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地铁3号线列车马上进站,请各位乘客在黄线外有序等待,遵守先下后上原则有序进入列车。”

  随着广播里清爽的播报员的声音,拥挤的人群慢慢变得有序起来。不过人们都朝着地铁开门的位置不停的挪动着,仿佛再慢一些就要等待下一趟列车。

  随着列车的声音越来越近,人们更是肩碰肩的涌动着,完全没有了要遵守纪律的意思。

  陈朝安也是这搭乘列车的一员。

  前几天,35岁的陈朝安刚刚被公司因为年纪的问题被辞退了,陈朝安好不容易在公司努力了8年,却因为这样的原因被辞退了,这让他非常的不爽,感叹这个社会的不公。

  “既然,我遭受到了不公。那我也要让别人体会一下我的感受。”陈朝安心里默默的想着,跟随着人流不停的往前移动。

  其实已经被辞退的陈朝安并不需要这么早起床来赶早班车了,他完全可以等到晚一些时候,人不多的时候再来。

  可是陈朝安是一个近乎偏执的人,他就是要让别人感受他的痛苦,不然他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委屈。

  地铁到站了,列车缓缓的停下并打开了一侧的车门,此时相对的人流都在不停的拥挤着。

  陈朝安也随着人流被推上了车。

  陈朝安往自己的左边一看,心里暗自庆幸并没有跟丢。随着陈朝安的目光看过去,是一名穿着整齐淡蓝色包臀裙工装的一个女人。

  她带着口罩,棕色的长发被精致的打理过,并包成了一个丸子头,不过还是有几根没有被发现的发丝顺着鬓角的部位坠着。

  脸上画着比较精致的淡妆,带着口罩看不到鼻子一下的部分,但是光看上半边脸就不难看出,是一个有气质的美女,她的眼睛是淡绿色的,应该是带了有美瞳效果的隐形眼镜。

  这个女人低着头,耳朵里塞着Air Pods。手紧紧的抓着地铁上的栏杆,防止自己因为移动而摔倒。

  工装服上还垂着一张工卡,上面写着姓名:冼丽妮。不过由于人群的拥挤,并不能看清她的下半身的打扮是如何的,想要知道的话,得离得更近一些,于是陈朝安顶开拥挤没有流动性的人群,往冼丽妮的方向走去。

  冼丽妮根本不在乎周围的人对自己的想法或者看法,只想这一趟列车赶紧到站。

  不过并不是如她所愿,列车缓缓的向前行驶着,从这一站到下一站,跨越了整整两个主城区,这整段路程就算是列车以时速200-300KM/H行驶,也得走个50分钟才算是到站。

  坐着的人们已经拿出手机刷起了不同的软件,站着的也是单手在操作着。

  不时还能看到又在看书的,有拿着笔记本电脑奋笔疾书的,唯独就是少了窃窃私语的。

  陈朝安终于走到了冼丽妮的身边,他低头看着沈丽妮的打扮,和上一同样颜色的天蓝色包臀裙,外加上只到大腿根部的黑色丝袜,一双黑色的平底长靴刚好遮住了膝盖的位置。

  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下半身打扮,可是把陈朝安看的呆住了。

  冼丽妮像是心灵感应般的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看。

  象征性的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人往自己这边瞅,也放下心来继续低着头,拿出手机刷了起来。

  可是陈朝安却是一身冷汗,没想到这妮子竟然感觉如此犀利,要是自己再慢一点,可能就被发现了。

  陈朝安不安的继续挪动着身子,悄然地已经走到了冼丽妮的身后。

  列车里非常的拥挤,就像是一个填的严严实实的沙丁鱼罐头,哪怕不把着扶手,靠着人群的挤压,也能够站得非常的稳,确实是没有太大的空间晃动身子。

  列车里的空调开的很足,陈朝安的冷汗瞬间就被吹干了。

  冼丽妮站立的位置靠近侧门,右边便是一个座位的挡板,上面贴着预防电信诈骗的广告,把冼丽妮左边的视线遮挡的严严实实的,而她的左边是一个比较胖的女人,背对着她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手机里激情的小说,完全一丝不苟的徜徉着。

  这样的被包裹的环境让冼丽妮感觉到很舒服,很放松。

  她并不喜欢肢体的接触,要不是为了上班不迟到,她才不会搭乘这沙丁鱼罐头。

  再努力个几年,租个离公司近一点的房子,每天下楼就可以到公司才是最美好的。

  不知不觉,冼丽妮放松的刷着手机,看着每天的新闻,偶尔看看有趣的视频,打发着时间。

  虽然时不时能够感受到异样的目光扫过自己,但是冼丽妮还是安慰着自己,这不过就是心理上的幻觉罢了。

  直到,她的臀部上,一股暖意和被按压的感觉通过电信号传输到大脑。

  冼丽妮这时才感觉到不对劲。很快这样的感觉就消失了,冼丽妮有些愤怒的转过头来像四周看去,大家的神情都不像是猥琐的样子,冼丽妮觉得可能是有人路过,不小心碰到的,又把头转了回去。

  陈朝安此时非常的慌乱,这是他第一次在地铁上实施咸猪手。

  直到现在距离触碰冼丽妮屁股过了一分多钟,自己还是无法控制的颤抖着。

  这种既害怕被发现,又享受地触摸着陌生女性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冼丽妮此时心里也很害怕,她完全不敢乱动,她很害怕这并不是路过的人的无心之举,因为这温暖的感觉在她的屁股上最少也放了好几秒。

  她想着再有这样的人,自己就要抓住他大声喊出来。

  很快,第二次暖暖的感觉又在自己的臀部上出现了。

  可是,冼丽妮并没有勇气喊出来,也没有勇气抓着那只侵犯自己的手。

  她害怕自己喊出来没人帮自己,也害怕自己被拍到发在网上。

  一想到那些“如果不是她的穿着,别人怎么会对她咸猪手。”

  “为什么摸她不摸别人,肯定是她的问题。”

  类似这样的言论出来的话,自己甚至要因为舆论而被公司辞退,甚至还要遭受很长一段时间的网络暴力。

  于是,冼丽妮选择了忍让,她现在只希望,这只手没有得寸进尺的下一步。

  陈朝安第二次去摸冼丽妮的臀部的时候异常的紧张,鼓起了500%的勇气才把手放在冼丽妮的臀部上。

  这一次的时间比刚才触摸的时间还要长,而且冼丽妮能感觉得到这只手并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自己应该是遭遇到了传说中的咸猪手了,冼丽妮此时都要哭出来了,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了自己,自己有没有做错什么。

  冼丽妮眼睛有些氤氲的回过头来,看到了那个手依旧没有收回的男人,一脸的正义凛然之中带着一点猥琐的样子。

  这让冼丽妮非常的难堪,但是只是瞪了这个男人一眼,他的手就收了回去。

  陈朝安现在非常的紧张,因为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刚才那个女孩子回过头来瞪了自己一眼,但是看她的样子好像快哭出来了,不过她应该比较胆小,没有因为自己摸她的屁股而喊出声来。

  陈朝康恶向胆边生,既然她没有怒斥自己,也没有大声的喊叫,那么赌一把她不敢暴露,她也在害怕。

  心里想着,陈朝安的手又一次伸向了冼丽妮。

  冼丽妮此刻已经能感受到,那一只大手又放在了自己的屁股上了。

  她此时完全就已经是不敢再回头,只能是任由这手不停的欺负着自己,继续心不在焉的刷着手机不漏出一丝破绽,心里一直祈祷着这趟地铁能够快一些到站,这样自己也能快一些远离这个恶魔。

  让冼丽妮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这只手已经是变本加厉了。

  从刚才轻轻放在自己的臀部上,变成了轻轻的揉捏着自己的臀部,这才没一会,就已经到这种程度了,万一再久一点自己的贞操可能不保,想到这里冼丽妮扭了扭身子,并没有甩掉那只流氓般的手。

  陈朝安此时胆子也大了起来,既然你不反抗,那我可就要好好享受了。

  陈朝安从一只手抚摸变成了揉搓,甚至还加大了力度,捏了捏这充满弹性浑圆的屁股。

  接着陈朝安化手为掌,从冼丽妮的腰身开始向下,顺着屁股之间的缝隙向下滑动。

  这样的动作甚至重复了好几次。

  冼丽妮也是被这样的动作吓到了,发出了一身不大不小的类似喘息的声音,不过好在旁边的人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异样,而冼丽妮也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

  陈朝安像是有强迫症一般,右边的屁股揉搓完毕,接着又换到左边的屁股去揉搓。

  这样两边的屁股都能够摸到,这样才是最合理的。

  接着陈朝安更是做出了过分的动作,他手逐渐向下,摸到了冼丽妮包臀裙的最下摆,然后再接着往下,甚至陈朝安都有一点下蹲的趋势了,直到手掌触摸到冼丽妮丝袜和大腿的交界处才停下。

  陈朝安发起了第二轮的进攻攻势。他的手不停的上下抚摸着冼丽妮的白皙的大腿,有时候又会摸回丝袜的部分。

  这两部分之间的手感简直是让陈朝安欲罢不能,丝袜是那种非常滑溜,没有,但是没什么温度的顺滑,而大腿却是肌肤之间的紧密触碰,他的手掌能够完全感受到大腿的那份冰冰凉凉,和滑嫩皮肤的感觉。

  陈朝安的手也不停的在丝袜和大腿之间来回的感受,来回的婆娑,来回的感受那不同的丝滑。

  年轻女孩的腿就是丝滑,冼丽妮的腿上没有一丝毛发的痕迹,摸起来完全不膈手,反而是一种无法想象的体验。

  丝袜的最末端把冼丽妮的小腿勒的有些紧,能够感觉到光腿和丝袜之间的一个凹陷分割开来。

  不同的触感和温度变化让陈朝安的鸡巴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冼丽妮眼里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但是她没有让泪水留下,而是抬起头深吸一口气,此时她并不敢反抗,只能任由着后面的猥琐男不停的探索自己的身体。

  陈朝安摸够了之后,更是肆无忌惮的将手伸进了包臀裙里,把包臀裙稍微的提了起来,连内裤都无法阻挡他色情的手。

  没错,陈朝安的手已经伸进了冼丽妮的内裤里玩弄起了毫无保护的小翘臀。

  冼丽妮平时应该是有做一些瑜伽或者无氧的臀部动作的,她的屁股不像其他女人一般下垂,而是翘挺挺,就连皮肤的Q弹程度都能打败全国95%的女性。

  陈朝安也是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紧翘的臀部。哪怕是在会所甚至是水疗都没有摸过这样的翘臀,这次真的是因祸得福。

  失去了工作,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臀部。

  陈朝安更是不知爱惜的揉了起来,动作幅度比刚才还要大很多,甚至都轻轻推动了站得笔直的冼丽妮。

  冼丽妮那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她身子绷的紧紧的,可是越是这样,陈朝安的手感就越是更上一层楼。

  陈朝安揉着揉着,就慢慢的把手往更深处伸去,另一只手熟练的拉下自己的档口的拉链,将内裤拨到一边,鸡巴顺利的漏了出来。

  随后抓住冼丽妮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鸡巴上。

  冼丽妮开始还莫名其妙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结果没想到却被得寸进尺,自己的小手更是搭在了这个猥琐之人的鸡巴上,她的手瞬间被吓得缩了回去。

  陈朝安并没有气馁,又一次抓住了冼丽妮的手,冼丽妮没反应过来,被紧紧的拽着,手又放在了那根鸡巴上,陈朝安用手摊开冼丽妮的手掌,让冼丽妮整个手掌紧握着他的鸡巴。

  冼丽妮此时完全是懵的,她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大胆,大庭广众之下露出自己的鸡巴,还让自己紧握着。

  陈朝安见到冼丽妮不再有其他的动作,腰身要是慢慢的动了起来,幅度非常的小,不仔细看还以为只是随着列车晃动着身子。

  此时冼丽妮完全已经是由害怕变成了惊恐,她更是想不到,这个男人把自己的手当成了飞机杯一样在使用。

  她想起之前好几任男朋友,都是射精结束了之后就完全对情情爱爱失去了兴趣,于是冼丽妮也握紧了手上的鸡巴,祈求着这根鸡巴能够快点射精,远离自己,哪怕是手上沾满了精液她也愿意,虽然一想到这她就觉得恶心。

  陈朝安感觉到握紧鸡巴的手,把自己的鸡巴越箍越紧,以为是这个女人接受了自己的猥亵,也乐在其中。

  于是陈朝安的手伸向了那一片最神秘的地带,并且手指已经碰到了大小阴唇。

  不过现在并不是处于湿滑的状态,而是比较干,比较滑的手感,像是在摸自己的手肘一般。

  冼丽妮更是无语了,这个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她都想要大叫有色狼了,这个人的手已经伸向了自己的阴户,而且手指已经开始玩弄起了自己的大小阴唇,只要手指在往上伸一点,就要碰到自己的阴蒂和阴道口了。

  这可万万不行,这是非常敏感的地带,万一自己没喊色狼,在手指的挑逗下叫出了声,那自己就变成了自愿享受这样的过程的人了,那就不是只是被骂而已了,过分的可能要被网暴了,这可得不偿失。

  于是冼丽妮打算忍,无论有多少快感全靠一个忍。

  陈朝安看冼丽妮没有反应,于是两根手指夹着她的大阴唇不停的扯动,偶尔还会用中指轻轻划过她那已经凸起的阴蒂,这让冼丽妮的身体是不是会发出一阵阵的颤抖。

  冼丽妮不断的去忍受这莫名的触摸带来的快感,不断的减小被刺激之后身体的颤抖,但是就算这样,冼丽妮感觉自己也要被刺激的叫了出来。

  冼丽妮自己也不想,但是爱液很不合时宜的慢慢的流了出来。被爱液润滑后的手,变得更加的灵活,那左挑右抖比刚才还要激烈。

  冼丽妮竟然不受控制的轻轻的呻吟了一下,不过还好,由于地铁正在播报信息,所以这一声呻吟被很好的掩盖掉了,就连周围的人都没有听到。冼丽妮此时也轻出了一口气。

  没过一会,阴户上的那只手已经没了动作。爱液也滴落在了内裤上,凉凉的贴住自己的阴户。

  这冰冰凉凉的感觉在没有咸猪手的抚摸下,显得各位的珍贵和舒适。但是冼丽妮并没有发现,她的手紧握的肉棒也消失了。

  就在冼丽妮暗自庆幸终于结束的时候,那只手又出现了,直接就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而且还进来了别的东西,这感觉很像是一个男人的鸡巴,一根圆棍一样放进了自己的内裤里。

  冼丽妮后脖颈也能感觉到明显的温热的鼻息。这个男人简直不是人,竟然连鸡巴都放进了自己的内裤里。

  陈朝安不断用手调整着鸡巴的位置和舒适程度,另一边不停的拨弄冼丽妮的大小阴唇,过了不到30秒,冼丽妮的大小阴唇就包裹住了上半部分,再加上爱液的润滑,这让陈朝安的鸡巴在此时正式顺畅的滑动。

  陈朝安用了比刚才手握鸡巴的时候更大的起伏动作,但是周围的人都没有任何反应。

  撇一眼就觉得很正常的动作。陈朝安看周边的人没什么反应,就接着持续不停的用鸡巴摩擦着冼丽妮的大小阴唇。

  冼丽妮也无奈了,这个时候再喊就已经没用了,还是好好的忍耐吧。这样用鸡巴摩擦的快感甚至比手指的快感还要更强烈一些。

  再这样下去,自己可是要叫出声来了,真的要完蛋了。冼丽妮身体又绷的非常的紧,声音也是随着叹气一点点的在释放,这竟然完全看不出来是呻吟。

  陈朝安的鸡巴在爱液的润滑下,舒服程度更是满分,尤其是触碰到那翘臀之后的反弹,绝对可以说是世界第一等了。

  陈朝安由于比较靠近冼丽妮,甚至还肆无忌惮的把头悄悄靠近冼丽妮的身体,吮吸着身上弥漫的香气。

  没到一会,陈朝安就感觉要射精了。主要是太紧张,而且还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去做这样的事情,精神紧绷到不行。

  陈朝安的手伸到了冼丽妮的身前,不停的摸着她的小森林,企图索求着在射精时补上那最后一丝的快感。

  陈朝安不停的摸、捏、揉着,感觉终于是要到了。无所谓控制不控制,陈朝安精关一松,鸡巴颤抖的把大量的精液喷到了冼丽妮的阴户上、内裤上。

  直到鸡巴不在猛烈跳动,也软下来之后,陈朝安拔出鸡巴并放回自己的鸟窝里。

  陈朝安来的快去得也快,刚收完鸡巴,就缓慢的离开了刚才的位置,隐没在了沙丁鱼罐头般的车厢里。

  冼丽妮现在感觉内裤里湿漉漉的,非常的不舒服,甚至黏糊糊的精液也把内裤里面填的满满的。

  还好距离到站只有10分钟了,也稍微安心了一点,但是这被羞辱的感觉,让冼丽妮的泪水无声的低落。

  到站之后,已经看不到陈朝安的身影了。

  冼丽妮拎着包,走到了地铁的厕所,把自己关在厕所里,脱下内裤大声的哭了起来。


[ 此貼被dingsfeang在2022-12-04 00:02重新編輯 ]

赞(7)
谢谢分享
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