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蓝色的大床上,一个靓丽貌美的女子正跪在床上,手扶着男子又黑又粗
长的大肉棒正在舔舐,女子的脑袋忽上忽下涤荡起伏着,吞咬着肉棒。

时而吐出,时而深喉,仿佛在享用着美味的食物,手里还不忘抚摸着男子的
阴囊袋,露出幸福的笑容。

女子深喉的时候。

「嗯!~~~」又被温暖湿润的口腔所饱含着,让男子呻吟起来。

吐出的时候。

空气中含有的冷空气,让肉棒更加坚挺。

虽然每次都有这个场景,但是女人只要用手感受着肉棒温度,就能让她痴迷
不已。

双腿之间的蜜穴早已经流出淫水,穿着的丁字裤,已经遮挡不住淫水的流出
,把丁字裤都浸湿了。

嘴里的深喉幅度越来越大,想要把这根肉棒完整吞下去一样,但是太粗太长
了,女人只能作罢。

青年男子按住女人的脑袋不让她抬起头来,女子持续的深喉,让男子的声音
从开始的匀速变得的越来与急促。发出「呜呜!~~咕!~~呜!~~咕兹~~
~呜呜!~~不要!~~~呜!~~咕兹~~咕兹!~~」

肉棒开始变大变烫,男子把女人的小嘴当成小穴在插弄。女人的小嘴被高速
插着,还带出许多口水。男子闷哼一声「啊~~」,将喷涌而出的大量精液送入
到了女人的口中,精液量太大,女子的喉咙吞咽不急,嘴角开始流出白色的精液


女人把嘴里的精液吞咽而下,喉咙里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顺着喉咙而下。
嘴角流出的精液,并没有用卫生纸擦拭,而是用手指将其擦拭,然后用嘴将手指
上的精液吸吮干净。

看着这幅淫荡的画面,男人的刚刚才射过肉棒,开始跳动,从软到半硬状态


女人娇嗔着:「你就不能提前告诉我一下吗?让我做好准备,每次都是这么
多,差点没有吞的下,呛到我。」

男人对于她的想法,并没有道歉,而是凑向她的耳边反说道:

「每次你都是这么说的,但是你每次都会吃下去,而且你不是最喜欢吃我的
精液嘛。」

对于男人的话,女人没有反驳。

男人将女人横抱,采用69式的方式,女人继续肉棒含着让它早点膨胀起来
,男人的眼睛看到早已湿透的小穴。

「琪琪,你的小穴流了好多水啊,小穴真骚啊。」

女人吐出肉棒。

「还不是因为含着你的大肉棒,每次只要含着它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流出水来
。」

男人看到女人早已动情,找到女人的敏感点,将自己的舌头舔向小穴,含住
阴唇上的阴珠。

女人的身体开始摆动,小穴的水更多的流出来,大叫一声:「好爽啊!~」
看到女人叫着,男人的嘴吸吮的更快。

女人没有其他可以借力的地方,于是转移到更加大力的含着男人的肉棒。

含着阴珠,又放开,看着已经湿润的小穴门户打开,男人将自己的舌头伸入
这块圣地。

也不忘含着小穴两边的肉片。

小穴处发出「啧啧~~啧啧~~」的声音。

再次含住的阴珠,女人只能扭动着腰,将嘴里含住的肉棒释放出来,嘴里叫
着:

「啊!~~啊~~!太爽了,太~太爽了~~,受不了,我快受不了。」

男人用手轻微用力拍了拍女人的屁股,暗示着让她不能只顾着自己爽,而释
放出肉棒,不进行运动。

女人看懂了男人的小动作,再一次低下头,含住男人的肉棒。

想叫叫不出,嘴被肉棒塞的满满的。

嘴里发出:「呜呜~~,呜呜~~,」

言语不详,听不清楚。

男人看到女人的高潮快要来临,轻咬了一下阴珠,本着红烫的阴珠,忽然遭
受着来自外力的袭击女人抬起头「啊」了一下:

「我的主人,琪琪来了,哦~,哦~,到了,啊……」

一股淫水喷洒而出,就像被加固的堤坝,迎来了泄洪,河水都想向外奔跑。
一股,两股,三股,每一次喷射淫水都会让女人的腰更加立挺。

男人躲过了这次袭击,因为对于琪琪的高潮来临把握的很准。

「好舒服啊,每次你咬住我的阴珠,都会让我高潮。」

女人的高潮余韵还没有结束,就主动的向下缩进,将小穴摆放到肉棒的位置
,磨着小穴的两旁肉片,用淫水作为润滑油,好进入到肉棒。

看着时候已经差不多了,采用蹲的姿势,用手扶着肉棒进入到小穴,可能是
蜜穴太滑了,也有可能是蹲太久腿太麻了。

一下子就坐了下去,粗长的肉棒瞬间被黑暗的洞口吞噬,完全不见踪影,只
留下了剑柄。

琪琪的眼睛翻成了白眼,嘴里的口水流了出来。只能张大著嘴喘气,一点力
都用不上。

男人也发出「卧槽」,肉棒感觉就进入到了颈口,被束缚紧了,龟头感觉到
有点疼。这是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姿势。

保持这个姿势半分钟后琪琪恢复了一点力气

「你先别动,让我喘口气,刚才一下子太深了,直接进入到了子宫里,有点
疼。」

琪琪调整了一下坐姿,缓慢的将肉棒从小穴里退出来大半部分出来。

再慢慢的将肉棒进入小穴,再将肉棒吐出来;再进入小穴,在吐出来。过了
一会,男人感觉到小穴内部已经完全湿润透了,决定再尝试一下刚才的感觉,于
是把腰在向前一耸,再次进入到刚才的感觉。

琪琪已经嘴角的口水再次流出,这次没有管,因为太舒服了。

当前的脑袋里只有肉欲,其他的很什么都不想再管了,自顾自的动着腰,又
黑又粗的肉棒在洁白的双腿间进进出出。

「哦~~哦~~啊……好舒服了,主人,琪琪插太舒服了……插得琪琪太喜
欢主人的大鸡巴了,我愿意为它干任何事。啊~~啊~~。」

琪琪嘴角的口水和双腿之间的淫水同时留着,展现出一副痴相。

感觉到琪琪没有力气了,男人接过了这场马拉松的第二棒。

  男人把琪琪的跪着的双腿并拢,将足背弯着搭
在男人的大腿上,这样可以依靠大腿得来力量进行插穴,用很费力,还很轻松插
到最深处。

「啊……啊……太深了,太舒服了……嗯……我快要去了。」

男人依旧操着琪琪,看着自己冒着青筋的黑色龟头进出粉嫩的小穴,出来的
时候,还将嫩肉翻带着出来,强烈的反差感刺激着男人。

将琪琪抱起来,换个老汉退车的姿势,由男人掌控者局面,运用自己腰部的
力量狠狠的操着琪琪,将琪琪的双马尾用手拉着借力。

「不行啦,啊啊啊……高潮的感觉又要到了……啊主人我快要来了……小穴
好爽,感觉要飞上天了……啊……来了。」

琪琪将的头偏过来,亲吻男人,享受着高潮带来的快感。

琪琪的阴精泄出,打在男人的肉棒上,肉棒感觉到一阵刺激,开始跳动。

男人深呼吸,将肉棒退出温暖的小穴。

男人对着琪琪说道:「你倒是爽了两次,我还一次都没有射出来。」

琪琪感觉到肉棒退出肉洞后,小穴的充实感消失了,慌忙的用屁股乱戳,寻
找着给她快感的大鸡巴。

男人看着女人的屁股乱动,用力拍打了一下,女人停止摆动,找准肉洞,顺
势便插了进去。

「啊……又回来了,大鸡巴与小穴的紧密结合,感觉肉洞正在燃烧……不用
怜惜我,老公……大力的操我。」

说完,男人便用力的运用腰部的力量想着最神秘的地方前进。

「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啊……操死我吧……这感觉太爽了。」

过了几分钟男人便换成了观音坐连,这是男人给出了信号。琪琪心领神会,
再一次用手扶着肉棒进入到自己的小穴。

「琪琪,肉棒在你的小穴里进入,你看着是什么感觉啊。」

「太爽的感觉……真想被你的大鸡巴操死在床上……」

听着琪琪的淫言淫语,给了男人足够的动力。

大鸡巴再一次进入到子宫口,琪琪连忙抬高一下屁股,刚才的感觉是很爽,
但是以前没有尝试过,有点害怕。

琪琪摇着头,意思是不要这样。看着男人的眼神,不愿意就结束这场战斗,
琪琪体验过了肉体飞上天的感觉,内心的小人屈服了,抓住男人手的力气变轻了


男人知道了她的意思,洁白的屁股瞬速被男人用手按了下去,通过前期的高
潮,积累了较多的淫水,这次毫不意外的进入到了子宫口。

接下来的每次插入小穴,都毫不意外的进入到子宫口,多巴胺大量分泌到脑
部。

琪琪的大脑已经不受她控制了,掌握在男人的频率上:

「啊……这是要死了的感觉……太舒服了,主人,快操母狗吧……我永远是
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答应你……啊啊啊啊。」

男人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那我操其她人,你也同意吗?」

琪琪准备说不同意的。

男人看到琪琪有不同意的意思,又一次加快了速度。

「喔……嗯……对……就是要快……更大力一点……又塞满了……大鸡巴又
进入到子宫里面了……我……同意……我同意……只要她们愿意给主人操。」

「琪琪……喜欢吗?」

「呜……喜欢……喜欢你这个姿势操我……不要叫我名字……叫我奴隶……
小穴又要飞了……琪奴要飞了……」

看着已经被操服痴痴的琪琪,男人心中有一种自豪感,这可是半年前还是清
纯的琪琪,经过半年后,已经被自己的肉棒征服了。

男人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丝毫不给琪琪大脑反应的机会,经历了快半个小时
的操穴,男人的第二次射精快要到了。

这次和男人做爱,琪琪没有让他戴套,原因是套用完了,就没有在买。

在琪琪的小穴里肉棒开始变大、滚烫,知道男人差不多要射精了,准备在男
人射精前,把肉棒退出来。但是她失误了,没有想到这次的性爱如此激烈。

「张凡……张凡……琪琪喜欢你的肉棒……呜……舒服死了……」

「这次就射在里面吧,让你……嗯……让你记得此时的欢愉……如何?」

早已被操的翻白眼的琪琪,哪里还能说出其他话,只能应声达到。

「我……我愿意……给我……给我……呜呜……张凡!」

「琪琪!」

随着彼此间越来越高亢的叫声,终于在达到顶点的那一刹那轧然而止。

琪琪的子宫被张凡的精液灌的满满的,同时琪琪的第三次高潮也出来。阴精
和精液在琪琪的阴道里混合著。

琪琪身体一软差点掉下床去,张凡赶紧抱住,抱在怀里肉棒还没有完全软化
从小穴里退出来。

看着流了满嘴口水的琪琪,张凡伸出手将床头的卫生纸拿过来擦掉。

张凡准备将肉棒从小穴退出来来的时候,琪琪将其按出,别动,让我清醒的
感受一下它在我小穴的感受。

过了一分钟后,张凡的肉棒彻底软化了出来,还带出来了大量的张凡和琪琪
的混合物。

「我突然爱上了射精到我体内的感觉,小穴和阴道被滚烫的精液一烫,整个
人都飞起来了。」

这次没有用上套子内射,琪琪不仅没有说什么,还给出了更加丰厚的奖励。

看来张凡调教功力的进度又进一步。

张凡对着琪琪说道:「今天恐怕不能睡在这里了,这床不能睡觉了,只能明
天换一床新的才能睡觉。」

「为什么。」

张凡看着还没有从刚才的高潮中恢复过来的琪琪指到。

「全是你流出来的水,都把床单打湿了,怎么睡,你现在都还在流。」

琪琪站了起来,小穴里的混合物从张开还没有合拢的小穴口流了出来,顺着
大腿流向了地面。

张凡抱着还在向地板滴着精液的琪琪进入到卫生间,洗澡。

琪琪还想挑衅张凡;看着快要抬起头的肉棒,放弃了挑衅行为。

两人去了另一间房睡觉。清晨张凡在肉棒被温暖的包裹中醒过来,被子隆起
处,琪琪正在给张凡的肉棒做睡醒服务。

张凡用手将正在吃鸡吧的琪琪头抬起来:「小骚货,你吃的很香嘛,昨天晚
上还没有吃够啊,今天我们玩一个特别的。」

「什么啊。」

张凡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因为待会就知道了。

于是让琪琪低下头继续吃着张凡的肉棒。

发出啧啧的水声,让琪琪吃了一会,便把她抱了起来,用手指夹住琪琪的阴
珠,其余手指将两边的肉片拨动,很快琪琪小穴里面的淫水把张凡的手指打湿。

距离上班时间还有1个小时,琪琪还要去上班,化妆,所以要快速解决战斗
,让她得到满足的离开。

张凡用肉棒插着琪琪,将其抱起来,让她扶着窗台上。

琪琪准备返回到床上:「待会儿会被人看到的,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不会的,我这儿的人流量比较少,只要待会儿你不要叫出来,就不会引人
注意。」

还好张凡的房子地址比较偏僻,清晨的人流量比较少。

琪琪虽然话这样说着,但是下面的小穴因为这样的刺激,把张凡的肉棒夹得
更紧了,肉棒与阴道壁上的肉完美挤压,流出的水更多,充分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张凡抱着琪琪的腰开始冲击,肉棒的每一次进出,都会带出琪琪的淫水。

双重刺激下,琪琪也顾不上什么人了。

「啊啊……啊啊……又来了,就是这样充实感,感觉整个肉棒要把我的小穴
操烂……啊……」

张凡赶紧用手把她的嘴捂住。

「呜呜……呜……爸爸……爸爸……你好会干……啊……」

「虽然这是在19楼,别叫的太大声,把人都吸引过来。」张凡把手放开双
手没有耽误,把手开始蹂躏琪琪的胸部。

虽然胸只有B,但是很坚挺,奶子上的乳头早已经硬起来,两只手把乳头捏
着,胸的形状在被张凡随时改变。

注意力都到胸部上面了,肉棒的抽送速度自然就减慢了。

「爸爸……再快点……插我……不要停嘛……嗯嗯……对……就是这样……


「快点干什么」,张凡趴在琪琪的身上。

「快点……操我,操我……好爽啊……嗯嗯……啊……有顶到子宫了,顶到
了……好爽啊」

「爸爸的大鸡巴操的舒服吗?」

「嗯……好舒服……大大鸡巴又粗又长……特别是顶到子宫口……嗯嗯……
好长……好舒服。」

听到琪琪的话,张凡也不蹂躏胸部了,开始扶着腰,想一个电动马达一样快
速的抽送着。

高速的抽插,让琪琪很爽,她早已忘记还有随时被人发现的可能。

「爸爸~继续操我……不要停。」

琪琪的每一次叫「爸爸」,都能让张凡加快抽送速度。

「乖女儿,喜欢爸爸的大鸡巴吗?」

「喜欢……特别是大鸡巴进入女儿的小穴里……嗯……啊……好舒服……爸
爸~」

张凡继续发力,用肉棒猛烈的撞击琪琪的屁股,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

张凡决定骗一下琪琪:「有人正在看着我们哦。」

「琪琪的小骚穴变紧,夹的爸爸的大鸡巴有点疼了,看来琪琪喜欢被人看到
的刺激感。」

这个时候的琪琪已经不管下面是否真的有人看着她裸体被操穴,闭着眼享受
着快感。

「琪琪,好女儿,你可以扮演一下天云吗?」

「啊……爸爸~我是天云啊……你操我的好爽……女儿的穴都被你操烂了…
…啊……大鸡巴又来了。」

看着墙上的时钟,还有三十分钟琪琪就必须离开去上班了,因为今天她还有
一场王者荣耀KPL的比赛需要解说。

张凡不在怜惜开始九浅一深,三浅一深,每一次的最一下都插入到最深处。

琪琪已经被调教成熟的身体又开始潮喷了。

「啊……啊……好舒服……天云女儿的小骚穴被你操坏了。」

张凡继续操着,为琪琪的小穴下一次喷水做着工作。

「琪琪,要不我们换一个姿势吧。」

「啊……爸爸……女儿不换……这个姿势就很深……嗯……可以到我的最深
处……」

琪琪的小穴已经出现收缩的迹象,张凡也逐渐接近快到了爆发的边缘,

「爸爸……快来……快射进来……让琪琪给你生一个。」

「爸爸~」

琪琪先叫了出来,还拖着尾音,身体在颤抖,随着高潮的来临,紧紧抓住窗
台上的边沿,手指开始发力,变成一个拳头手指都的有点发白了。

张凡的快感也来了,被琪琪的小穴疯狂吸吮,也跟着叫了出来。

「那爸爸我就如你所愿。」

最后一下插进了子宫里,把休息一晚上的产生大量精液全部射进了琪琪的小
穴里,把琪琪的花心浇了个透,琪琪趴着的身体又拱起来。

「啊……好舒服啊。」

没有想到琪琪的叫声太大,真的引起了楼下人的注意,有人抬头向上看的时
候,张凡眼疾手快,把琪琪拉了进来。

路人甲:「哪里来的声音,大早上的就开始做操穴,还让我们这个中年人生
活不,每天交公粮就已经够费力了。」

张凡将琪琪抱进来的时候,两人的连接处旋转了一下,又让琪琪「嗯……」


「小骚货,还没有喂饱你啊。」

肉棒拔出来的时候,像开红酒瓶拔出木塞的声音,「嘭」的一下。

琪琪准备用卫生纸擦拭,被张凡阻止了。

「待会儿我还有解说比赛呢,流出来怎么办。」

张凡将床头柜里面的肛塞拿了出来,正大光明在琪琪看着的情况下塞了进去


「这样它就不会流出来了,你只有下午回家的时候才可以把它拿出来。让我
知道你提前拿出来了,这几天可就没有大鸡巴吃了。」

「哦,对了你是不是对别人天云有意思啊,你别想了,别人已经有跟你差不
多帅的男朋友,不会选择你的。」

直到琪琪走出房间,张凡都没有回答她。

呵呵,有男朋友身份的女朋友玩的岂不是更两人的关系算不上是情侣,但又
不算炮友,存在一定的羁绊吧,当然是张凡用肉棒征服了她。

2016年两人从公办二本学校毕业后,琪琪则进入到了当红游戏王者荣耀
KPL里面当解说,而张凡到现在还没有上班。

谁让张凡是二本毕业的,还是学的工商管理专业,去公司都要有经验的行政
,还是要女行政,对于性别是男的张凡,不出意外好几次都没有应聘上。还不如
当初去学计算机呢,起码还能找个程序员的码字工资。

只能靠着自己的一点积蓄和琪琪两人分摊在魔都租了两室一厅的房子。

张凡看到了王者荣耀这款手游的火爆,虽然这款游戏模仿英雄联盟,遭到非
议但是并不妨碍它成为全民游戏。

张凡想进入王者荣耀里面,为自己谋取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不管是当选手还
是解说、主播也好,总之要进入这个圈子的最高层,才能在魔都中心上海买一套
安身之地。

张凡对于游戏还是有天赋,初高中打游戏很是厉害,成为游戏厅和网吧的游
戏霸主,名声传到父母耳中后,准备跟父母说向SKY一样打职业谋生活,但是
被父母无情镇压了,从高二开始努力考上了本科。

在大学里,也只是有时间才打英雄联盟,打了王者段位,成为宿舍的大佬。

张凡也想进入英雄联盟的圈子,但是没有引路人,而在KPL当解说则是有
琪琪,这个天然的引路人,对于进入KPL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张凡吃饭早餐后,开始创建自己的B站账号,抖音账号,微博账号,相当于
是全平台播放了。

把自己打的好的操作剪辑成短视频投放上去,等积累到一定粉丝的时候,再
去直播。

也给自己提供一个升降台。

不能成为职业选手也可以成为大主播,偶尔去KPL客串一下当解说,同样
挣得盆满钵满。

开始舍不得花钱买铭文,所以没办法新手只能从一级开始打上,等打到10
级的时候,张凡发现这个积累铭文速度要半年才能满150铭文,太慢了速度不
够快,心疼的充值1000块,购买铭文、皮肤。

将今天从青铜打到星耀局的华丽操作都剪辑下来。

打素材不费劲,配音加剪辑才费力。剪辑了一天都还没有完全剪辑完,明天
继续苟吧。

到了吃下午饭的时间,琪琪发消息过来,今天解说聚餐,可能要很晚才回来
,不过也告诉了张凡跳动鸡巴的骚话。

「爸爸,今天我除了小便都没有把肛塞拿出来过哦,在台上解说的时候感觉
有好多人看着我,我被看着高潮了一次,感觉爸爸你的精液还在我的小穴里烫着
我的花心,等晚上回来,再给爸爸操我。」

张凡自己只能解决晚饭问题,这样也好,就可以专心剪辑视频了,积累粉丝


张凡将剪辑好的视频放在了全平台,明天在剪辑剩余视频。

将视频作为两个版块,一个是单纯秀操作的标题就叫#昊轩仙术与鬼术#;
一个是挑战全胜上荣耀王者标题就叫#一场不输上荣耀#。

到了晚上就有几个为数不多的粉丝在视频下面开始留言,「UP主好秀。」

当然更多的是看到视频里展现的内容段位不高。

网络键盘侠们开始喷的:「上我也行,就这,铂金、钻石、星耀局不是乱杀
吗?不会吧,不会还有人还没有打上过王者吧。」

张凡也没有删评,你删评后,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喷你。当然争吵才能出圈,
才有热度,这不是现阶段张凡需要的,等有了一定粉丝量才能利用好这把剑,危
险与机遇并存的道理,谢浩轩还是懂的。

吃完晚饭的张凡正在坐在电脑前专心剪辑视频,没有注意到琪琪回来了。

琪琪将手捂住张凡的眼睛,张凡一把就讲琪琪抱着放在腿上。

但是琪琪好像有点不愿意只坐在腿上,将张凡的睡裤和自己的超短裙、黑丝
退到脚踝以下,还没有穿内裤,把小穴内的肛塞拿了出来,直接正面坐在了张凡
的鸡巴上。

「啊……好满足……啊……呜呜……啊……爸爸肉棒插得好深啊……。」

「小骚货,内裤都不穿啦,不怕被人看见啊。」

双手搭在张凡的肩膀上,在耳边说道:「哪有,内裤是我回来后脱的,内裤
都湿透了,穿着不舒服,我的小穴只能爸爸一个人看,爸爸,你的肉棒可真是我
的灵丹妙药,插进去就缓解了我的疲惫。」

张凡看着发情的琪琪,嘴上坏笑道:「想不到我的肉棒竟然有这样的功效,
下次你生病了就不要去医院了被我操一顿,不就好了吗?」

「爸爸坏,就知道欺负女儿琪琪。」

「你被它插得怎么爽,连它的本名大鸡巴都不愿意叫。」

张凡把坐姿调整了一下,肉棒向上运动。

「啊啊啊……大鸡巴又插到琪琪最深处了……爸爸……」

张凡还想着把今天的视频任务剪辑完成了,没有做运动的动作。

琪琪也想看看张凡在干什么,转过身的时候。两人的肉棒和小穴连接在一起
,肉棒在小穴里的旋转,让琪琪转身都费了好大的力。

「唔……啊……爸爸……你的大鸡巴带动着我小穴里面的肉……好舒服。」

看着张凡正在剪辑王者荣耀的视频,趴在电脑桌上说:「爸爸,你也想当主
播吗?」

看来琪琪在做爱的时候,已经完全代入进去角色了。

张凡则是回答:「总不可能一致不找工作吧,难道靠你救济我吗、男人必须
要有自己的事业,寻找出路。」

「爸爸,我可以啊,你不工作,我出去工作养你,只要你天天让大鸡吧操我
的粉嫩小穴就好,已经被你操的离不开你了。」

张凡看着琪琪的回答,内心有点感动,但是智者不堕入爱河,愚者总是为情
所困。

「我可不想一开始就走上被包养的道路,我还想多操几个人呢。」

「天天操你,你受得了啊,你最对三次高潮就不行了,你寻找的场外援助找
到了吗?。」

「爸爸,你再等一等嘛,到时候我再给你惊喜。但是现在你要喂饱你女儿的
小穴。」

琪琪将短裙掀开,双腿之间的风景极其淫靡。琪琪用手指向自己的小穴,张
凡20的厘米粗长的肉棒淹没在粉色的小穴中,

「爸爸,它饿了,下午没有吃饱。」

「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剪辑视频了,还是先喂饱这个内裤都不穿的小骚货再说
吧。带劲。」

张凡也向体验一下,在电竞椅上操逼的感觉。

让琪琪趴在桌子上背着对张凡,琪琪的双腿悬空,还好椅子的质量可以承受
这么激烈的运动。

张凡将琪琪穿着的超短裙移到腰部,双手扶着琪琪的腰用肉棒向前冲刺小穴


啊……啊啊啊啊……爸爸……这个体位肉棒插的好深啊……哦……快操死我
吧……我好喜欢你的大鸡巴……琪琪最喜欢爸爸的大鸡巴了……唔唔……鸡巴好
粗了……操的我好爽。

琪琪正在被张凡的鸡巴操的意乱情迷,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琪琪的电话来了。

张凡从旁边摸到手机,准备接听电话的,看到屏幕上是一个男生的名字,于
是就拿给了琪琪。

「琪琪,怎么是一个男生打的电话给你啊。你得给我说清楚啊,说不清楚你
是要遭受惩罚的。」

张凡的宗旨就是他可以给别人戴帽子,被人不能给他戴帽子。男人的双标就
是这么经典。

「爸爸,他就是一个看比赛的粉丝想追我,但是我可是你的人,怎么可能同
意他的追求,所以他就一直不放弃,时不时的打电话给我,送点礼物,来向我嘘
寒问暖的,电话我也不想接,他送的礼物我都没有接受,我才看上不他呢,没有
爸爸帅气,鸡巴也没有爸爸的鸡巴大。」

「他在和你打持久战呢,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你时刻感受到他的温暖,通
过行为来感化你和你日久生情。」

「你的重点是他的鸡巴没有我的大吧,」张凡狠狠的朝小骚逼顶了一下,琪
琪猝不及然闷哼了一声「呜呜……」。

「你怎么知道他的鸡巴没有爸爸的大啊,」琪琪缓了一口气,「看他裤子中
间的位置就知道,没有像爸爸的那样傲然突出。」

「你的这个回答我暂时满意,你先接他电话,我想听一下他跟你说些什么。


张凡哪里是想听他们聊什么,只是想在舔狗和他女神打电话的时候,操他的
女神。因为大量舔狗的出现,严重扰乱的市场秩序,造成成本上涨,到头来还只
能追到一个长相一般的「小仙女。」这种行为是可耻的。

对于追琪琪的舔狗行为,不仅花费了大量精力,还没有得到一丝的福利,而
我自己却不用花大价钱,就可以操到别人的女神,曹操迷恋人妻的真谛,张凡明
白了一分,毕竟不是真的人妻。

「那爸爸,你先别动哦,等我接完电话,你再大力的操我,作为对我的惩罚
。」

张凡趁琪琪刚接电话的时候,朝琪琪的屁股打了两巴掌,屁股上的白色与巴
掌印的红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对着琪琪的耳边说:「这哪里是对你的惩罚,分明
是对你的奖励。」

琪琪被打痛了一下,啊了一声,同时电话里也传来「喂,琪琪你怎么啦,是
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肚子痛吗?」

「没有,只是刚才看到一只蟑螂,被吓了一条。」

男生今天因为是生日,在家附近的餐厅请朋友们吃饭,提前给琪琪发了邀约
,但是琪琪就推掉了「今天工作太忙了,不好意思啊」

喝了很多酒,因为离家近,也没有让朋友送,独自一人走回家,乘着酒意就
大胆给琪琪打了电话,没有想到今天琪琪还接了。

「琪琪,你今天怎么愿意接我的电话啦,是想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吗。你接
我电话是想给我出难题考验我吗?放心,你说的问题我都会办到,办不到我也想
办法给你办到,只要你能给我追你的机会就行。」

男生还沉浸在琪琪被自己坚持不懈的精神感动,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向四周
的空气挥舞着拳头,捂住话筒,对着空气中大喊道:「我的春天快来了。」

附近的居民打开窗大骂道:「大晚上的不回家,小心摔死你个狗日的,瞎喊
什么。」

虽然被骂了,但是男生的心是温暖的。

「没有,只是看到电话来,就顺手接了,你怎么打电话过来干嘛,有什么急
事吗?」

男生的心想冷空气一样冰冷了下来,但是转念一想,「琪琪都愿意接我电话
了,也算是跨出了一大步,内心的熊熊圣火,又被点燃。」

「今天是我生日,和朋友一起喝了好多酒,但是没能邀请你来,有点遗憾吧
,就想着尝试打电话给你,看你会不会接,没有想到你接了,琪琪女神可以祝我
生日快了吗?」

张凡一看操作空间来了。

对着琪琪说:「先给他说:」让他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然后再给他说生
日快乐。」

琪琪只能按照张凡的指示,对男生说:「晚上少喝点酒,伤身体。」

在琪琪说生日快乐的时候,张凡的肉棒有节奏的对着琪琪的小穴进行抽插。

啊……我……祝……你……生……日……快……乐。

琪琪说完这六个字便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

男生还处在女神关心自己的兴奋中加上喝醉了,没有听出来琪琪的语速有什
么不同。

「琪琪女神,今天我的生日加上你的祝福圆满了,那我挂电话了。」

张凡让琪琪给男生说:「不要挂。」

「你不要挂,你随便说些什么。」

男生更高兴,醉意已经使他自己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张凡粗长的鸡巴深深插入阴道,偌大的龟头一点一点的进入到连接到琪琪的
最深处,并快速对准花心冲撞起来。

强烈感的快感如同浪潮般再次汹涌袭来,淹没了琪琪的最后一丝清明,此时
,她忘记了还打着电话,对头那个人还在,脑海里只剩下这根狠狠插入她的肉棒


「爸爸,大鸡巴动起来了,琪琪最喜欢爸爸操我了。啊……啊……呜呜……
好……好猛……啊……啊……用力……用力干……女儿……女儿好爽……啊啊…
…下面……下面舒服死了……啊啊啊……呜呜……大鸡巴……呜呜……」

强烈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琪琪那粉嫩的小穴张开缩紧,嘴里不停的发出浪
叫声,小穴里的肉像是有生命一样吸吮着肉棒,也给张凡带来了极致的享受。

琪琪的身体已经被调教好了,操她小穴的时候,主动的配合肉棒的动作,一
边嘴里叫着不要太快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一边流出大量的淫水为双方提供润滑


「啊……舒服……啊啊……要到了……爸爸……再插深一点……用力……用
力顶女儿……插到子宫里面去……呜呜……女儿……女儿好喜欢……啊」

张凡听到好自然卖力的向上挺动着腰躯,鸡巴快速的抽查,干了上百下,两
人的肉体相撞,发出啪啪的撞击声音回荡在房间里,琪琪小穴中的淫水流个不停
,把两人的交合出弄的一片泥泞。

可能是琪琪的叫床声太大,男生对着电话问了

「琪琪女神,你在干嘛。」

一下子就把琪琪惊醒了。

琪琪在这种状态下高潮了,浑身剧烈颤抖,除了啊啊啊的呻吟声,嘴里说不
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只是快速摇着自己的屁股,呻吟道:「啊……啊啊……要飞了……女儿……
呜呜……啊啊……呜呜……女儿高潮了……啊啊……好舒服……呜……」

张凡拍了一下琪琪,让她先回答:「刚才脚在碰到桌子角了,好痛。」

这种借口百试不爽:「好的,你要注意。」男人依旧嘴里不知道说些什么。

张凡的快感也快到了:「啊……琪琪……你的小穴夹得我好舒服啊……我快
到了。」

琪琪想再次体验精液射进小穴浇透花心的感觉,而昊轩准备将肉棒退出去颜
射琪琪,没有想到琪琪的屁股向后退了一步,肉棒又插到了花心:「爸爸,把滚
烫的精液射在女儿小穴里,我爱上了这样的感觉。」

张凡也是毫不客气的扶着琪琪的腰,再干了五十多下:「好女儿,让你的小
骚穴迎接爸爸送给你的礼物吧。」

死死的按住琪琪的腰将两者的下体紧密结合在一起。粗长的鸡巴在琪琪的紧
致的小穴里跳动,

大量的精液爆射而出,将琪琪的小穴射满了,也把烫了软弱的花心,琪琪的
身体又开始颤抖,再一次高潮了。

电话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误触到,早已挂掉了。

张凡将肉棒从琪琪的小穴里面拔出来,没有了肉棒的阻挡大量精液从小穴里
面流出来,没有力气的琪琪只能任由精液滴在地板上。琪琪很主动的转身跪在张
凡的胯下蹲下,含着张凡的鸡巴清理留在上面的精液。

琪琪像在吃棒棒糖一样,吸吮着粗大的鸡巴,不放过鸡巴上的任何一处精液
,肉棒将她的小嘴撑大,张凡爽得不行,双手下探,抓着琪琪的乳头,不断揉捏
着,淫笑道:「哈哈,琪琪,你的乳头好硬,又想要了吗?」

琪琪摇着头:「爸爸,琪琪的小穴连续两天都没有休息过了,再被你操,可
能明天就下不了床,不能去工作了,我用小嘴帮你代替吧。」

张凡按着琪琪的脑袋,鸡巴一下一下的在抽插,像是把她的小嘴当成是小穴
一般,有点动累了,速度有点下降了,琪琪很主动的对着鸡巴深喉,每一下都让
张凡的鸡巴插到了琪琪的食道,琪琪的口气大量被带出。

「对,就是鸡巴冠状沟那里,多吸吸,舔舔。」琪琪听到了张凡的指示,开
始对冠状处进行吸吮。

伴随着「啧啧……啧啧……的声音,张凡背靠着椅子,享受起来。思绪开始
想其他事情。

该是把开发琪琪的后庭提上日程了,小穴不行了,还可以操屁眼,帮助小穴
缓解压力,达成三通成就。

琪琪看着张凡脸上浮现出坏笑:一定是又想出什么坏注意,来作践自己。」

用牙齿轻微了磨了一下肉棒,张凡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将鸡巴从小嘴里拿出
来,用鸡巴拍打琪琪的两边脸,「把鸡巴弄坏了,你就没有玩了啦,下次再用牙
齿碰到鸡巴,我就操你的屁眼。」

琪琪听到张凡的话后连忙用小嘴将露在外面的肉棒包裹住,小嘴和肉棒之间
的距离不流一丝的缝隙,用手将桌子上杯子里的温水拿到桌面下,开始冰火两重
天,嘴包含着温水,再去含鸡巴,直到嘴里的水没有了,再去喝水,反复这个过
程。

张凡的鸡巴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刺激,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攻势,等到杯子里
面的水都被琪琪用完后,张凡低吼一声,鸡巴一抖,阳精猛然射出,就在琪琪的
嘴里射精了。

射精有点的时间有点突然,没有提前让琪琪做好准备,一时之间便被那炽热
的阳精射入咽喉,黏黏的,烫烫的,一股一股射击出来,充满口腔,甚至有许多
更是被她吞入肚子里,

「呜……呜……呜呜……」她口不能言,只能呜呜的叫着,翻着白眼,量大
得嘴里都装不下的白浊液体更是混杂着唾液,不断的从她的嘴角流下。

「好爽,口暴真舒服。」张凡射了好一阵,才把肉棒抽出来,却见跪在胯下
那几乎喘不过气的琪琪娇喘吁吁,咳嗽了好一阵子,小嘴里的精液被咳了出来,
滴到那惊心动魄的浑圆雪乳上,斑斑驳驳,十分淫靡。

然后,琪琪抬起俏脸,娇嗔的对着张凡说道:「臭男人,要射了提前给说声
,一声不响就射了,害的我都没有做准备,就想看我的笑话。」

琪琪的眼神里有一丝的怒意,但又带有几分羞涩与妖媚,更多的是满足,竟
有点说不出的迷人。

张凡捏住琪琪的脸:「琪琪你的这个是跟谁学的啊,以前你可没有给我口交
过。」

像个小懒猫一样趴在张凡的腿上坐着,双手搭在肩膀上:「爸爸,现在我不
能告诉你,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到时候和我给你的惊喜再一起告诉你,我的腿没
有力气了,你要抱我去洗澡。」「谁说的你没有力气,你的小穴还在吞吐出,正
在爸爸给你的精液往外冒呢。」

琪琪打了一下些张凡的背部,张凡没有逼问太多,捏了一下琪琪已经软下的
乳头:「现在女儿跟爸爸都有秘密。」看到琪琪的有点不满的眼神,「好了,我
不说这件事了,该抱我的乖女儿去洗澡了,免得她感冒,影响工作。」

用公主抱的形式抱到了卫生间,在卫生间里张凡先用淋浴器帮琪琪冲洗,冲
洗到小穴的时候,张凡将手伸进了琪琪的小穴里,将里面的精液抠了出来;「它
可真能吃啊,现在吃饱了吧。」

「啊……爸爸……别扣了,待会儿我又想要了。」

张凡坏笑着说:「想要了,叫大鸡巴爸爸啊,让再给你。」

知道琪琪已经不能再承受了,张凡也没有再去弄她的小穴,帮她冲洗干净后
。琪琪也反过来帮张凡冲洗干净,「现在该女儿来服侍爸爸了。」

「你可真是爸爸的好女儿啊,你的孝心都变质了,还会主动吃爸爸的肉棒了
。」

琪琪对在张凡眨了眨眼睛:「爸爸不喜欢吗?不喜欢可就只能你一个人洗了
,」说着要放下手中的花洒。

张凡知道琪琪在作弄他,但是还是要拍打琪琪洁白的屁股,「啪啪」两声,
在卫生间里响起,「敢作弄你的爸爸,该打,罚你只能用胸和小嘴帮我洗,不准
用手。」

张凡用手指着刚才口暴琪琪后,琪琪没有清理的鸡巴。琪琪撇了一眼张凡,
将身体蹲下去,用做含住鸡巴,开始清理起来,没有放过阴囊等地方。用胸打上
沐浴露,帮助张凡擦背。

两人洗漱完毕后,张凡将琪琪抱着放在床上,琪琪主动的将脑袋搭在张凡的
胸膛上,两个人感受着互相之间的温度,享受这个属于两个人的温存。

张凡对着琪琪说着情话:「时常觉得烂漫一词不够韵味,我将这遍满山野的
鲜妍都给你,夏风吹扬着迷醉的香甜带我游过山河,爱你的情事酿成蜜饯,来年
第一口还是一样的甜。

我踏过了平川万里,寻你的迹,后来有一年花落,我恍然晓得,你就藏在温
柔里。与每一米阳光沐浴过,与每一滴晨露吮吸过,而我不知你藏在了哪里,原
来,是藏在了这缤纷的柔情里。」

「爸爸,你最琪琪真好,琪琪感受到了你对我的情意,琪琪什么都愿意给你
,只要你不推开我,我永远征服在你的鸡巴下。」

刚说完,琪琪就缩下去,含了一口,又爬上来。

「爸爸,晚安。」

张凡亲了一下琪琪的额头:「晚安,乖女儿。」

赞(5)
1024
不上不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