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林涛和周颖结婚7年了,从19岁恋爱,22结婚,但现在林涛感觉和周颖
应该正处于所谓的七年之痒。

  曾经又多疯狂,多激情,此刻就有多平淡。

  林涛从来没有怀疑过妻子的魅力,虽然已是年近三十,但褪去了青涩,加上
保养得当,整个人都透露着格外恰恰好的成熟魅力。

  加上丰满到恰恰好的身材,又有着纯天然D罩杯和浑圆甚至有些肥大的臀部,
走在大街上回头率也是相当之高。

  但林涛就是提不起兴趣,甚至不仅仅是对妻子周颖,就算是面对其他女人,
他内心也始终掀不起太多的波澜。

  有时候面对纯粹的活塞运动,他甚至觉得不如自己打飞机来的刺激。

  而且自己不提,妻子周颖就像是也没什么需求,久而久之,他们的床事欢爱
两三个月一次,已经持续了两年。

  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他们拥有了第一个爱的结晶之后,至今,还未有过一次欢
爱。

  林涛只能将这一切归结与年轻时与妻子周颖做的太多了,加上妻子也没什么
明显的需求,久而久之,他倒也是没再去太过纠结这件事。

  从夫妻,俨然变成了亲人。

  不过,庆幸的是他们夫妻间的感觉似乎并没有随着这份平淡而变淡,反而更
加浓厚。

  「老公,你说怎么就没奶了。」床头上,周颖皱着眉将自己一双巨乳掏出,
马上就满一岁的儿子就躺在她的怀中蠕动着小嘴在乳头上不断吮吸,但最近也不
知道是因为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还是其他原因,奶水肉眼可见的减少。

  林涛看了过去,只看到正处于哺乳期的妻子原本就一双格外硕大的巨乳再次
涨大了一圈有余,原本肥嫩的乳头微微变得有些殷红,但那同样涨大的乳晕和乳
头晃颤着,就如同两个熟透了的樱桃一样,格外的诱人。

  然而,林涛看了就是没有感觉,正洗完澡吹着头发的他看了一眼就心无波澜
的扭过了头:「要不,正好趁着断奶吧。」

  「那哪行,怎么也得一岁多点。」周颖干脆的拒绝了,一边让儿子躺在怀中
吮吸,一边还用手挤压着自己乳头边缘的乳肉,这才让有些哼唧的儿子渐渐安静
了下来。

  等到儿子渐渐熟睡,周颖依然将两个水袋一样的乳房耷拉在外面,不时轻柔
的按着摩,看到老公走来,一瞥眼就道:「老公,给我按摩按摩。」

  「再按又得换胸罩了。」林涛笑了笑,却也是当即翻身用手抓住了周颖两个
水袋一样的巨乳。

  明明晃颤在眼前是那么的诱人,但林涛的按摩就是纯粹的按摩,不带一丝挑
逗的意味。

  而周颖也只单纯的享受着这种按摩,不带一丝杂念。

  按了一会,林涛就感觉有些没意思:「算了,不行明天我给妳找个专业的催
乳师吧。」

  「切,还不是你自己怕麻烦。」周颖撇了撇嘴有些不满,突然眼中一亮看着
老公林涛就道:「老公,要不你吸吸?」

  「别。」林涛连忙摆手:「我可不跟儿子抢饭吃。」

  「德行,想吃还不给你呢。」周颖没好气的将自己的双乳收了回去,躺下的
同时顺手就把灯关了。

  「明天就找,别忘了。」

  「嗯,绝对保证专业。」

  「对了,买点猪蹄黄豆,我炖汤试试。」

  「保证完成任务。」

  「哼,儿子饿瘦了找你的事。」

  「老婆,照妳这排量,应该不会出现缺奶水这种事情啊?」

  「滚你大爷的,你才排量,难不成还有人偷吃了不成。」

  妻子突然的一句话让林涛愣了一下,心中不由涌动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怪异
感觉,不过很快又笑了笑:「睡觉,睡觉,明天买猪蹄黄豆,给老婆大人的车灯
上点油。」

  「去你的。」黑暗中,周颖轻啐了一声,继而也是道:「睡觉,夜里再打呼
噜还把你踢下去。」

  「尽量,尽量,嘿嘿。」林涛笑了笑,侧着身子往床边挪了一点,将更大的
空间留给了妻子和儿子,很快便入睡而去。

  一夜儿子哭哭啼啼,无论是林涛还是周颖睡的都不算很好,林涛老早便起来
去外面买了豆浆包子,看着趁着儿子还没睡醒抓紧补觉的妻子,温柔一笑便走出
了家门。

  经过多年摸爬滚打,林涛在事业上也算是小有成就,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公
司,算是彻底奔上了小康生活。

  而妻子周颖自从怀孕便安心在家当起了全职主妇,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林涛
父母也来照顾过一段时间,但随着孩子渐渐长大,为了给老人减轻负担,也就全
权有妻子周颖一人照顾了。

  到了公司,林涛很快便搜索到了一家催乳中心,趁着公司无事当即便跑去一
趟,详细瞭解了一番服务和收费后,便干脆的付了钱,并告知他们今天有空便可
上门服务。

  弄好一切,林涛又给周颖说了一声,只听周颖一通抱怨小孩太难照顾了之后,
又叮嘱着林涛注意劳逸结合。

  虽然激情不再,但对于妻子周颖林涛则是毫无不满,上孝敬老人,下将整个
家照顾的仅仅有条,出门在外也是落落大方。

  大多时候,其实妻子周颖便是他在外奋斗努力的最大动力。

  等到了中午,林涛原本是不回家的,但想着妻子电话中辛苦的抱怨,微一考
虑当即还是赶回了家中。

  到了家,没想正赶上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催乳师正在为妻子周颖做着服务,而
儿子正躺在一旁安静的熟睡着。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周颖意外的问道。

  「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替妳分担一点。」林涛笑着道:「吃了吗?猪蹄买回来
了,要不给妳炖上?」

  「等我弄吧,你累了先歇一会,我快马上就好了。」周颖回应着,继而眯着
眼像是极为的享受:「老公,你别说,专业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妳这是乳腺堵塞,可能也跟吃的东西有关。」那名女催乳师当即介面道:
「按照正常来说,三次左右就行了,不过要想彻底解决,我建议还是多做几次。」

  「嗯,那就多做几次,可不能苦了儿子,老公,你说呢?」周颖当即道。

  「好,好,那就多做几次。」林涛又岂能看不出女催乳师这样说估计更多的
还是想多赚几笔,但看着妻子乐意的样子也是当即点头应允,在旁边坐下之后,
目光就落在了妻子正被不断推拿按摩的双乳之上。

  说来也怪,日常中几乎看不想看的一双奶子,此刻在一名女人的双手中被推
拿着不断变幻成各种形状,突然就给林涛带来了一种极为新鲜的感觉。

  随着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觉再次涌入心头,他赫然发现自己心头竟是
微微有些火热的冲动。

  不过,还不等多想,陡听妻子周颖嗯哼一声,接着胸口向上一停,就看到两
股奶水在女催乳师的推拿中如泉水一般激射而出,看的林涛有些震撼外,心头那
种火热不由也是更加强烈。

  周颖也是微微红着脸:「这,这也太夸张了。」

  女催乳师笑着道:「这是因为堵塞的乳腺被打通了,多做几次就好了。」

  说着,便拿出毛巾准备擦拭,但林涛却见妻子周颖红晕的脸颊上微微一抹异
样闪过,当即道:「我自己擦就行了。」

  「那行。」女催乳师一笑站起了身:「明天这个时间我再来。」

  等到催乳师一走,林涛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刚刚平复下来,就见妻子周颖做
起了身,托着自己一双水袋一样的巨乳狡黠的看着自己道:「老公,这下够多了,
要不要尝尝?」

  林涛其实有些意动,但刚刚那种微微怪异的火热终究是已经有些平复下去,
微一犹豫还是笑着摆手道:「别,我嫌腥,老婆大人妳还是留着给儿子把儿子养
的白白胖胖重要。」

  「切,身在福中不知福,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周颖随口说了一句,但下
一刻却陡然看到老公林涛站起了身,眼神微微有些火热的盯着自己。

  还来不及多想,就看到老公已是俯身趴在了自己的双乳之上,火热的吮吸起
来。

  「你,你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周颖也是有些意外,因为她明显看出老公神
情间流露的是近年来少有的情欲的冲动,一时感受着双乳中涌动的一抹畅快之意,
哼哼著有些舒服,但却也是想不出自己哪里刺激到了自己老公。

  「操,真腥。」正想着,林涛已是直起了身体:「趁着儿子还在睡,赶紧做
饭。」

  周颖长吁了一口气,神情有些异样的看着自己老公:「今天怎么感觉你有点
不对劲。」

  「是因为和儿子抢吃的了吗?」林涛戏谑的笑着,迎来妻子周颖切的一声后,
当即起身走向了厨房。

  却没看到自己起身走出卧室后,自己的老公林涛神情间那抹怪异的模样。

  一个小小的插曲让林涛平淡了许久的心再次稍稍泛起了一丝波澜,不过就连
他自己也没想明白这份波澜从何而起。

  只是想着女催乳师说明天这个点再来的话,第二天上午刚下班,他就急忙跑
回了家中。

  迎着妻子周颖再次意外的目光,林涛再一次坐在了旁边静静的看着,但比起
昨天,他却发现自己内心那种怪异的火热弱了许多。

  而且也不只是周颖体质的原因还是其他,这一次催乳的效果比起昨天也有些
不尽人意。

  女催乳师抱歉的说了一声,表示今天这次算是免费赠送后,便匆匆离开。

  而周颖因为没达到预期的效果,心中有些不快间,也是没了兴趣调戏自己的
老公。

  林涛倒是松了一口气,将心中那种怪异放下,当即轻声安慰起了自己的妻子。

  不过到了第三天中午,微微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再次选择回到了家中。

  到了家中,房门微开,或许是无意间没有完全关闭,林涛走了进去换上拖鞋,
便朝卧室走去。

  然而这一次,刚走到门口,他一眼看去,却是当即愣住了。

  因为卧室中,除了之前那名女催乳师外,赫然还有着一个看上去很年轻清秀
的男人,正用双手在妻子周颖一双水袋一般的巨乳上推拿按摩着。

  愣了一下之后,林涛心中不知为何竟是没有生出什么愤怒,或许是因为他之
前也瞭解过有男催乳师这种事情,也或许是因为连他也说不清的原因。

  鬼使神差一般,他目睹到卧室中的一切后赫然是做贼一样,躲在了卧室外,
偷偷朝着里面看去。

  由于角度的原因,林涛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随着不经意间看到妻子的巨乳被
另一个男人揉捏按摩的画面,他心中那股怪异的火热不由再次涌动而出。

  一时间,仿佛幻觉一般,感到妻子周颖那殷红硕大的乳头似乎随着男催乳师
的推拿在微微抖动着涨的更大。

  偶尔间目睹到平躺在床上,闭着双眼的妻子,脸颊红晕似带着一丝羞意,又
似带着一丝享受,落在林涛的眼中竟是让他感到那张熟悉的脸庞从未有过的诱人。

  正想着,突听妻子周颖一声哼唧,接着便看到一如第一次一样,当即便再次
有着一股股奶水激射而出。

  林涛见此,深吸一口气,选择了悄然再次退出了家门,躲在所在楼层的楼梯
道,心中分析着自己内心那种怪异火热的源头,等感觉到那一男一女两名催乳师
离开后,又等了一会才深吸一口气,重新走进了家中。

  周颖正整理着身上的衣物,看到突然走进的老公,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心
中一紧,顿时显得有些慌张。

  「怎么了?」林涛看到妻子周颖的模样,当即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

  「老公,我,我……」周颖感觉着自己脸颊的发烫,心头弥漫着淡淡的羞意,
却是也并未打算隐瞒自己的老公:「老公,告诉你一件事,今天,今天催乳的时
候来了一个男的。」


第2章

  「男的?」林涛看到妻子周颖的坦诚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唯一思考又笑道:
「这么紧张干什么吗?人家那是工作,可别自己思想不健康。」

  「你才不健康。」周颖也松了一口气,但想着刚刚的事情一股羞意便再次涌
入心头。

  看到那名男催乳师出现在面前的一瞬间,她本能的是拒绝的,但架不住那名
女催乳师说自己乳腺堵塞严重,或许换上男技师更容易打通,便忍着羞意答应了
下来。

  老公之前周颖谈过两任男朋友,但只有一个得到过自己的身子,因此这名男
催乳师其实就是第三个触碰过她乳房的男人。

  其实近两年来,周颖又何尝没有感受到夫妻之间正愈来愈平淡。

  但由于老公的不主动,加上或多或少自己也感觉激情在长年累月中一点点淡
了下来,她也同样没刻意追求过什么。

  除了两三月一次的欢爱外,没有自慰,没有什么幻想,日子虽然缺少了激情,
但却也过得平淡而又充实。

  如果没有特意撩拨,周颖也感觉自己似乎也没有了什么欲望。

  然而,随着今天此生第三个男人的双手触碰到自己乳房,明明知道这只是对
方的一项工作,但在忍着羞意闭着双眼间,她还是不由感觉到比起之前那名女催
乳师的手法,同样的带着一种整个乳房被打通的舒畅之感外,或多或少的赫然也
有着一些燥热和酥麻在涌动。

  到了最后,她更是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两个乳头确实在一点点变硬,涨
热,甚至就连双腿之间的蜜穴幽径,随着一股陡然涌动的酥麻窜动而去也微微蠕
动了一下。

  在老公之外的男人正常工作的手法之下,自己竟是微微兴奋了起来,这才是
让周颖羞耻的源头,但看着老公那毫不在意的神情,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回想着
刚刚发生的一切,她赫然是感到了一种格外新鲜的异样悸动。

  「切。」心中暗啐了一声,将这些念头从脑海中挥散而去,刚迎上老公的目
光,就听他已是开口问道:「怎么样?男的和女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说到这个,周颖也认真了起来:「别说,男技师比起女的效果好像真的要好
上那么一点点。」

  「那就好。」林涛随意的笑着,但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妻子周颖鼓鼓的两团
间,心中赫然是涌动着一股冲动,想要如刚刚那个男技师一样,火热的揉捏一番。

  此时此刻,他已是明确了这份冲动是源自于刚刚男技师的行为,但却想不通
这种冲动诞生的原因。

  因此,为了避免妻子周颖多想,他也只能装着若无其事的平静模样,但开口
却是道:「那以后就用男催乳师吧。」

  「啊?」周颖愣了一下,却听老公林涛笑着道:「说了,对人家说只是工作,
妳不要思想不健康。」

  周颖狐疑的看着自己老公,总感觉眼前的男人有些怪怪的感觉,但具体哪里
又说不上来,最后索性不再去想,只能戏谑一笑道:「老公最大,你说了算,反
正奶子今天都被那男的摸过了,再多摸几次也无所谓。」

  说着,周颖则是暗自里观察着老公的变化,因为她已经想起了第一天老公突
然冲动起来,好像也是源自于自己说出了一句类似的话之后。

  可惜的是,老公表情依然平静,反而笑駡道:「什么摸不摸的,人家那是催
乳推拿,周颖同志,我感觉妳最近的思想格外不健康啊。」

  「你才不健康,推拿也是摸。」周颖反驳着,虽然感觉有些看不透眼前老公
的想法,但最起码也确定了老公确实没生气,因此内心也放松了许多。

  却不知,林涛听着「摸、奶子」这样的字眼,心中的火热陡然增强了许多,
但由于他自己也搞不明白这种心理,也只能强装着平静。

  至少,要先自己搞明白再说。

  「做饭,吃饭。」心中想着,林涛便转移了话题,而周颖同样也没在做纠缠,
只是夫妻两人平静了许久的心,似乎都开始微微的不平静起来。

  等到了下午,林涛当即给那家催乳公司联系了一下,并表示他们今天安排的
男催乳师效果很好,接下来几次继续安排。

  做完这一切后,林涛坐在公司办公室也很是认真仔细的回想,分析了一下内
心的感受。

  经过整整一个下午的思考,他对自己异样有了隐隐的猜测,但还是决定明天
再目睹一次催乳过程后,再做决定。

  很快,第二天中午便到来了,周颖心中忐忑,紧张,又在羞耻中带有一种无
法言喻的异样感觉。

  不出所料,这次是昨天那名男催乳师单独而来,看到那男子温和笑容的一刹
那,周颖浑身的神经却是紧绷着。

  虽然最终还是平躺着,脱掉自己的胸衣,露出了那一双偶尔间自己看了都会
羡慕的水袋巨乳,但还不等男子的手掌覆盖而上,周颖赫然是感觉一股涨热直接
在双乳间涌动开来。

  「切。」心中暗自轻啐一声,周颖闭着双眼,轻咬着红唇,只感自己的脸颊
瞬间滚烫一片,内心则又是想到:「以后绝对不能听自己老公的了,这都成什么
样子了。」

  正想着,耳边已是传来了男子温和的声音:「请放轻松,虽然明白这样的事
情会让妳感到紧张,害羞,但对我来说,这只是一项为妳解决自己难题的工作。」

  「好,我知道,你开始吧。」听男子这样一说,周颖顿时为自己感到了微微
羞怒,深吸一口气,尽量抛开着杂念,呼吸顿时也平稳了不少。

  然而,内心刚刚平复,陡感一双温柔却又火热的手掌已是覆盖在了自己的双
乳之上。

  「周颖,放轻松,只是催乳,只是催乳。」心中一遍遍的默念着,然而周颖
却发现不管自己内心怎么安慰自己,但老公之外男人的一双手正肆意揉捏推拿着
自己巨乳的事情却根本无法改变。

  随着柔软的乳肉被挤压,被揉捏,里面潜藏的浓浓乳汁也像是被带动着涌动
而来一般。

  之前面对女推拿师中带动而出的唯有一种被打通的畅快之感,但此刻面对着
男人,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理的作用,除了畅快之感外,更有着猛然涌动而出的
涨热之感。

  心中刹那间被浓浓的羞耻之意所淹没,周颖顿感自己的呼吸飞快的急促起来,
而愈是羞耻,羞怒,男人一双手在自己乳房上揉捏推拿的动作所带来的触感反而
就愈发清晰。

  「他,他难道真的可以面对这一双诱人的奶子而只是平静的当成一项工作吗
?」周颖脑海中突然就迸射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一个刹那,甚至有种冲动,睁开
眼看看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不是如同所发出的声音那样平静。

  虽然,最终忍耐下了这份冲动,但是整个思绪却一下子杂乱起来,脑海中止
不住的想着此时此刻身旁的男人盯着自己一双巨乳目光是多么的火热,那推拿揉
捏的动作是多么的暧昧。

  「可恶,死林涛,都怪你。」周颖心中再次暗骂一阵后,随着男人双手从下
至上有力的推拿一阵,顿时感觉两个乳头齐齐一阵涨热,继而浑身一股激灵窜动
开来,双腿间的蜜穴幽径赫然也是蠕动收缩了一下。

  虽然并不是就因此产生了多少渴望,但周颖不得不羞耻的承认,自己在这样
的按摩中有些微微的躁动起来。

  正想着,突然听到门口处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还没来得及多想,耳边已
是传来了老公熟悉的声音:「已经开始了啊。」

  听到老公林涛声音的刹那,周颖心中羞耻又伴紧张,忍不住睁开双眼,正好
对视向老公的视线间,突然两个乳头上又是一阵涨热酥麻。

  却是那个男子从下至上的推拿中不可避免的用掌心不经意的摩擦着自己乳头
而过。

  一刹那,就像是里面的乳汁当即要喷涌而出,却又带动着无尽涨热凝聚而去,
没有防备的周颖只感整个娇躯飞速的一阵滚烫,一声嗯哼颤抖着便从嘴角发出。

  连忙闭上双眼的最后一刻,隐约再次从老公看似平静的神情中再次感到了那
抹怪异的火热。

  「他,他这是什么情况?」和林涛一样,周颖也同样不知道那种怪异火热从
何而来,但至少再次明确了老公没有生气,因此内心虽然羞耻,但多少也是放松
下来了几分。

  而林涛只是静静的坐着,看着眼前的一切。

  比起第一次目睹女技师推拿妻子巨乳所带来的怪异感觉,这一次看着男子随
着自己进入,神情微微有些忐忑不安的用双手一次次用力挤压着那雪白乳肉的画
面更加具有冲击力。

  而妻子周颖那紧咬红唇间脸颊上如同涟漪般扩散的红晕和神情间明显可见的
羞意,顿时让他的呼吸都有些炙热起来。

  「她兴奋了吗?」林涛眯着眼盯着妻子那两个殷红硕大的乳头抖动着,渐渐
分泌出了丝丝缕缕的乳白色液体,不由感觉男子每一次推拿更像是暧昧火热的揉
捏与把玩。

  不时看到男子掌心有意无意的摩擦着自己的乳头而过,当即便又看到妻子周
颖脚掌绷紧着微微一颤,巨乳伴随着呼吸当即剧烈起伏了一阵。

  「他面对这一切真的能做到无动于衷吗?」林涛看着这一切内心深处不由生
出了和妻子周颖一样的疑问,随着目光落到那名男子身上,明显可以看到他的表
情是那么的不自然,每抖揉动推拿一下,身体就是微微一抖。

  虽然掩饰的很好,但在林涛刻意的观察下,还是看到他双眼中时不时的有着
火热的光华一闪而过。

  不经意间,林涛又豁然睁大了双眼,正是因为他不经意间看到男子极力用床
单遮挡着的跨间赫然已是鼓鼓的一片。

  「他硬了。」林涛看到这一幕,心中默念着,陡然感觉直接从小腹中快速的
涌动而出,自己跨间的阴茎赫然也是直突突的硬了起来。

  「嗯……」与此同时,陡听妻子周颖又是一声哼唧,再看去,是真的看到了
那殷红的两个乳头抖动中已是涨大到了极致。

  深吸一口气间,林涛感受着内心涌动的火热,也终于是确定了自己此时此刻
的想法。

  他不知道何为淫妻癖,但目睹着眼前的一切,才发现原来自己毫不在乎的东
西,却可以让别的男人如此着迷。

  目睹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在别的男人手中肆意把玩,心中当即涌动出一股
类似嫉妒的感觉,也感觉那看厌烦了的奶子,娇躯此时此刻又是如此的诱人。

  但就像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行为才让自己意识到了这一切,因此他并不会
感到愤怒,甚至对眼前这个肆意把玩着妻子奶子的男人隐隐生出了一种类似感激
的心理,继而涌动出的便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火热冲动。

  周颖自然也知道老公林涛正始终看着自己,正因如此她对自己有些躁动的反
应更加极力压抑着,然而愈是压抑,就愈是敏感一般,陡然间又随着感觉到男人
双手格外有力的挤压着自己的乳房由下至上的推动到顶端。

  这一次,直接毫无保留的用掌心有力的摩擦挤压了自己两个涨热的乳头一次。

  「我……嗯……」一刹那,一声哼哼无法抑制的从嘴角脱口而出,继而只感
整个乳房的涨热找到了宣泄口一般。

  紧咬着红唇,心中涌动着浓浓羞耻感间,猛然睁开双眼间,正好看到了自己
两个熟透樱桃一般涨大的乳头抖动着,激射出一股股乳汁的情景。

  伴着那溅射的乳汁,又正好迎上了老公林涛那带著明显怪异火热冲动的目光。

  「他,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周颖羞耻中喃喃着,随着浑身酥麻接连窜动,
这一次赫然是真的清晰感觉到了自己双腿间蜜穴幽径中流转的一抹温热之感。


第3章

  「好了,后天再有一次,应该就能结束了。」男技师停下手头的行为,看上
去神情平静自然。

  周颖急促喘息了几声,红着脸当即找了一个被单盖在了胸前,内心羞耻,却
又带着浓浓的疑惑。

  直至男子离开,她都没在意,心中则是想着自己的老公林涛到底是什么意思。

  经过今天,她几乎已经确定,老公那股火热的冲动正是源自于自己被另一外
一个男人推拿揉捏着自己的乳房所诞生。

  但是正常的男人看到这一幕不应该是生气和愤怒吗?为何自己老公反而会显
得有些兴奋?

  想不出这些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但周颖却知道自己确实是兴奋了,因此带着
一种求解的念头,带着一种好奇。

  她忍着羞耻,轻咬了一下红唇,继而便将自己明晃晃一片的巨乳再次暴露在
老公的面前,目光幽幽凝望着便道:「老公,想要吃奶吗?」

  林涛看着妻子那面目含春,羞耻而又带着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之色,看着那
明晃晃一片起伏着的水袋巨乳,从未感到过如此的诱人。

  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中的唾液间,他一步步走去,凝望着妻子,继而深吸
了一口气却是道:「先不吃了。」

  林涛一句话落下,反倒让周颖一愣,继而内心顿时涌动出一股浓浓的羞怒之
色,只以为是自己猜测错了。

  然而还不等她多想,却听老公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回荡开来:「他不是说了吗?
后天还有最后一次,我想等到那个时候再吃。」

  周颖闻言,内心思绪也是复杂到了极致,看着老公就道:「老公,你这到底
是怎么回事?」

  林涛并没有遮掩自己此时此刻的冲动,因为他感觉,没有什么问题是夫妻之
间不可以沟通的。

  不过,看着妻子周颖不解的眼神,他深吸一口气后又微微一笑道:「老婆,
有些事情我也没有想清楚,等后天最后一次催乳过了,我们再好好交流。」

  「好。」周颖轻咬了一下红唇也没多问,起身就道:「我去给你做饭。」

  说着,目光与老公对视,一抹羞意和波澜再次荡入心头,突然就对后天格外
期待起来。

  毕竟,即使她对目前的生活,家庭已经很满意,但又有哪个人不渴望激情?

  夫妻间默契的没有再提起那个问题,但受此感染下,日常的交流都仿佛比起
往日更有激情了许多。

  林涛吃过饭逗了逗刚好睡醒的儿子便赶往了公司,但其实中途又和那个催乳
公司联系了一下,直接提出了想和那名男催乳师见上一面的要求。

  再次见面,林涛已经知道了那个年轻的男催乳师名为黄彬,与林涛面对面坐
着间,黄彬显得很局促不安。

  但林涛深吸一口气:「后天是最后一次了?」

  「嗯,是的。」黄彬脸上带着专业的笑容:「是对我的服务有什么不满意吗
?」

  林涛平静的注视着他,直至黄彬愈发的局促不安才开口:「你感觉我老婆怎
么样?」

  「啊?」黄彬愣了一下,估计是各种思绪飞快的在心头转动了一遍,继而才
笑着道:「尊夫人的问题基本已经好了,我想整个哺乳期应该也不会再出现类似
的问题了。」

  林涛神情不变:「我说的是身材。」

  黄彬再次愣了一下:「很,很好。」

  「那就好。」林涛干脆也不再废话:「后天最后一次,我希望你的动作稍微
大胆一点。」

  「你确定?」黄彬带着深深的意外看着林涛问道。

  「我确定。」待得到林涛干脆而又坚定的回答后,只看到黄彬深吸一口气,
神情也顿时变得火热起来。

  结束了和黄彬的见面后,林涛正好趁着中间一天的空档期,托人买了一个针
孔摄像头,晚上回到家便在卧室中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安装了起来。

  这一切,正是因为他明天并不打算在现场出现,一是他觉得如果自己不在,
或许能让妻子周颖更加放松,二是在他对黄彬提出动作更大胆一点的要求后,也
要照顾好他们母子的安全。

  毕竟,目前的他只是大概确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但其实却也仅仅只限于按
摩,对于更近一步的想法,他却是连想还没有想过。

  做完这一切后的林涛发现自己从未没有这么迫切期待过新一天的到来。

  而等到上午半天工作结束,他直接向妻子周颖表明了中午不回回家,其实则
是早早来到了他们单元楼的楼道中,打开了针孔摄像头的后台监控。

  昏暗阴凉的楼道中,随着监控后台打开的一瞬间,林涛顿时感到自己的心瞬
间火热起来。

  而打开监控画面的一瞬间,看到的就是妻子赤裸着上半身,裸露着一双水袋
般的巨乳平躺在黄彬身旁的一幕。

  对于老公的问题,周颖其实思考了许多许多,但是最终她并没有到网上去寻
找这一切的答案。

  因为她觉得,既然自己老公喜欢,也能正好改善一下夫妻间太过平淡的问题,
她也乐得配合。

  毕竟,不管有没有这一遭,都要进行催乳,而不管配合不配合,也仅限于催
乳。

  至于到网上或许能找到类似的答案,但心中一定形成了固有的想法,反而不
会如同现在这样自然。

  「但是,他今天怎么会不回来呢?」周颖心中有些不解的想着,再回过神来,
闭着双眼间却仿佛能感觉到此时此刻身前黄彬这个陌生男人对自己火热的注视。

  脸颊连同双乳渐渐涌动过一丝燥热间,因为有了和老公之前隐隐达成的共识,
她羞耻着,却又比起以往几次都要放松许多。

  然而,正想着却听黄彬温和的声音已是响起在耳畔:「因为是最后一次了,
所以这次的手法可能会和前几次有点不一样。」

  「好。」周颖尽量维持着呼吸的平稳,但随着心思集中在双乳上后,顿感还
未遭触碰的两个乳头当即就是一阵涨热。

  正羞耻间,顿又感一股冰凉而又黏滑的液体缓缓在自己双乳间流转开来。

  那黏滑的触感让她娇躯一颤,刚想开口就听黄彬已是再次开口道:「最后一
次要配合精油进行一定的按摩,效果会更好。」

  「好……」再次开口回应着,周颖却感到自己的呼吸已是微微有些急促和炙
热,而下一刻,就感到一双熟悉的手掌沾染也粘唧唧的精油已是覆盖在了自己双
乳之上。

  监控画面远远的将整个卧室的情景尽数笼罩在内,即使比不上身临现场,林
涛也能清楚看到此时此刻妻子周颖双乳上明晃晃的一片。

  黄彬的动作果然更大胆了,以前更多的是专业的推拿,这一次上来赫然就是
火热暧昧的揉捏。

  在光滑精油的沾染下,妻子周颖水袋一样的巨乳就像是两条滑不溜秋的泥鳅
一般,被黄彬手掌抓住间又来回来窜。

  黄彬拇指与食指几乎伸张开到了极致,努力的想要将周颖的水袋巨乳从根部
握住,继而一寸寸向上滑动而去。

  只看到随着黄彬的掌心一点点向上,周颖白嫩巨乳上的青筋都清晰显现,在
终于挤压着滑动到顶端的刹那,周颖就像是难受一般扭动着娇躯,那同样被沾染
的明晃晃一片的两个硕大乳头当即就是一阵抖动。

  落入林涛的眼中,就感觉像是在对黄彬发出着邀请一般,让他顿时感到了微
微一阵的口干舌燥。

  一次次揉捏,一次次滑动,监控画面中妻子周颖的红唇似乎咬的愈来愈紧,
林涛的心也随之紧紧揪起。

  猛然间,他呼吸又是一阵粗重,却是看到黄彬又一次松开妻子的水袋巨乳后,
似乎也火热凝望了一下,继而赫然是隔着伸出双手两指,直接分别捏住了妻子的
两个乳头。

  「这……」黄彬突然的举动把周颖吓了一跳,因为之前几次中,从来没有经
历过如此直接的举动,而她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偷偷的和黄彬私下见了一面的
事情。

  但还来不及开口说什么,一声无法抑制的哼吟伴着娇躯微微的颤抖已是脱口
而出,却是黄彬捏住她两个乳头的一瞬间,便开始一紧一松的挤压起来。

  就像是捏着破损的水袋向外挤着水一样,黄彬一动,带来的当即便是一股格
外强烈的酥麻涨热之感。

  这种举动俨然早已是挑逗,周颖虽然觉得自己应该配合自己老公共同寻找答
案,但却并不代表能接受这明目张胆的挑逗,哪怕自己也有些感觉。

  然而,不等她开口,就听黄彬已是道:「因为是最后一次,所以要尽可能的
将妳的乳房兴奋起来,才能达到做好的效果。」

  「是这样吗?」周颖心中带着浓浓的怀疑,不由又有些恼怒自己的老公,若
是今天他在,自己也就能从他的神情中来决定要不要接受了。

  哪里会像现在,内心不上不下的。

  正羞怒着,娇躯一颤间,又是一声哼吟发出,却是黄彬夹着自己两个乳头挤
捏一阵,当即又直接将自己的乳头拽起,绕圈扭动起来。

  「嗯……」从和老公认识,周颖最敏感的部位便是乳头,加上正处于哺乳期,
这份敏感放在平常还不显,此时此刻一经撩拨,顿感带动着一股酥麻和涨热从头
到脚的窜动开来。

  闭着眼间,又清楚感觉到已是有着丝丝缕缕的乳汁溅射而出。

  恍惚中微微睁开了双眸一瞬,顿时看到自己两个乳头在黄彬手指的撩拨下,
殷红涨大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只是飞快看了一眼便慌忙闭上双眼间,周颖却又感一团火直接笼罩在心头。

  「死林涛,你怎么还不回来。」周颖心中羞怒的骂着,却又感乳头上的涨热
窜动着丝丝缕缕的正汇聚在自己双腿之间,那许久未经填充的蜜穴幽径蠕动中已
是湿润开来。

  正羞耻羞怒间,突然又感到一股炙热的气息直接对准自己涨热的乳头扑卷而
来。

  「他……他不会要……」周颖心中一晃,睁开双眼间正好看到黄彬俯身几乎
将嘴唇将要碰到她的乳头,继而带着一丝火热开口道:「这次的按摩看来效果很
好。」

  炙热的气息迎着乳头而去,让那酥麻之感陡然强烈了几分,但黄彬终究没有
直接触碰。

  「鬼才信你。」周颖呼吸一阵急促,其实已经有了中止这一切的打算,但又
犹豫着老公林涛如果看不到这一幕该怎么办?

  正想着,突然感觉两个乳头上的涨热之感猛然一阵强烈,再次恍惚睁开眼,
顿时看到黄彬一手将自己一对巨乳朝着中间一挤,继而伸出两根手指赫然是直接
一同捏住了两个乳头,继而便向上提去。

  一刹那,周颖颤抖着不由吸了口气,只感整个乳房的重量都集中在了两个乳
头上一般,带着难以言喻有些煎熬的燥热感,乳汁分泌的却是愈来愈多。

  正恍惚着,突然感觉黄彬空着的另一只手贴着自己腹部滑动而过,赫然是一
点点朝着自己双腿之间游走而去。

  周颖浑身一个激灵,虽然蜜穴当即蠕动了一下,但随之还是慌忙夹紧了双腿,
继而睁开双眼坚定问道:「这也是按摩吗?」

  黄彬讪讪一笑,正向解释什么,突听一阵房门开关的声音传来,继而便看到
了走进的林涛。

  看到走进的老公,周颖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没想黄彬反而更加大胆,两指齐
齐夹住她两个乳头当即又是大力向上一提。

  「我……嗯……」应着老公注视一声哼吟发出,继而便是一缕缕的乳汁激射,
周颖羞耻涌动间,恍惚的目光移去,却正好看到了老公跨间鼓鼓的一片。


                    待续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