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陳淑兒



        晴朗的週末,愛睡懶覺的淑兒一直到中午才起來,來到客廳,才看到老公留的字條,原來公司突然有事,他馬上要飛美國,最快也要兩個星期才能回香港。哎!又是不說一聲就走了,真沒辦法,他是公司的高層,上市和經營的問題都要他來解決。淑兒自己簡單弄了些吃的,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真的好沒意思。對了,不如去逛街好了,看看有沒有自己喜歡的衣服。陳淑兒,53歲,身高5尺2吋,三圍36C、25、34,長髮,雖然年紀不小了,但因為一向養尊處優,又愛打扮,看上去還像30多歲是的模樣。有些Facebook的朋友還說淑兒像AV女優『友田真希』,淑兒也在網上找來看過,真的很像。淑兒女兒也被說成像極AV女優『Tsubomi』蕾。

        想到這裡,淑兒細心地化了個濃妝,找了一身性感的衣服,一件白色緊身的深V字領口的吊帶大露臍背心,一條紅色鬆身的超短裙,裙擺只緊緊蓋過內褲,淑兒沒有穿絲襪,兩條雪白的大腿完全赤裸的展現在裙子外面,而裡面也沒有帶乳罩,只穿了一條T字內褲,配上6吋的透明高跟涼鞋。畢竟這樣的穿著太暴露了,所以一直收在衣櫃深處,只有老公不在香港時才會穿著,淑兒還有一系列暴露又性感的時裝呢。最後淑兒還在右腳戴上腳鏈和多條手鏈,增加了性感度。穿好看看,淑兒有些緊張,但淑兒一向喜愛引誘好色的男人,而且享受露出的快感,有些害羞的出了家門。

        從家到商場的一路上,身旁不斷有男人興奮的盯著淑兒看,小聲的議論。這讓淑兒更加的害羞,但也讓淑兒更加的自信。正在淑兒若有所思的閒逛著時,突然有人叫了淑兒的名字,淑兒順著聲音看過去,原來是淑兒的好女兒珊珊,她們剛結婚還不到半年。淑兒走過去打招呼,攀談起來,聊了一會,走過來一個很英俊爽朗的男人,那就是淑兒的好女婿,他叫Ray,是個警司,6尺3吋高,是個肌肉型的壯男。

        淑兒不經意的多看了女婿幾眼,的確很帥氣,是所有女孩子都喜歡的那種,而他在注意到淑兒的一瞬間,也立刻被淑兒暴露的穿著吸引了,驚奇而又興奮的上下打量著淑兒,透過深深的V字領口,可以清晰的看到淑兒深深的乳溝,而且又由於淑兒沒有帶乳罩,所以隔著吊帶背心的面料可以很明顯的看到淑兒胸部乳頭的兩個突起,和隱約看到裡面乳房和隆起的乳雲的輪廓,和平時到淑兒家時的模樣大不同,當然,因為平時見淑兒,淑兒老公都在家,所以形象也會保守很多很多,兩三件的婦人恤衫,黑色長褲,而且只著平底鞋,因為淑兒老公和的一樣高,高跟鞋是被禁的。

        淑兒下身兩條雪白的大腿暴露著,彈力的超短裙緊緊包裹著淑兒豐滿的屁股。他興奮的本想多看看淑兒,但是由於自己的老婆在,而且畢竟是自己岳母,只好恢復了正常,淑兒和女兒邊聊邊開始在商場裡逛了起來,而她的老公則在後面給淑兒們拿包,跟著淑兒們。Ray 的目光一直離不開淑兒,因為和平時的岳母比較,現在的是驚艷級的美女,而且是妓女人一樣性感。

        淑兒和女兒挑選著東西,淑兒好幾次都發現她女婿在後面邊跟著,卻一直偷偷的盯著自己看,尤其是淑兒的大腿和渾圓的屁股,有幾次淑兒們的眼神都碰到了一起,淑兒只好紅著臉繼續挑選東西,而他也趕緊看別的地方。淑兒拿著一隻高根涼鞋,問女兒覺得怎麼樣,女兒說要穿上看看才可以。其實這也是淑兒正想做的,淑兒來到旁邊的矮凳子前面坐了下去。由於凳子很矮,加上淑兒又是超短裙,所以在坐下後,裙子立刻被撐的更高了,兩條大腿一直露到了大腿跟。一旁女婿立刻被淑兒這個細小的變化吸引了,淑兒的大腿在商場燈光的照耀下更加的雪白無比。淑兒穿上涼鞋問女兒好看嗎,女兒說還可以,就接著自己挑選自己喜歡的鞋了,淑兒見女兒的距離遠了,就對女婿說:「你也看看,感覺怎麼樣?」

        女婿有些緊張的說:「不錯,挺好的。」淑兒故意裝做有些生氣的說:「怎麼,不是給自己老婆買就這麼敷衍呀,你再仔細看看啦。」他見淑兒女兒沒有注意這邊,就趕緊過來蹲在了淑兒的大腿旁邊,不過說是看鞋,還不如說是找到了機會近距離的欣賞淑兒的大腿。淑兒故意把腿又分的更大了,一面擺動美腳,一邊問他感覺怎麼樣。他興奮的看者淑兒的大腿,不時的說:「不錯,不錯,太美了。」當時感覺他真恨不得立刻抱著淑兒的大腿親個夠。淑兒暗自偷笑。

        淑兒們又來到了服裝區,淑兒特意挑選了一條緊身的連衣裙,來到試衣間裡,淑兒脫光自己身上的所有的衣服,包括T字褲,穿上連衣裙,裙子的一側有一條拉鏈。其實本來自己也可以拉上的,但淑兒忽然有了一個刺激而瘋狂的想法,但淑兒又有些害怕,但強烈的慾望還是讓淑兒開始行動了。由於試衣區是在一個轉角的獨立的區域,所以沒有顧客,淑兒輕輕的推開試衣間的門,看到女婿在不遠的地方,淑兒紅著臉小聲叫他過來,他問淑兒:「有事嗎?」

        淑兒問他女兒呢,他說她去洗手間了,由於女衛生間在別的樓層,現在又是客流高峰,所以可能不會很快回來的。淑兒的臉更紅了,小聲說道:「那你能不能進來幫媽媽一下,裙子的拉鏈摸不到的。」他聽到淑兒說這個,也是一呆,立刻不知所措。淑兒說:「沒關係啦,現在正好沒人,趕緊試一下就好了,放心,不會讓你佔很多時間的。」女婿終於看了一下四周,閃進了淑兒的試衣間裡。

        狹小的試衣間立刻擁擠了起來,淑兒和他的身體不時的摩擦著,他看著淑兒剛剛脫下來掛在一旁的衣服,試衣間裡充滿了淑兒的體香。淑兒轉動身體,讓拉鏈的這一邊對著他,透過大開的拉鏈,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淑兒光滑細膩的肌膚。他有些顫抖的幫淑兒拉上了拉鏈,淑兒說了謝謝就走出試衣間,對著鏡子照了一下,看女兒還沒有回來,就趕緊回到了試衣間。告訴女婿可以幫淑兒拉開了,他開始幫淑兒拉開拉練,在他拉的時候,淑兒趁他不注意,悄悄解開了連衣裙在肩膀上的兩個隱藏的扣子。他完全拉開了裙子的拉鏈,說好了,邊放開了雙手,隨著他雙手的離開,被拉開拉鏈的裙子沒有了束縛,再加上淑兒又偷偷解開了肩膀的扣子,所以裙子立刻從淑兒光滑的身體上滑了下去。

        淑兒「啊!」的驚叫了一聲,他似乎也沒有精神準備。當他回過神的時候,連衣裙已經毫無阻擋的滑落到了淑兒的腳面上,淑兒此時立刻一絲不掛的展現在女婿面前,他立刻被眼前的淑兒驚呆了,淑兒雪白的身體和大腿映襯著整個試衣間,此時的淑兒身體上只還有一條條細細的鏈,淑兒羞紅著臉,用雙手遮掩著臉。他完全被淑兒成熟的裸體吸引住,呆呆的欣賞著,淑兒紅著臉害羞的任他欣賞著自己的身體,過了一會,淑兒故意轉過身體,背對著他,其實是讓他可以接著欣賞淑兒的後背和豐滿的屁股。但淑兒知道如果女兒回來就麻煩了,只好小聲說道:「你好壞啦,還沒有看夠嗎?」

        他聽到淑兒這麼說,才恢復了理智,趕緊說對不起,說自己不是故意的,然後趕緊閃出了試衣間。淑兒也興奮的換好了衣服,此時淑兒才發現自己心跳的好厲害。女兒又過了一會才回來,抱怨人真是太多了。淑兒沒有說什麼,腦子裡全是剛才被她老公欣賞自己身體的情景。淑兒們又來到休閒區,這時女婿忽然對女兒說到:「對了,你不是說還要做美容嗎,反正來了,不如順便做了吧。」這裡正好有一個美容中心。女兒說她很想做,但一做就要兩個鐘頭,怕他等的著急,女婿說:「沒關係啦,你進去做吧,我就在附近逛逛,而且今天還有岳母陪我,等你做完了打電話給我就好了。」

        女兒同意了,臨走還拜託淑兒陪一下他老公,說她很快就出來。女兒走進了美容中心,Ray對淑兒說:「這旁邊就有個電影院,我們去看電影怎麼樣?」淑兒說好吧。來到了電影院,他背著淑兒特意偷偷買了兩張情侶包房的票。來到位於二樓的包房裡,前面是寬大的落地的鏡子,可以清楚的看到電影的放映。做在沙發上可以邊喝飲料邊看電影。淑兒問他怎麼對這裡這麼熟悉,他邊偷偷的看著淑兒邊說:「其實我和她(就是淑兒的女兒)經常來這裡看電影的,這裡環境很好,又有包房,我們還經常在包房裡……」

        淑兒趕緊追問道:「在包房裡幹什麼?」他有些緊張的說:「沒,沒幹什麼啦。哦,剛才的事,你別生氣呀。」他又提起了試衣間的事,淑兒的臉立刻紅了,說沒關係,淑兒沒有在意,他盯著淑兒繼續說:「不過,岳母的身體真是好性感,像少女一樣白滑,任何男人看到都會發瘋的。」淑兒更害羞了,小聲說:「討厭啦,你又沒摸過,怎知我滑!我要告訴你老婆,你吃媽媽豆腐。」說著淑兒就站起身故意要離開,他沒有動,而是一把拉住了淑兒的手,猛的把淑兒拉進了他的懷裡。

        他緊緊的抱住淑兒說:「你要幹什麼去?」淑兒紅著臉說:「我要……我要告訴你老婆去……」他說:「告訴她什麼呢?」淑兒說:「告訴她你……你……你非禮她媽媽……」淑兒故意強調『媽媽』兩字,製造淫亂的氣氛。他壞笑著說:「那淑兒想我怎麼非禮你呢?」淑兒的臉更紅了:「你……你……你……」他見淑兒嬌羞的說不出話了,而且被緊緊的抱著也根本沒有反抗,立刻興奮的說到:「岳母,一會你就和我老婆說,我是這樣非禮她媽媽的!」說完,不等淑兒說話,立刻開始了瘋狂的親吻起淑兒來。淑兒興奮的任他親吻著,但還是呻吟的說著:「啊……你……你要幹什麼?……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

        他瘋狂的親吻著淑兒,手在淑兒的身體上亂摸著:「岳母,你太性感了,看的淑兒在試衣間裡就想幹你了,你放心吧,我和老婆經常在這裡做的,絕對安全的。除了...現在沒有準備『避孕套』」聽到他的話,淑兒的反抗也漸漸消失了。他繼續抱著淑兒,一邊吻淑兒的櫻唇,一邊輕摟淑兒癱倒在柔軟的沙發上,女婿吻著淑兒嬌嫩的臉蛋兒,吻淑兒的耳際。淑兒嬌羞的躲閃,無奈柔軟的身體已被他緊緊摟住,絲毫不能動了。而他的一隻手已經摸向淑兒豐滿的乳房……淑兒的渾身像火燒,強烈的性慾讓淑兒沒有阻擋他摸向自己乳房的大手。在他的親吻和揉捏下,淑兒除了呻吟也在不停地回吻著他。

        他邊親淑兒邊把手伸進了淑兒的吊帶背心裡,由於沒有帶乳罩,所以他直接捏住了淑兒那柔軟富有彈性的乳房,恣意揉摸玩弄著,捏弄著淑兒那熟透的乳頭。很快,淑兒的乳頭漸漸變硬起來.淑兒嬌羞無奈地依偎在他的懷裡。他索性扒開了淑兒的吊帶背心,一面吸吮著淑兒那嬌嫩的乳頭,一面把手伸進了淑兒的裙子裡……淑兒渾身一顫:「啊……嗯……不要……好羞人呀!……」

        但他根本沒有理會淑兒,而是瘋狂的把淑兒脫的一絲不掛了,淑兒再次象先前試衣間裡那樣,全裸的呈現在了他面前。他興奮的欣賞著淑兒脫光了的身體。他忍不住地懷著慾火中騷的心情,貼到淑兒的身後,把臉靠近淑兒的耳邊,在微暗的燈光下,欣賞著淑兒那雪白豐潤的肌膚,鼻子狂嗅著淑兒特有的甜香味道。而淑兒也感受著他那男人的氣息,而且對方還是自己的女婿。

        他衝動地伸出手去抱住淑兒的嬌軀,邊揉捏著淑兒的乳房,邊輕輕地觸摸到淑兒肥臀的嫩肉,接著在淑兒那兩個大屁股上撫摸著,淑兒沒有阻止,而且還配合著他的動作。這時他更大膽地在淑兒屁股溝的下方摸弄起來。女婿將身體靠進淑兒的嬌軀,扶著堅硬的陰莖貼在淑兒的屁股肉中的小溝裡,淑兒柔嫩的肉感震憾著他的性慾,他伸出一隻手緊緊把岳母雙手反扣在背後,如同捉拿犯人一樣,一面挺動下體讓陰莖在淑兒屁股溝裡磨擦著,而淑兒屁股柔和的彈性和軟綿綿的觸感,使女婿更加舒爽得精神恍惚了。而淑兒也被他的粗暴挑逗得性慾高漲。同時也把自己穿著高跟鞋的一雙美腳,作極限的張開,陣陣急促的喘息聲也不停地在包房裡迴響著。

        他看著淑兒說到:「岳母,你的樣子真淫蕩,喜歡被粗暴地強姦吧!你這種性變態的M女我見過不少了,但岳母你這種身份和年紀真少有,岳母可算是萬中無一的被虐待狂的極品淫婦!!是不是岳父調教你的?」淑兒說:「你岳父可是從沒見過這樣的我……」淑兒不理自己雙手被反扣在背後的痛楚,彎下身來為女婿口交。女婿被淑兒的舉動驚呆了。立刻興奮的說:「哇,好舒服,我的陰莖在婚後還是第一次被老婆以外的女人含,真是太爽了,岳母,你的嘴好嫩好滑呀。」

        淑兒嬌羞的呻吟著:「啊……啊……媽……媽媽受不了啊……快……快……插……插我……受不了啦……」淑兒陰戶津津的流著淫水,Ray被淑兒嬌媚淫態所刺激,熱血更加賁張、陰莖更加暴脹,他用力分開淑兒的大腿,整根10吋的粗大肉棒順著淫水插入了淑兒那滋潤的陰道。「啊……」隨著陰莖的插入,淑兒雙目微閉、嬌呼一聲,兩片厚厚的陰唇緊緊包夾著他的大陰莖,這使他舒服透頂,他興奮地說︰「岳母……你……你……裡面好緊,好舒服啊!……」

        淑兒紅著臉說:「啊啊……你……輕……輕點……」淑兒不禁淫蕩的叫了起來,只覺得那大肉棒塞滿小穴的感覺真是好充實、好脹、好飽,淑兒媚眼微閉、艷唇微張一副陶醉的模樣!而女婿則開始緩緩地輕抽慢插著,淑兒穴口兩片陰唇真像淑兒粉臉上那兩片櫻唇小嘴似的,一夾一夾的夾著他的大龜頭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傳遍百脈,直樂得女婿心花怒放︰「岳母你真是天生的妓女!陰道裡真的好舒服啊!比你女兒好操很多呀。」他露出粗俗的狂態。

        而淑兒的性慾更是突飛猛進似得高漲。想到此時自己一絲不掛的正在被女婿瘋狂的享用著,淑兒更加覺得自己淫蕩而羞愧,而此時淑兒的淫蕩狂叫聲以及那騷浪淫媚的神情,刺激得女婿慾火更盛,緊緊抓牢淑兒那渾圓雪白的小腿,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大龜頭像雨點似的打在淑兒的子宮口上。

        大肉棒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裡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幹得淑兒嬌喘愈粗、媚眼如絲,陣陣高潮湧上心頭,那舒服透頂的快感使淑兒抽搐著、痙攣著,陰穴緊密地一吸一吮著龜頭,讓他無限快感爽在心頭!「喔!……好……舒服!……啊!……啊!……淑兒被你弄死了呀!……啊啊啊!……」淑兒舒服得忘記了一切,不知羞恥地大聲淫呼著。而他此時放下淑兒的大腿,抽出大陰莖,將淑兒抱起放在地毯上,淑兒雙手竟自行一直反扣在背後。Ray然後迅速伏壓在淑兒的嬌軀上,用力一挺再挺,整根大肉棒對準淑兒的小穴肉縫齊根而入。

        「唉呀!……插到底啦!……啊!……啊!……哦!哦……淑兒……要啊!……啊!……」淑兒語無倫次地叫喚著,渾然忘淑兒。而他也興奮的叫到:「騷貨岳母,妓女!你真的太淫蕩了,沒想到老婆居然有你這個淫賤的媽媽,快,叫我老細,好好做一個妓女,讓我也滿足一下我的變態性慾。」

        只見淑兒舒服得媚眼半閉、粉臉嫣紅、香汗淋淋,雙手反在背後,把胸口抬得更高,搖動著發一直硬的乳頭。而此刻淑兒早已忘了什麼羞恥、矜持,放縱地淫浪呻吟:「啊……老細……好舒服……啊……老細……用力……啊……快……插死我吧……啊……」

        而Ray也在淑兒的淫蕩挑逗下開始了最後的衝刺,他興奮的說道:「淫婦,企街,賤雞,死淫閪!……你……你真的很淫啊……我要操死你……」女婿用足了勁猛插狠插,大龜頭次次撞擊著淑兒的子宮口,最後竟衝穿了子宮頸,直入子宮,Ray也興奮地一巴一巴掌的打在淑兒雙臉。而淑兒也把頭挺起,任Ray用力抽打自己的美臉。肥臀一直拚命挺聳去配合抽插,淑兒的淫水也猛洩了一地都是。

        「啊……淑兒不行了啦……啊……到了……高潮了……」淑兒大叫著。女婿也感到龜頭被淑兒大量熱流沖激得一陣舒暢,緊接著背脊一陣酸麻,臀部猛的連連勁挺數次,一股又滾又濃的精液有力的飛射而出,淑兒被這滾熱的精液一燙,浪聲嬌呼:「啊……老細……我要你的精液……全給我……淑兒今天是……排卵期……啊……把淑兒操……操到懷孕吧……!操到岳母妓女……懷孕吧!」

        淑兒們疲憊的躺在包房裡的地上。女婿坐在椅上休息,邊欣賞著淑兒被幹過的淫蕩樣子,淑兒依偎在他腳邊,舔著女婿的皮鞋。嬌羞的說到:「怎麼樣,舒服嗎?」女婿滿足的一腳踩著淑兒的乳房,一手摸著自己的大陽具說道:「當然,太爽了,老婆要是有你一成的騷勁也得去拍AV,再不是就是個人盡可夫的妓女。」

        淑兒撒嬌的說道:「既然你認為淑兒是個賤貨,那好吧,從現在到午夜十二點,岳母就做你的妓女,你就做淑兒的嫖客好了,你想怎麼享用淑兒都可以,怎麼樣。老……細……!」女婿有點不相信,但聽到淑兒現在居然還叫他老細,演出一個下賤的妓女,立刻興奮的說:「一言為定。」

        淑兒們從電影院出來,女兒已經做完美容在外面了,他只好說忘記看時間了,此時已經是傍晚了,女婿提議說要淑兒和他們一起回去吃飯好了,女兒也說反正媽媽只有一個人,不如就一起吃好了,淑兒當然知道女婿的目的,就立刻答應了。

        來到他們家裡,大家都很累了,所以決定叫外賣,這時,女婿對女兒說:「反正外賣要過會才送來,你又剛剛做了美容,不如趁這個時候先洗個澡吧。」女兒覺得也有道理,就拿好了換洗的衣服,去浴室洗澡了。女婿還特意說:「別著急,慢慢洗,要是外賣來了,我們會等你的。」

        不一會,浴室傳來了水流動的聲音。女婿立刻把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淑兒抱住說:「賤雞,是你說到十二點之前你都是賤雞的,你現在就要做雞。」淑兒羞澀地低著頭,他將淑兒的臉托起。他看著淑兒嬌羞的美態,立刻把頭貼過去張口吻住了淑兒微微張開的嘴唇。同時雙手緊緊地抱著淑兒的身體上下撫摩起來。淑兒無法堅持了,被他吮吸、舔舐,覺得自己就要被他吞沒了,一股莫名的興奮從心底湧起。兩人緊緊擁抱著撫摩著,彼此的慾望都開始熾烈燃燒起來。

        吻了好一段時間,他開始摸索淑兒的衣擺,直到他想把伸進淑兒的背心裡要摸淑兒的乳房。淑兒哼了一聲,雙手立刻阻止他,嘴裡含糊地說:「別這樣……就親一親好了……這是在你家……而且淑兒女兒只是在洗澡……這樣人家多難為情呀……」

        但淑兒的阻止毫無力量,女婿沒有任何遲疑地把手插進背心裡,使勁揉抓起淑兒的大乳房,興奮的說到:「天哪!好豐滿,好光滑啊!賤貨,我就是要在我家操你,在我老婆、你女兒洗澡的時候在她的門外操你!」他一邊用力揉摸,用手指刺激著淑兒的乳頭,一邊盯著淑兒的表情。淑兒在他的揉捏下半瞇著迷離的眼睛,臉上浮起一片興奮的潮紅,隨著乳頭被粗暴地搓捏,鼻子裡哼出一聲聲無意識的呻吟。

        看到淑兒那個騷浪樣,女婿瘋狂的扒光了淑兒的衣服,在客廳的沙發上,興奮的再次分開了淑兒的大腿,同時握住自己的陽具就向淑兒的陰道插去。龜頭夾雜著幾根淑兒的恥毛插了進去。「啊!……啊!……哦!……」淑兒呻吟起來。他按著淑兒的臀部猛烈地抽插。「哦……輕一點……啊!……」淑兒無力地呻吟著。女婿看到在自己家能幹到淑兒這麼淫蕩的岳母,而且自己的老婆還在洗澡,更覺得刺激銷魂,下身更加迅速有力地抽送,插得淑兒不禁發出了一陣陣呻吟。

        「啊……啊……輕點……會被你老婆聽到的……」淑兒情不自禁的輕呼出聲來。誰想到他聽到淑兒這麼一說,忽然停止了幹淑兒,把淑兒拉了起來,淑兒不明白他要做什麼,他拉著淑兒來到了浴室的門外。淑兒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剛要拒絕他,但他的陰莖已經再次插入了淑兒的陰道裡,「賤岳母,這樣是不是更刺激呀,自己女兒在裡面洗澡,而你卻在門外讓自己女婿操,是不是很爽呀?」天啊,淑兒真是太淫蕩了,聽著浴室裡不斷的流水聲,想到自己的女兒就在裡面洗澡,而自己卻在浴室的門外被她的老公瘋狂的幹著,淑兒真是羞愧死了。

        「舒服嗎?還要不要……嗯?」他又是一通猛插狠抽,插得淑兒陰戶淫汁四溢,緩緩沿著兩條雪白光潔的大腿流下來。「啊!要啊!……啊!……」淑兒被刺激得幾乎說不成話,又怕女兒聽到,咬著唇死忍。而且雙腿完全支撐不住了身體,一下子躺在了浴室門外的地毯上。淑兒的嬌羞讓他更是熱血沸騰,他更加奮力操弄著淑兒的陰穴。插得淑兒的兩隻乳房隨著他的動作上下拋晃,他看得癡了,伸手握住一隻抓揉著,另一隻仍然在一波波劇烈地顛動。

        女婿頂著淑兒的陰唇和陰蒂使勁摩擦,龜頭在子宮裡拚命攪動,強烈的快感使他無法再控制自己,他猛地反扣著淑兒的雙手,交叉地拉緊。「岳母……不行了……噢,要射了……啊!」他咬著牙從喉嚨底發出悶吼,陰莖跳動著在淑兒體內噴射出灼熱的精液「啊!……哦!……」淑兒被那滾燙的精液射得渾身酥軟,忘我地呻吟著。女婿一邊射一邊看著淑兒承受他澆灌的表情。只見淑兒皺著眉頭閉著眼,嘴巴半張著,他每噴射一下淑兒就發出一聲呻吟。看到淑兒完全接納自己精液的姣態,女婿興奮地連噴了十來下才舒服地停止,無力地趴在淑兒的身體上喘著粗氣,手還不安分地揉弄著淑兒的大乳房。

        女兒洗澡結束出來的時候,淑兒們已經整理好了衣服,而且外賣也來了,淑兒們一起吃了晚飯,此時已經快到午夜了,女婿說太晚了,還是開車送淑兒回家吧。女兒也說太晚了,就讓他開車送淑兒好了,淑兒說好吧。回家的路上Ray說:「岳母,還有一個小時就到十二點了,看來要抓緊時間,在回家前操多一次岳母你。」淑兒嬌羞的把手伸進了他的褲子裡,小聲說道:「你別著急,你岳父上了上海,沒幾個月都不會回來了,到天亮之前淑兒都是你的岳母妓女,一會到淑兒家你可任意幹淑兒……淑兒家…………的隔音做得很好……就是…………就是……」

        女婿已興奮得很「就是怎樣?賤人!快說!」「就是……就是岳母被拖暴……強姦……虐打……所有洞洞都被灌穿,不論多麼高聲狂叫……如何哭鬧……如何痛苦呻吟……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聞。不論是鞭打聲,還是行刑聲,外面是絕對不會聽……到……的。」女婿興奮的一腳加大了油門…「我一直想對女囚用刑逼供的了!!哈哈哈哈哈哈!你死定了!!!!」淑兒的大膽提議,今晚將會把自己推入地獄!淑兒興奮得全身打震!




赞(2)
红红的字体,让人没有欲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