大屁股被干飞了~~子宫变成了松松软软的肉棒套了~~”

  “艾莉卡的女权子宫~生育准备完成了哦哦~”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要泄了~艾莉卡要泄了~作为一个女权肉棒套子泄了~~”

  “射了……”心海队长高喊着!

  “泄了???”

  艾莉卡死命的弓起身体,双脚垫起脚尖,双手把坚硬的地板抓成粉尘,高潮泄身浪叫!

  咕嘟!咕嘟!咕嘟!

  精液灌进了艾莉卡的肉穴里,把纯洁的处女子宫肉穴用婉如公猪射精般的泄洪精液灌满,小腹被灌入精液,锁在了子宫,成为了一只专满精液的人肉精液水壶套子。

  “泄了……被操到泄了……毫不奇怪……耶嘿嘿……艾莉卡毫不奇怪……”

  艾莉卡喷出大量淫水,痴傻的笑着。

  *********

  数年后。

  “女权帝国的再次袭击!感谢心海队长拯救了女子高中!”

  “女权帝国的惨败!心海队长打倒女权四天王!”

  “女权帝国消失?心海队长的生死之谜!”

  墙上贴着好几张旧报纸的头条,写着一件件曾经在当时轰动一时的大事件。

  在一处房子内,无数胶衣女子们围绕在心海队长旁边,卑微的用奶臀小嘴服侍着。

  曾经的女权四天王骄傲的神情不在,她们被装在了墙上的壁尻洞里,做为心海队长最得意的战利品和家具,在他心情好的时候能得到一炮精液的赏赐。

  风之四天王柳芸君上半身被圈在墙洞里,身为知名的女权律师的她曾经帮助不知道多少件痴汉冤罪得到了有罪判决。再被心海队长用神器【路西菲尔的操偶线】打败后,变成了一举一动都受到绳线控制的肉人偶。

  如今的她小嘴被装上了特制的括嘴面具,成了一个二十四小时流出口水的肉棒澡盆,再也没办法用那张伶牙俐齿痛骂男人了。

  水之四天王刑部优子的人妻大肥臀裸露在外,曾经身为知名女权学者、有着数个博士学位的,在教育界负有盛名。

  对无数学生进行女权洗脑的她被神器【阴暗面的反转】变成了智商不到六十的智障后,如今只能靠着紧致的肉穴洞收缩来表达自己的情绪……虽然没有人能看懂。

  火之四天王黛安克罗丝,身为在运动赛事上宣称自己丝毫不会输给男人的职业运动员。

  原本富有力量的肌肉线条在神器【菲利克斯的Bimbo光线枪】影响下,已经完全变成了柔软富有弹性的花痴软肉。火红的短发变成了她曾经最讨厌的金发大波浪,不断的吃吃窃笑。

  地之四天王如瑶仙子,在意外之下从古代穿越到了现代,有着剑仙实力不甘于屈从男人之下的她马上就被女权帝国的理念吸引,从而投身其中。

  引以为傲的飞剑被心海队长用神器【Anikey的催眠剑】破去后,如雪般的仙女姿态只剩下一只屁股裸露在墙外供人观赏,仙子白臀也成了收纳催眠剑的屁穴剑鞘,从臀肉间露出一只富有力量的长剑剑柄。

  女权帝国大Boss女帝东方凤,身为一个女权主义的绝对拥护者,企图用女权主义征服世界创立女权帝国、同时也是大财团东方集团女总裁的她,如今正挺着被改造后化为喷奶乳穴的K罩杯柔软肥硕爆乳和怀孕大的大肚子,挤出香甜的乳汁供心海队长饮用。

  心海队长与东方凤的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最后她在心海队长用尽全力,招唤出了最强的上古神器【乌兹机关枪】后,被不断击中的身体体内不断的累积起催眠之利,最后不断叠加的催眠之力一口气爆发,击溃了强大不败的东方凤。

  “接着,就该是由母畜帝国征服世界了……”

  心海队长……不,母畜帝国的大Boss起身自语着。

  “““Yes!My lord!”””

  所有的胶衣战斗员……不,胶衣母畜们,齐声回应着。

  *********

赞(2)
谢谢分享
感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