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艺术培训学校当老师,同事里面美女还是比较多。舞蹈,声乐,钢琴,古筝,主持……我在这儿工作算是关系户,我大学老师是大股东和名誉校长,是他把我塞进来帮忙教学啊管理啊什么的。平时工作并不忙,上上课,沟通一下家长,安排一些课程。这些年发生的一些事,算是收了心,原来的小炮友也不联系了,和同事们相处也比较正常……虽然对美女有非分之想,但还是没有付出行动,表面上还是个好男人。加上工作的时候比较认真,和几个同事玩的比较好,其中就有W。

  W是舞蹈老师,98年的,皮肤很白,身高164,体重大概90斤的样子,比例很好,气质也不错,据说当年还打算考播音主持。有点傻大姐的意思,性格还是不错,平时爱和我开开玩笑什么的。她有男朋友,有时候开玩笑的尺度还是很大。艺术专业的人嘛,都放的开。甚至有时候,她累了会直接靠在我身上,头歪在我肩膀,不避讳别人。

  本来我们俩只是关系不错的同时,我也并没有想太多。转折点是今年四月份的一次出差,去一个同省地级市的中学谈艺考合作,我和她还有另外一个女同事一起去的。她要给学生上一节公开课,校方觉得合格就拍板。当时明显感觉到几个中年男性校领导的眼都直了……也难怪,W的业务水平没得说,穿上修身的黑色舞蹈服,衬得她更白更瘦。锁骨的线条很诱人,小腿修长纤细,很戳我性癖,我当时是感觉到有点心痒痒了。

  晚上应酬了一顿饭,再怎么说那些学校代表也是教育部门的人,并没有太过火,最多也就是夸W好看,舞跳的好,也没有逼着喝太多酒。

  吃完饭,女同事被她大学室友拉去家里住,我和W回酒店。我不太能喝酒,微醺状态吧。在出租车上,她看着我脸有点红,上手摸着我的脸,我的头,轻轻嘲笑着说:“太菜了吧,这点酒你就这个样子了。”她的手很软,但是很修长,摸在我脸上我真的瞬间清醒了。然后忍着心猿意马,有一搭没一搭斗嘴。

  到了酒店,我开玩笑问她:“今天同事不在,你一个人睡会不会害怕哦?”她不甘示弱:“那你来保护我啊,来我这儿睡?”我:“你来我这儿嘛,我这儿床大。”她嗔怪道:“滚蛋!”然后我们各自回房间了。

  事情到这儿还没有结束。我喝了酒会不舒服,头皮痒,而且会睡不着。当时已经是十二点,我们俩在微信上聊着天。我说你知不知道今天你上课的时候那几个学校老师领导眼都直。她不以为然说:本姑娘长得好看啊,让他们看好了。我说:羡慕你男朋友啊,有这么好看的你。(我都觉着自己好绿茶哈哈哈哈哈哈)她说:那你和我一起出差,你想想咱们其他同事,还有今天的学校老师,会不会胡思乱想哦。我说:那你觉得他们会想什么?她仿佛转移话题一样,说:饿了,你要不要吃夜宵。我说:这儿烧烤还可以,我不想出去了,点外卖?

  然后门就被敲响了,一开门,她头发散着,穿着一件粉色卫衣,下身是一条厚的打底裤,脚上是酒店拖鞋。我不禁笑她:大晚上这样来敲我门,考验干部啊?她:那我走?我赶紧装作惶恐,赔礼道歉,拉着她进屋。

  我坐下,拿起手机正想点外卖,她问,你头皮还痒不?说着就走到我面前,撩开我头发观察着。离得很近,闻得到她身上的香味,她胸不大,但是我对大胸还真的无感。借着酒精后劲儿,我手机一扔,抱住她的腰。

她轻呼一声,要推开我(但是那个力气很明显就是做做样子,我一米八几的身高,她也推不动)我站起身,停下了行动,就这么抱着,低头看着她。她一愣,身体从紧张开始放松,身体贴着我的部位也越来越多,只是眼神还在逃避。这不就是信号嘛?我吻上她的嘴唇,她也开始回应我,手臂在我后背游走,身体紧紧贴着。我感觉到鸡巴已经涨的要炸了,就故意顶了一下她小腹,她先是抗拒地躲开,然后再重新贴回来和我缠绵。

  几分钟后我已经一丝不挂,她穿着白色蕾丝内衣,和我抱在一起。我比较喜欢骨感的,腿长腰细,皮肤白的,W几乎全中。摸着她的后背,看着她的大长腿,再看看早已迷乱的眼睛,我直接吻上去,感受着她的欲望。我的手开始攻击下盘,她忽然祈求地说:“求求你,戴上套套好不好?”我这人容易心软,而且在爱爱过程中不喜欢强迫,同时会把对方看成自己的女朋友。

我怜爱的看着她,摸着她的后脑勺,亲了一下额头,拿来了酒店的套。她也很配合,撕开以后,给我戴上。可能因为个子高,又经常运动,我鸡巴的尺寸还是可以的,很明显她也很满意,戴套之前就偷偷撸了好几下,戴套的时候还开玩笑:塞得下不?我说:你要是痛就跟我说,我慢一点。她点了点头,开始慢慢坐在我的鸡巴上。一点一点滑进去,W的表情也逐渐变样,疼了几秒,紧皱的眉头也没那么痛苦了,她开始自己上下活动。里面已经很泛滥了,但还能感觉到紧。这样一个大美人在我面前如此媚态,我也是相当兴奋,一直挺着鸡巴,两只手钳着她的腰。

  插了十多分钟,换了三四次姿势,她抱着我的脖子,到了高潮。过后,她整个人都是瘫软的,我抱着她,把她放在床上躺好,拉上被子盖住了她身体。可能她对这个动作很有好感,小鸟依人地靠在我胸口,一条腿搭在我的腰上。

  休息了几分钟,我们开始了第二次。这次她明显放开了,后入她的时候,她揉着自己的小胸,用力迎合着身后的我,嘴里不停地浪叫着。甚至还会回过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打我,打我!”我的大手不停地甩在她屁股上,她叫得更欢了……

  就这样那天晚上两次,第二天早上又来了一次。后面我们俩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偶尔会约着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玩,一起睡觉。关于她男朋友,用她的话说,她男朋友除了对她好,一无是处;我除了在身份上不是她男朋友,其他的都挺好。

虽然不太认同这种说法,她男朋友好可怜……但是,毕竟我们也不会有更多的关系,最多就是,好同事吧,或者朋友吧。

赞(23)
大大大大大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