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说的是两个奇遇,为什么要放在一起说呢,因为这两个事情有点相似。我们知道一般的男人,泡了妞会有一种嘚瑟显摆的欲望,很多人还相互交流良家的联系方式,交流各种心得。可是你们知道吗,在女人中间,一样存在这样的状况。以前操过一个熟妇,后来聊天的时候这个熟妇就偷偷给我讲她闺蜜,她闺蜜也四五十岁了,都是做了外婆的人了,和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搞在一起,说年轻小伙子的鸡巴有小孩子的手臂粗,把她闺蜜操一次就要去医院看一次。这是题外话,说这个话的意思就是,女人之间也会交流遇到什么样的男人,怎么舒服怎么生猛。我就遇到过两次,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天上掉烧饼,还是热乎乎的。

一次我工作闲暇的时候,突然有人加我,点开一看属于账号搜索,外地的。这个很普通,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多陌生人加我,我也礼貌性打了招呼,顺便问了一句她有何贵干,这个女人没有正面回答,只说想和你交个朋友。我有点纳闷,要干活也没理会。晚上回家躺床上又想起这个事情,我又发了一条信息,问她是不是要拍照,妇人没回答,只是说想认识一下你,能不能发张你的照片。我狐疑一阵,还是给她发了一张,妇人说能不能给她留个电话。我就嘀咕了,这是要干嘛啊,有人寻仇?貌似也没仇人啊。至于偷情,那工作是做的相当保密,也不会有人发现啊。于是我叫她发一张照片看看她是谁。妇人居然发了一张半裸照。虽然没露脸,但是露出一双丰厚的艳红嘴唇和一只手环过去抱住双峰但是却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的大头裸照。

这尼玛什么情况,我的血液立马飙升啊,妇人一个劲催我要电话,我有点怕了,就一个劲反问她想做什么。妇人打字说我想日你一次。
What?这尼玛第一次遇到这样豪放的啊,我问她到底是谁,不说就删她了,莫非是男人?妇人发了一句语音,声音软绵绵的酥骨头,嗲声嗲气,妇人说你是不是喜欢日老女人?我不置可否,问她怎么这么说,妇人说你别管了,我没有坏心,我只是听说你床上很厉害,我想试试。

这尼玛简直是又直白又犀利啊,各种套话,明白了一个大概,妇人是人家介绍的,是上门求操的那种。还肯定是我干过的熟妇给介绍的,至于是谁,她绝不肯说。我半信半疑,给了她电话,她说有机会她会联系我,其余的什么都不肯多说。

余下的日子我总是想起这个事情,旁敲侧击问了几个女人,都说不知道,这个也不能说的太明白,总之是一个悬案。有一次我正好拍一场婚礼,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女人声音,讲话颤声柔气的,说你是不是xxx,我说是,她说你今天有空吗?我在xx酒店,你有时间晚上九点过来吧?得到肯定答复后,言语间多了一点惊喜的欢笑。我却又兴奋又怀疑。于是下定决心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晚上收工后,先把装备放好,想了想又换了一套精神一点的西装,把自己打扮的亮骚一点,口袋里藏了一把水果刀,用卫生纸裹住放在口袋里。没开车,自己打车过去,下车在楼下装抽烟的样子暗中观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酒店门口一辆车都没有,更没有闲杂人员了,于是按妇人的指定到了楼上,楼道也空空荡荡,偶尔有房间传来断断续续的电视机声音或者交配声。楼道铺了地毯,走起来根本没声音。

我到了指定的房间门口,敲门,等待,内心紧张的厉害,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在门口停下,又过了十秒钟,门开了,一个四十六七来岁女人探出头,看到我莞尔一笑,娇滴滴的说了一句,是你吗?进来吧。我把门一推到底,怕门后有人藏着,目光却看向另外一侧,然后迅速扫视一番,房间没有其他人。不过我也注意到,妇人关门的时候,也把头伸向外面看了看再关的门,关门的时候她还反锁加插上防盗锁链。我看了看卫生间也没人,放心了一点。妇人长相75分,中等偏上,肉呼呼圆脸,宝气珠光,气质不俗。个子不高。穿着高跟鞋,外面一件呢子风衣,扣了一颗纽扣,很明显看到里面的蕾丝。

妇人笑吟吟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小弟啊,没想到你比照片还要帅,还那么高,我好喜欢。说着就贴近了过来,只说让姐姐抱抱,人就主动滚到我的怀里。我僵硬在那里,一边尬笑一边说,这不是仙人跳就是在做梦。妇人抬着头笑的咯咯的,说,你放心吧,不是什么仙人跳啦,我是真心实意想和你做朋友。真的没有坏心思。要说不良目的,还真有一个,那就是今天姐姐要吃了你这个小鲜肉。说罢闪着水汪汪大眼睛,一边嘟着肉呼呼的性感的红唇来索吻。

我低头象征性亲了妇人一下,没想到妇人勾着我的后脑勺,舌头像蛇一样窜进我的口中,我的欲望一刹那被点燃了。
凭心而论,妇人算不美人,年纪正好是我喜欢的年龄,最关键是很肉感,一头长直的头发,有点像现在的网红,看样子喜欢撒娇,百依百顺的那种,爱装嫩,整个一种骚兮兮的样子刺激了我。不管了,一面和她热吻,一面直接把手伸到胸口摸她,隔着衣服感觉很大,但又不过瘾,有点不知所从。妇人倒是很主动,一边接吻,一面直接把手伸到我那下面,急急忙忙拉开拉链,又把内裤往下拽了拽,估计扯断了我几根阴毛,痛的我龇牙咧嘴的。这女人直接伸手进去就握住鸡巴一阵套动,两下就铁硬了。被她拉了出来不停的撸,一边忍不住低头看了看用很夸张的语调说好大。我趁机去解她大衣纽扣,没想到妇人直接自己把衣服一脱,居然是穿了一身黑色透明的那种情趣内衣。胸罩内裤统统没有,看来是早有准备了。

妇人一脸的得意,又走到我面前继续撸了几下,尽量拉出来,然后做了一个鬼脸,就蹲跪在我面前,拿起巨根就张开厚呼呼嘴唇一口裹住,一阵吞吐舔撩,十分卖力,然不时抬着春水眼来看我。妇人的功夫特别好,我都忍不住按着她的头,顶动腰肢,妇人居然特别配合我深喉。

虽然陌生,却又无比的配合良好,妇人亲了半晌,嚷着嘴酸了,腿麻了,就站起来,扭着又肥又挺又圆的屁股,靠在床上,垫了两个厚枕头,一面轻抚自己的大腿做勾引状,一面翘了翘脚上的高跟鞋,说,喜欢吗?小弟,知道你喜欢丝袜高跟鞋,专门为你穿的。妇人媚态十足,我站在那里,冷静的一件一件把自己脱的精光,慢慢走到妇人身边,直勾勾盯着妇人,妇人也看着我,我拾起她一条腿,把她往下拽了拽,一嘴狠狠的舔在她的腿上。妇人啊的一声就开始呻吟了。

      舔完妇人的腿,把她的两条大腿分开,就露出一个湿漉漉的毛乎乎的阴户,学着日本AV男优那样,一嘴深深的舔上去,就像是夏天舔一个即将融化的冰淇淋,满嘴的汁水。妇人被这一舔,激得声音高了八度,呻吟骚的我的骨头都快要酥了。妇人两腿夹着我的脑袋两手摁着我的头,把毛茸茸的阴户胡乱在我脸上乱蹭。我特么差点被淫水窒息。只有以前干前邻居秦姨的时候才这样疯狂舔过。平时基本不舔逼。

      妇人在我脸上蹭高潮了,松开腿喘气,我摇摇晃晃站起来,一摸尽是一脸淫水,怪骚气的,飞快跑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躺在妇人旁边,妇人很识趣,马上爬过去舔那个东西,还一边用手不断的揉自己的下面,又过了一阵妇人像骑士那样骑在我身上,自己把那东西塞了进去,又是一阵没口子的乱叫,各种耸动,各种研磨,和我十指相扣,一边接吻,累了我就在下面动,来来回回不知道多少个回合,感觉筋疲力尽了,趴在身上大口喘气,我示意她下来我来动,不料妇人根本不肯,说自己只喜欢在上面。

      或许过了很久很久,妇人不肯让我射,说要好好的操一次,时间越长越好,我的鸡巴在妇人身体里面硬了软,软了硬,妇人就像是一个永远吃不饱的饿汉,每当我想射的时候她都让我说出来,自己很主动就停下来,或者拔出来歇歇。或者两个人干脆躺在旁边休息一阵。但是就是不允许我射。
      那天晚上折腾了有史以来唯有的几次最长时间之一,印象深刻。人说如狼似虎,我觉得她就是整个动物界啊。

      额外多说几句,妇人虽矮,但是肉非常结实,乳房就像是小姑娘的一样,还那么紧凑丰挺,手感特别好,别看个子小,却特别有精力。不知道几点钟睡的觉。

      一夜结束两个人累的半死,我在睡梦里做梦都梦见自己特别劳累,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两个人才昏昏沉沉醒来,妇人又来要了,我吓得魂飞魄散,妇人就安慰说只放进去就好,于是自己在上面慢慢的动作,一边和我说话。没有了昨夜的激烈和专注,我突然想起,问她到底是谁怎么加的我,妇人就是不肯说,只说答应了别人不能说,撒娇里却多了几分认真。我只好放弃,让她成为永远的谜。遂追问妇人的职业年龄其他,妇人只说50岁了,是外地的,来这边开会,至于开什么会,一律不说,我一脸的不悦,妇人看到了估计惹火了我,又是一阵撒娇赔笑,虽然是明显的伪装,我却不能发作。自己也没了心情,草草结束了战斗,起床洗澡准备离开,却发现浑身的肌肉酸痛,明显的纵欲过度。

      离别之时,妇人还是笑吟吟说着客套话,一边撒娇,一边索吻还要拥抱,之余居然拿出一个信封给我,娇笑这说这是姐姐的一点心意。我愣了一下,拿过来一看是一沓钱,连忙塞了回去,说自己和她做爱,是因为自己喜欢,但是不是做鸭。她还不甘心,各种塞,被我拒绝了,逃也似的出了门。
后话,这个女人一直没告诉我她是谁介绍给我认识的,后来还专门打了两次电话说要送个礼物给我,推不过给了地址,一周之后收到一套很昂贵的中画幅,这完全超乎我的想象。我还专门向她致了谢,因为是相机,自己最爱的东西,于是我把它留下了。妇人偶尔发信息还说有机会再见,但是到目前为止,她是我遇到过最神秘,印象最深刻的女人。但是我们也再也没见过了,就像是一个梦一样。

      这个故事就这么结束了。本来是两个故事,自己写完一个就筋疲力尽,另外一个也没动力写了,大致说一下,我有一个炮友,做过几次的那种,是做心理医生的,人很有韵味,但是特别爱钱,为了讨好她的一个客户,就是交流的比较深的,这个客户有钱,但是呢,她的老公对她不好,活得很压抑,她老公很多年没碰她了,从来没出过轨,但是内心欲望又特别强,偏好小伙子,于是这个心理医生就把我给这个女人介绍了,旁敲侧击对我的了解之后,女客户同意了。

于是在心理医生家里,(心理医生单身),给我两来了一次相亲式的牵线搭桥,做过两次。后来不了了之。这就是我经历过的两次荒诞的艳遇之旅。

赞(21)
嫩草喜欢被老妞吃
感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