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风流野人
字数:4.5w

                第一章

  我认为一种有成就的文学,不应只拘束在如何去更好的创作人物和故事情节
上,而应要把对人有益作为目的,必定要经过一翻调查和深入研究之后,才能更
好的在现实生活中取材和吸吮营养,更好的来塑造人物和反应现实社会中的一切
不良的道德情况。

  我想说一下,我受朋友之托,来写这本小说。几天前,他既然鼓起勇气,向
我说出藏匿在他心底深处七年之久且不为人知的一段奇异的事情,他在七年前的
一个夜晚既然和自己的母亲发生了性爱,人有时在道德,伦理和情感方面,性的
冲动和肉欲的结合往往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从而铸造无法挽回的弥天大错。

  我想把故事写出来的原因,就是想通过这篇小说来反应现在社会中的一些不
良的道德情况。我所写的事情是发生在一个善良的妇女身上,并非发生在那些淫
荡女子或妓女身上,若是她们我便索性掇笔不写了。

  然而现在的社会,即使是一个妓女,不论她的家里陈设多么豪华和她的生活
多么的奢侈,世人便不会对她投入蔑视的目光,甚至会啧啧称羡,注视着一双羡
慕的眼睛,因为她享受的生活毕竟是属于上流社会的。

  这种女人通常会艳妆姿色恬不知耻的在街上扭动着臀部来卖弄自己的风骚,
炫耀着自己高档的服饰和珠宝,肆无忌惮的在公共场所来畅谈那种「云雨之事」。

  当我们瞧着她们身上穿的服饰和佩带高档手饰时,我们脑里便会联想到她们
的这些东西都是每一次肉体的交换而得到的。我心里想,也许她们过得是穷奢极
侈的豪华的生活,也许花容月貌妖娆姿色会让世上的女子称慕不已,但做为一个
妓女,她们的心已如死灰般一样,内心过得是空虚和寂寞的,因为她同时也是一
个女人,需要得到的是一份真正的爱。

  做为一个妓女,最悲哀的莫过于晚年生活,因为她们在月容花貌的年龄时过
着一种放荡和奢侈的生活,衰老就意味着她们第一次死亡。她们晚年凄凉的生活
和衰老的容颜,不仅得不到世人丝毫的同情和一点点的尊严,这种追悔青春在歧
途中迷失方向和挥金如土滥用金钱的老妇,这种到了油尽灯枯快要死的时候才发
觉自己一生过得碌碌无为是属于污秽的女人时,这种抱恨而死的女人不是最悲惨
的人吗?

  一个长时期耳濡目染一种荒淫生活的时候,心里就会开始走向堕落,加上感
情很不顺利,便会产生一种消极和悲观的情绪,认为「世上乌鸦一般黑」,男人
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在一个没有堕落成妓女之前的女人,她也有自己的追求,也
有自己的良知,也有自己的爱情。

  我相信看过这本书的读者一定会很惊讶,说实话,我当时置身于他的面前刚
听到他倾诉这件事时,也是瞠目结舌的表情。但请您们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故事里的母子,自从七年前发生关系之后,不久便搞得家庭破碎不堪四分五裂了。

  在这七年之中,他们背井离乡来到上海打工,过着白天母子,晚上夫妻的生
活,也逃避所有知情他们之间事情的人。

  此外,也是机缘巧合,在他信任我之下,使我得知藏匿在他心海深处不为人
知的情感,在同他们「母子」二人平心气合聊过天时,洞悉他们心里的想法后,
今天我才能更好的把他们的事情完整的写出来。

  我不是个才华横溢之人,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我只能平铺直叙了。我
唯一感到欣慰的便是面对读者我会毫无隐瞒很真实的把故事给写出来。

  本来我在校园期间时,也读过一些类似这方面的文字,但那时因为不甚喜欢
和心里对这种事情的歧视和抵触,总是不屑一顾。因为我那时总是觉得,这些阴
暗的事情,应该是素质低下,或者是在偏远山区里才会发生的。

  今天我耳闻目睹置身于朋友面前时,我才打消了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偏远山
区的想法。从生理上讲,一个人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时,只要一个人性功能正常,
性成熟之后便可以完成性交,人类在漫长的进化中产生了自我意识,然后出现了
社会属性,为了使人与动物有本质的区别,有秩序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形
成了伦理和道德,人们的行为也因此受到制约,包括性行为。

  因身体近来不适,七月十六号我欲返回家乡休养,在我动身前这段时间里,
有一天他邀请我去他家里吃顿便饭,那晚我同他们「夫妻」谈了很久。

  起初,她很拘束,眼光不敢和我正视,一种羞耻和惭愧的情绪布满了她的面
容。后来,可能是因为我的言语诚恳朴实和坦诚相待的原因,她在「丈夫」的鼓
励下,渐渐的和我敞开心扉。是的,当一个人做过有悖于道德和伦理的事情时,
最惮面对的就是世人那种歧视和鄙视的目光,这种难以形容的羞耻也是不言而喻
的。

  其实从人伦和道德观来看,她们之间这种非常离奇的事是属于乱伦让人无法
接受的。只是她作为一位母亲,没有受到人伦和道德的束缚,虽然儿子和自己是
母子有着肉体和血缘的关系,但却是不同的两个灵魂。也许她会感叹,世界上任
何一个女人都可以有机会成为自己儿子的妻子,唯独她不能;也许她会悲泣,难
道仅仅因为世俗的道德就要放弃自己的爱欲吗?如果单从一个女人的角度看,她
是一个和自己的儿子是对立的女人,爱是她渴望而欲得到的。但如果从一个妻子
和一个母亲的角度来看,她需要得到的是亲情,因为母子之间的爱是永远不可及
的梦,跨越了就成了乱伦,便会受到社会的歧视和唾骂。

  上帝赐给女人一次幸福,有时阴差阳错往往安排了错误的缘份,因为上帝又
赋予女人多愁善感优柔寡断的性格,往往一瞬又容易铸成大错。她们既然已经生
活在了一起,事情已经到了无法弥补和挽回的地步了,我们还是给她们一点安慰
吧!因为她们的身上依然保持着那种纯朴和善良的思想。人的灵魂有时追求的东
西,身体根本是无法制约的。今天我把此事公布于众,因为当人们谴责和歧视她
们时,却没有聆听过她们心底深处那种无法申辩的痛;人们蔑视她们时,却没有
想过她们之间只是一种错误的爱。我们只会说这种事情是无耻的,是阴暗的,是
素质低下的。发生了这种事,当事人的心里也是痛苦的,也是不幸的。做为一个
中年女人,她也需要呵护,她也需要性爱。

  做为她的儿子,因为年轻,又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对性的认识又处在朦胧不
成熟和求之欲之中,很难控制和约束自己,容易一时造成大错,造成被人们从心
底深处鄙视的看作属于丑恶的行为。

  老实说,世人一般看不起这样乱伦的行为,但那晚我和她们聊得很开心,并
且发自内心和肺腑深处来起誓,我对他们「夫妻」没有产生过蔑视。我自幼时起
就同情那些遭遇不幸的女人,和对那些烟花女子总是持着一颗无限宽容之心。

  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但在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人会失去人生的道德准则,
爱情难道是一个人永远可欲而不可求的梦吗?也许爱情只是一种理想,而且也很
容易错过。

  我不知道什么是婚姻,但在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人为了追求自己的占有欲,
而违背了伦理和道德。婚姻应该是用一种理智的头脑来分析和判断及处理好事情,
让事情达到一个平衡的支点。

  我不知道什么是生活,但在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人不安于现状,追求激情的
外遇生活而把家庭搞得支离破碎。生活应该是对生命中的每一次美丽的追随与欣
赏,就如我们习惯于盛开着美丽的花它会逐渐枯萎一样。

  从现在我便开始给读者详细的叙述故事的细节吧!

赞(2)
               第二章

  零八年七月十日的一个晚上,我的朋友文博来到我住的小区找到了我,因为
我们是在上海相识,我对他的往事是完全不知情的。他坐在我的身边只是点燃着
烟抽着,没有和我说话,我看着他的眼睛时,发觉他的神色和以往不同。

  在我聚精会神注视他的同时,心里便感觉到困惑,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好奇
之人,即便事情和我风马牛不相及,也总有想问的欲望。

  按捺不住时我便开口向他说道:「我注视着你的眼睛很久,发觉你的眼神中
流露出了一种忧伤和绝望」。

  他听我说完这些话时,把眼睛睁的炯炯有神的样子,四周打量了一番,又把
眼睛的视线定格在我的身上。我发觉他今晚的举止和以往不同反而让我有点不知
所措,因为他一向属于那种沉默寡语不甚健谈之人,又和我的性格大相径庭差距
甚异,我一时反而拘束了起来,不知该如何措辞。

  他和我的目光对视了很久之后才开口对我说道,「云鹤,我是一个罪孽深重
之人,我的心已经死亡,灵魂也要在炼狱之中饱受煎熬」。

  我本来是个单纯之人,社会中的阅历甚少,聆听到他这些言不由衷莫名其妙
的话语时,一下子满脑子装满了污水。因为他所说的「罪孽深重」在我生活的痕
迹之中仿佛只有日本鬼子才当之无愧这个称号。

  他说完这句便没有下文保持沉默了,我乱想了一会还是百思不解话中的其意。

  他抖擞了一下精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开口对我说道:「云鹤,我想问你
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你需认真的回答」。

  我一向是属于那种放荡不羁无拘无束的人,他这种深沉和严肃反而让我心感
不安。

  于是他便开口向我问道:「云鹤,你对母子乱伦有什么看法」。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真的把我难得哑口无言目瞪口呆了,说实话,我从来没
有想过这类的问题,一下子便不知如何回答了。

  他看我犹豫了很久还没有回应,便又继续的追问道:「你是如何看待这种事
呢」?

  我真的被他的问题难住了,偿若这是平时朋友在一起谈笑风生时偶然提起的
话题,我便会不加思索的回答道:「这种事是有悖人伦和道德的,是猪狗不如的
事,要下猪笼的」。

  但此时他置身于我的身旁时,我又看到他那一副严肃和迫不及待想得知我的
答案时,我知道此事和他必有裙带关系,并非是属于那种「问天买卦」闲谈的。

  我思前顾后还是违背初衷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因为我怕少有不慎回答的不妥,
便会伤害到他。于是我含含糊糊支支吾吾的对他说:「我不会歧视这种事情,因
为这只是一种错误的爱。虽然儿子和母亲有着肉体和血缘的关系,但却是不同的
两个灵魂,只是这种爱有悖于道德和人伦,应该迷途知返适可而止」。

  显而易见他对我委婉的回答还颇算满意。不幸的是,我心里所顾虑的这种事
情终于在他的身上是发生了。但不管我心里有多么不希冀这一切是真的,但在人
的生涯当中有的事情是一步铸成大错之后,便会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他的神情显得很激动的样子,仿佛感觉到自己终于遇上了一个善解人意并持
着一颗宽容之心的人一样。他心里似乎又感觉很欣慰,便紧紧的握着我的手,然
后便向我倾诉了他的离奇般的故事。他说在七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和母亲发生了
性爱,当我置身于他的面前听到这事时,就如晴天霹雳把我惊的像木鸡般一样呆
愣在那里。等他长篇叙述完之后,一只手撑着下腭,便闭上了双眼,也许是在沉
思,但眼睛里却泛滥着晶莹的泪花,也许他此时很累,心里可能承受的压力实在
是太大的原因。

  我看着他一直低下着头沉默不语,便问他:「文博,很感谢你对我的信任,
告诉了我这件事情」。为什么在今夜,你会有胆量向我畅通无阻的倾诉心声呢?

  是这么多年来自于社会中的压力压的你快要窒息,还是难已抑制这七年来自
己内心孤独的倾诉欲呢?

  我说完这些话时,他微微的把头抬起注视着我的眼睛。

  他开口对我说道:「云鹤,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听我把故事讲述给你听,
然后你把它写成书」。

  总之,对于他的请求,使我产生了一种困惑,因为他请求我把他的心声写出
来,让天下众人知悉。但我深思熟虑之后,我们的关系谈不上非常的要好,更不
是属于那种亲密无间的挚友,我也对他不甚了解,我们曾经只是萍水相逢一见如
故罢了,这种事情便让我无处下笔。

  他对我说道:「他的心这几年一直受到煎熬,心里过得非常的痛苦,身体如
行将就木一般,时常有一种负罪感,每晚总是带着一颗忏悔之心入睡的」。他说
前几天自己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得到了拯救。

  我看见他的心情越来越显得激动,便对他说:「文博,天很晚了,我送你回
去吧」!

  他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云鹤,你听腻了吗」?

  我慌忙解释说:「不是,正好恰恰相反」。请你不要误会,我只是看你很疲
惫想让你早点休息。如果你愿意,我很乐意在你闲暇的时候专门登门去拜访你,
听你把故事的全部过程讲述给我听。

  他听我说的话语很诚恳和朴实,便站起了身,紧紧握着我的手,用一种恳求
的声音对我说道:「云鹤,你过几天就要回家了,你明晚去我家我们一起吃顿便
饭吧」。

  我听他说完,义不容辞的就答应了。

  送他走时,我一个人回到了房间,不知不觉默默的进入了沉思之中。我在想,
这种有悖于人伦和道德的事情发生,她们心中也会产生无限的惆怅吧。因为,一
个人生下之后要面临二大问题,一是生活,一是爱情,而这二个问题殊途同归最
后又会变成一个问题,那就是痛苦。如果说她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是一种乱伦和大
逆不错,那至少我们也应该给予她们一点同情吧!因为我们尚且对那些娼妓和烟
花女子都持有一颗怜悯之心,就如人们本能反应会去怜悯那些弱智群体一样,使
他们能感受到人间还有爱的存在。

  我看过这样一个故事:「一群人把一个犯错的女子拉到基督面前,问是否可
以用乱石头砸她?基督说,你们当中,若有谁没有过失的,可以用石头砸她。结
果,所有的人都悄悄地走了。原来,每当我们不肯宽恕容忍别人的时候,都认为
自己是圣人,一点也不肯原谅别人,以显示自己的纯洁高尚」。

  对于一些社会中的不良问题,我们应该从宽容的角度来对待他们,因为他们
的灵魂需要得到净化,心中的伤口需要我们用一种爱来给他们治愈,就如我们同
情那些无法用声音来表达自己思想的哑者,无法用眼睛来看世界的瞽者,无法用
耳朵来聆听声音的聋者。总之在我谴责这个荒凉,冷漠,无情的社会为这个世界
上创造出这么多的红楼女子的同时,我亦无形之中帮她们进行了一次申辩,因为
一个女子绝对不会心甘情愿地去沦落成为一个烟花女子的。

  因为我一直信奉一个原则,就是人生下来心都一样是善良的,只是社会给予
他们二条选择的路,一条是「善路」;一条是「恶路」;人们在无法把握自己的
脚步时,往往便踏上了另一条通往恶路的途径;因为通往善的路上总是多险峻的?

  岩,显得不易好走,通往恶的路上总是能找到一种「捷足先登」的方式,易
超捷径。

  我这是在向世人呼吁,做过错事的人心里的灵魂已受到炼狱烈火的燃烧,善
恶和是非在他们的内心已经得到证明,因为这个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至少我
们应该给犯过错误的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们应该坚持不懈的信仰一个原则:
「人一生要用一颗善良之心来对待别人,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要为自己
行善的行为而感到骄傲,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用一颗爱心来宽恕别人,因为我们
多付出了一点爱,那些做过错事的人就会得到一次拯救和得到一次改过自新重新
做人的机会」。

  我所发出的呼吁也许显得微不足道太渺小丝毫不起作用,但我相信这个世上
有良知的人还是很多,只是他们没有发现自己内心的善良,就如婴儿虽然初生,
但他们却是社会未来的栋梁;心虽然不大,但却可以容纳世界万物;我们只要放
飞一下自己的心,畅想一下自己的未来,放眼望一下广阔的天空,爱在我们心中
就会驻留了。

  我想到这里,便对文博的事情兴趣愈浓了,迫不及待的想明天早点去他家听
他把故事讲述完,在我亲耳所闻之后,好借助我的笔,来把故事传给读者知悉,
因为这些事情我既然亲耳所闻,我定要按着所闻的真情把它给写出来了,使读者
知道他们心里所产生的矛盾和所沉受的社会道德给他们带来的压力。

  以上便是文博来找我时,当晚发生的一些事情。
                第三章

  我一向是属于那种大胆且珍惜自己爱情的人,记忆犹新在情窦初开恋爱的年
龄时,大年三十我为了得到爱人的芳心表示对她的真诚,厚厚的雪地里在众目睽
睽之下便毫不犹豫的跪在了爱人的面前,请求得到她的爱。

  如果你发现自己真正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你不要堵住自己的嘴,要鼓气勇
气的去告诉她,一定要说出来,要用自己的整个生命来珍惜她,来爱护她。因为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话对有的人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第二天还没等到日落的时候,我便衣冠楚楚如约来到了他家的门前,门随着
敲门的响声便打开了,显而易见他已经安闲的在家里等待我的到来了。

  文博看到我笑容满面出现在他面前时,仿佛心里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了,他
立刻笑容可掬的向我致谢,好像我坚守承诺如期赴约就是对他最大的尊重一样。

  走进房里,四面瞻窥了一眼,他们家里没有富丽堂皇的家具陈设,事实一点
的说法便是,他们家里很清贫。

  他请我坐了下来,给我沏了杯茶,然后递给我一只烟,我们便开始闲谈了起
来。

  厨房里面传来有做饭的声响,我知道她正在为晚餐而忙碌着。

  过了不大的功夫,她面带着微笑,把做好的菜一碟碟端了出来,而且笑的让
我感觉很亲切,并没有陌生的感觉。

  她长得很漂亮,身材苗条而且丰腴,若不是文博说她已经四十五岁了,我这
种初次见面必定会误认为她的外貌看起来只有三十五六岁而已,她长着一幅鸭蛋
的小脸,眼睛的上面长满了长长而且粗黑的睫毛,鼻子非常的坚挺,还有一张樱
桃小嘴,她一头乌黑的秀发,而且烫着大卷花,像波浪一样鬈曲着,看起来很时
尚也很有气质,用中国的一句古话说,叫做「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这就是她给我初次的印象」。

  她看我的眼睛盯着她目不转睛的看得入神时,便笑呵呵的招呼我并且说很高
兴我的光临。

  也许当她注意到自己的腰上还缠绕着围裙时,便因为自己的衣冠不整而向我
表示歉意。我说年轻人不会讲究这些世俗的礼节的,况且又因为我的到来而给您
添加了麻烦让您忙碌我已深感不安过意不去了。

  吃饭的时候,文博坐在我的身边,他心情显得春风满面乐不可支的样子,我
们杯觥交错并且喝得很畅酣。过会之后,他带了点酒意和我说道:「兄弟,我几
年没有这样开怀畅饮了」。

  我听他说完这话,便含笑的对他说:「很高兴我今晚能给你带来愉快的心情,
倘若我能给你天天带来愉悦的心情,我愿意为你效劳,并且这些话都是发自我肺
腑的」。

  他听我讲到这种情份上,又感觉我的话语诚恳亲切,无法控制激动的情绪,
眼睛里又眨烂出了晶莹的泪花。

  他发觉自己的情绪反常,便克制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便握着我的手,请我
不要介意他刚才这副失礼的模样。

  我看到她看着文博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种无限的惆怅,她的眼睛中流
露出的感情,是爱情大于亲情的那种,因为只有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
生活中点点滴滴的感情便会在不知不觉中流露,这也是无法遮掩住的,因为只有
当人们面对自己最心爱的人的时候才会本能反应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感情。

  她的目光偶尔的和我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她的眼睛是那么的伶俐,我相信她
的一双眼睛可以看穿我的整个内心的世界,也能洞悉出我的想法,因为当我们四
目相撞的那一瞬,她的脸颊就已经绯红,一下子便拘束了起来,不敢和我目光对
视了。

  文博看着她脸上显得很尴尬的样子,便拉着她的手说道:「不用顾虑太多,
云鹤是我信任的朋友,我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他了」。

  我发觉她听到这些话时,表情显得非常的沉重,一种羞愧布满了她的面容。

  我知道当一个人得知别人知道藏匿在自己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丑事时,而且
得知事情真相的人又置身于自己的面前时,这种羞耻和愧疚之心也是不言而渝心
照不宣的。

  我对她说道,朋友,你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女人,请你在我面前不要有所
顾虑和拘束,因为我对您们之间的事情都已知悉,虽然你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让
人感觉到很遗憾,但请你相信我对你们的虔诚,我打心底深处起誓,我对你们没
有产生过一点点的轻蔑。

  文博此时把她倚偎在怀里,鼓励着让她和我敞开心扉,无拘无束的畅谈。因
为我相信,当一个人发自内心深处又发自一颗善心来对待别人的时候,别人总是
会很乐意的接受你的好意的,毕竟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心灵的沟通,打开天
窗说亮话,我们之间那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也逐渐消失了。

  在一个受伤的人面前,我们最好学会保持沉默,因为我们的每一句带有不妥
的话都有可能给她们增添一份新的伤害,一个受过伤害的人才会知道,伤疤原来
也是有生命的,所以我们最好学会默默无语,把自己宽阔的肩膀借给她们依靠就
已足矣。因为在我们无法用语言帮助她们走出悲痛的同时,我们应该让她们知道,
不论发生了多么残酷多么无情的事情,身边犹有关心自己的朋友,我们将给予她
们永久的安慰与依靠。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我不知道您们可曾有过这样的感受:当我们置身于朋友
的面前看到她们痛苦地在挣扎时,心里是否生了怜悯之情和恻隐之心呢?我们还
会在乎世俗之人对她们的那些泛泛之谈吗?总之,不论世人对她们之间的事情的
看法是感觉到诧异,还是抱着一种好奇心想探知详情,但我相信一些和他们过往
甚密的朋友,或多或少的都会给予他们一点点的理解与同情。

  在她和我敞开心扉谈话之后,我便得知她的名字叫钱玉珍,她说她很爱文博,
现在文博是她一切的依靠,她不能失去文博,要是失去文博,她将没有勇气面对
生活。

  我在寻思她说过的这些话,因为我知道她心里所依赖文博并非如母亲依赖儿
子般那样。我于是又联想出了她们当初东窗事发的那一幕,所造成的悲剧让人极
度痛苦的,从而我也推测出她们当时一定哭泣的是悲痛欲绝的,之后她们相依为
命地在一起生活,一定会更加的怜爱对方,感情也越来越笃深了。

  文博听她说出这些话时,甚觉伤感,因为他已不是七年前那个稚气未脱的少
年了,如今他已是二十五岁的青年,是一个完全成熟并且要为自己的行为担付起
责任的年龄的人了。

  他一样也是深爱着她的,而且这些年来一直不渝地爱着她,只是随着年龄的
增长,他的心中所产生的惆怅和矛盾愈来愈浓也愈来愈困惑着他的心灵,他的内
心踌蹰和犹豫不决,不知道和「母亲」这种特殊的关系是断绝还是继续下去,有
一点他自己内心是非常清楚毋庸置疑的,就是每一次同母亲肉体相结合时,他都
能得到一次快乐和满足,这种肉欲的渴望和奢求总是让他无法和母亲割断枕席之
爱了。

  我感到房里的空气因严肃而让人感觉到有点窒息,于是我让文博拿了一个杯
子,我给她斟满了酒,我便说道:「您不需要把我当成客人一样对我毕恭毕敬的,
我们今晚索性酣然畅饮一醉方休」。因为我知道,酒可以麻痹一个思维清晰路线
分路的人地大脑,可以让人方寸大乱,也可以给人添加胆识,可以消除一切拘泥。

  气氛逐渐的缓和了下来,房间里又增加了欢声笑语,这种场景一直延续到杯
盘狼藉酒足饭饱之后。夜,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得寂静了,外面除了青蛙还
在呱呱的叫着不停之外,大地万物似乎都已进入了睡眠之中,我们酒后茶余闲谈
了一会,我便站起了身说要告辞了。

  文博握着我的手送我出了门,我回顾头来对他说:「请你放宽心却步吧,我
一个人可以安全的回到家里」。

  他非要送我一程,我们在路上像稚气的孩童般一样搭着肩走着,只是略带醉
意的头和参差不齐摇摇欲坠的身体让我们双脚不能按思维中的路线行走。

  他对我说道,每当他听到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诽议或猜测她们之间的关系时,
他的心里就会悲伤起来,只要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们时,他的心里总像被撕碎
了似的难过。

  「我好言劝慰了他一番,让他别介意和多想别人的背后语言和指指点点」。

  又走了一会,我坚持我们各分东西回家的原则,拒绝他相送我的要求,在分
道扬镳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对我说道:「云鹤,真的很感谢你对我持有一颗善
良的心和友好的情意,我铭感腑内,激动不已」。同时也请你原谅我,原谅我在
今晚无法把事情叙述给你听,希望你明天能把预订好回程日期的车票告诉我知悉,
好让我在你返回故乡之前去登门拜访你,再给你讲述事情。

  「明天一定通知你,并且恭候你的光临」。我说完这些话时,然后便迈着踉
踉跄跄的步伐摆动着欲坠的身体,就这样步履蹒跚的走到了家中。

  在我刚走进门的那一刹间,不由自主的使我产生了一个奇形怪状的想法,我
很想获知她们第一次发生性爱时的那段过程,会否也像正常的爱人一样,赤裸裸
的躺在床上大汗淋漓的拥抱在一起,使人兽性大发,然后说着,快一点,再快一
点,好刺激,好舒服。事后心里便会产生一种错综复杂的思想,因为人们在有悖
于道德和违背伦理的情况之下而获得最激情最刺激的性爱的时候,心里便会产生
无限的惆怅和矛盾的。

  就在我犹没有得知这件事情的前几天,我对社会中所谓的伦理和道德观还并
不了解,也总是持漠不关心的态度,我万万没有料想到的是,社会上既然还藏匿
着这么一个阴暗的角落!倘若这件事情不是我亲耳所闻,我是不会相信的,因为
我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随声附和相信道听途说的人,我总是认为一种流言蜚语会
不攻自破。

  我不由自主地更加关心这件事情,这种关心也许是出自某种私欲,我急需渴
望详细的知道他们之间的那种悱恻缠绵的爱情故事时,是因为此时我心里有一种
非要给写出来的欲望,这种欲望导致着我对他们曾经点点滴滴的事情显得十分的
关怀备至和无微不入一样。我们可以用语言去惩罚她们的行为,但同时我们也需
要用爱来拯救她们的灵魂。

  我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自己所学过的词语,仿佛所有学过的东西都销声匿迹
飞到九霄云外去了,这样便使我不知如何更好的用语言去安慰他们了。

  想到他们的事情时,我恍然觉得,生活中给我心里所带来的压力,比起他们
心里所承受的压力,那简直就显得微不足道算不了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