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变态,女变态。
        不过在遇到明远之前,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变态这件事情。
        明远是我高三补习班遇到的同学,在那个临近高考的冬季,所有人都疯了一样的学习,只有明远会记得,来上课时为我带酸奶和糖。那个时候,他好像是我暗无天日的生活中的一束光,那样明晃晃的闯入我封闭的心房。
        课间打闹,明远总是笑我平胸。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莫名其妙的好胜心,也许也不是好胜,可能是天性使然吧,我总想跟明远证明自己胸不小。
        “大冬天大家都是羽绒服套毛衣,衣服这么厚,偏你长了火眼金睛就看到别人大不大了?”我反驳。
        “那你要不让我看看?或者摸摸,证明一下?”
      听到明远这么说, 我一时愣住,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在这吗?”
        “当然不是,开房去呀,你敢吗?”
        看着明远挑衅的表情,我有些犹豫,不过片刻,好胜心就战胜了羞耻心,同时也带着一些期待,我想我是乐意跟他探索一下生命的起源的。“去就去,谁怕谁?”


宾馆的床上,我如愿将自己展示给明远,除去厚重的棉袄上衣,两只白兔跳出来,挂在胸前弹了几下。
他表情似乎有些惊讶“你不穿内衣吗?”
我当时看不出明远眼神里藏着她果然很骚的想法,只是扬起头说:“对啊,我觉得戴那些勒着很不舒服呀~而且不限制她发育,她才能长大呀~你快看,不小嘛~”
明远搂住我的肩膀,把我放到床上平躺,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他的手慢慢触碰到我得胸,我感觉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下体好像也开始发痒,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下面钻出来了。
“你看,这么平,怎么不小?”
明远戏谑的语言打断了我得情绪,我撅起嘴,刚想反驳,他却吻了下来,嘴唇柔软的接触再次让我心神荡漾。
“不过就算你这么平,我还是喜欢你…而且乳沟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会有的”明远双手放在我得胸上还是来回挤压着玩耍,我感到莫名的难受,身体开始不安的扭动。
此刻我还没有意识到我是个敏感的骚货,我把自己的不安和那种奇怪的感觉归结为了害羞。
“明远,你这样看着我,我害羞,而且不公平,你也要脱了给我看,不然我现在感觉好奇怪哦~”我开始把手伸到泽的衣服里试图脱光他。少年紧实的肌肉包裹着肋骨,摸起来手感格外好。
明远按住我乱动的手,深深看了我一眼,主动脱下上衣,太阳光照在他的胸膛上,他的肌肉仿佛在发光,诱惑着我摸上去。
“你胸,居然还真的挺大的~”我揉捏着泽的双乳,没有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带上了颤抖和喘息。
明远搂过我,开始亲吻我的耳垂,他结实的胸膛压在我柔软的乳房上,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我天生淫荡的身体感觉越来越不安,腰不由自主的扭动,一双腿更是无助的夹着蹭着,感觉无比空虚,却不知道缺了什么。


“你看起来很难受哦,要不要我帮你?”明远在我耳边轻声低语。
我一瞬间陷入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明远见我不答话,熟练的脱下我得裤子,指尖轻轻划过我的下体,那一瞬间我仿佛知道我是哪里在难受了,身体叫嚣着,还想要更多。明远的手指粘上了我得粘液,拉出细长的丝,他把手举在我面前,我一瞬间羞红了脸,如条件反射一般凑到他指尖,将那些脏东西舔了下去,假装无事发生。明远似乎很满意我的表现,笑了起来,又在我耳边亲了亲。
“敏感的小东西,让我帮你吧”明远一边说,一边摸向我下体的小豆豆,他在我豆豆上搓揉着,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他坐在我面前,把我得腿分开,仔细打量着我得私处,爱液一点一点渗出来,被光照的亮晶晶的,仿佛是嚣张的勾引。
明远低下头,想亲吻上来,可我突然很害羞,挣扎着扭动身体逃离:“不要亲,那里尿尿,很脏的…”
他按住我得腿说:“我不亲,让我好好看看摸摸可以吗?以前都是看论坛看网站,没有真的摸过实体,你让我研究一下?”
情欲高涨的我此刻已经丧失了羞耻心:“随便你怎么看吧,不过,我也要看你的,这才公平。”
“好。”他也脱下裤子,我第一次看到男生的小兄弟,他的兄弟已经起立了,看上去比我的铅笔要长,比黄瓜还粗,龟头粉粉嫩嫩的,像是大号的桃子口味的QQ糖,诱惑着我去舔去吃。
“那你还要帮我舒服一点,也要教我,怎么让你舒服~”我咽了咽口水说。
“好。”他温柔的拉我躺下,把我得手放在他的小兄弟上,教我如何为他服务,同时,他也抚摸着我,让我感到舒服。
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但我用感觉不够,我想要更多,我想融化在明远的身体里。那时我年纪还小,没有全然丧失羞耻心,只能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小声说“明远,我想要…”
他却突然停住了,转过我得头注视我得眼睛:“真的很想要吗?那要叫老公,要做我女朋友哦。”
“老公,我喜欢你,我想要你…”心跳的快要飞出来了,不过我一向都是坦白的人。
“第一次对于女孩子是不一样的,我知道你现在情绪上头,有的事情可能没考虑好,我今天不能碰你,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你冷静下来还愿意给我,那我们下一次就…”明远也很认真的回答了我。
我内心莫名失落,感叹于明远的正人君子,也感叹自己的无耻下流,身体真的难受,甚至我能感觉得到,这一刻我多想跪下来求他满足我。那天,我们在床上搂抱,亲吻,可最终也没完成最亲密的那一步,失落中带着一丝希望的,我们确立了恋爱关系。可最终,明远还是没有进入我的身体,此后的岁月里,我不止一次后悔,如果当时给了他,后面会不会不一样?


我是一个变态。(老板篇)
自从上次和明远确定了恋爱关系以后,我们的关系更亲密了,但是两个人毕竟不在同一所高中,辅导班也不会每天都上,所以我们每天都要煲电话粥。
高中的时候,家里还没有给我配电话,我也没有零花钱,只能每天不吃早点,中午放学去小卖部用早点钱拨一个公用电话。
大概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我引起了小卖部老板的注意,那个店老板,是个看起来憨厚的中年男人,有着中年男人的啤酒肚,地中海和油腻感。那天,他突然对我说:“小姑娘,我看你这脸色不太好,好像你身体生病了,这样,你去我店里面那个床上坐一会儿,等一下,我忙完这边帮你看看。”
高三的生活确实非常辛苦,每天熬夜,精神状态确实不佳,还掉头发,老板那样一说,我就信了,非常乖巧的坐在后面,等老板忙完。
不多时,老板忙完,又给店外的卷帘门拉下来,才回屋里来看我,昏暗的光线让我也升起几分紧张,老板装模作样的拉过我得手给我把脉,恍惚中我看到老板神情严肃,好像我得了绝症一般。
“小姑娘,你最近有没有白带增多啊?就是内裤容易脏,容易湿那种?”
我联想起上次开房,和最近几次跟明远接吻,下体那难受的感觉,害羞的点点头。
“那你来月经了吗?月经准不准时?肚子会不会疼啊?”老板又问。
我有些害羞不好意思说,老板劝我不要讳疾忌医,我也只能如实回答:“月经不太准,一般都推迟,肚子也很疼。”
老板脸色严肃道:“那你这个问题有点严重,需要你脱下裤子让我帮你好好看看。”
当时老板严肃的表情真是吓到我了,可我确实害羞还是没有动作。
“快点啊小姑娘,叔叔这边也要营业的,赶紧帮你看完我还要忙呢。再说听你打电话你也有男朋友,男朋友没看过吗?你这么害羞?”听老板催促我,我想到明远确实也看过,所以一咬牙便把裤子脱了下来,老板让我躺在床上,把腿M型分开,开始仔细“检查”我得下体。
老板的手指按在我得阴蒂上来回揉弄,我本就害羞,加之阴蒂的刺激,我开始分泌爱液,腰也开始扭动。
“怎么扭了?是不是感觉不舒服?忍一忍,让我好好看看。”老板明知故问。
“啊,大叔,是,是很奇怪的感觉”我觉得自己脸都红了。
“你看你,又分泌白带了,这么快就流这些脏东西了,你病得好严重啊!”老板一边将我得爱液蹭到我鼻尖让我闻自己骚不骚,一边说着“我得给你上点药了,你等一下。”
老板不知道从抽屉里翻出来什么东西,我躺在床上,不敢动,也不敢看,呼吸越来越急促,手足无措。
老板将那东西涂到我的阴唇上,凉凉的。他很仔细得涂,前后左右每一个褶皱都照顾到了,手指在我阴唇上下来回摩擦,不出意料,我淫水更多了。
“啊~叔叔,这是什么?我好难受啊?”我终于忍不住问,内心好像有什么野兽要关不住跑出来了。
“治病都是难受的呀,叔叔也很难受呢!你摸摸叔叔都多硬了…”老板把我的手放在他鼓鼓的裤裆上,确实很硬。“要不要叔叔帮你舒服一下?”
我只觉得下体非常凉,也很痒,像有小虫子爬一样“帮帮我吧,我很不舒服的。”
“那你把自己的衣服全脱掉,也帮叔叔把衣服都脱掉吧”
听着老板的命令,我立刻脱掉了所有衣服,去帮老板脱衣服,可是我此刻满脑子都是欲望,便笨手笨脚的,解不开老板的扣子和皮带,可能是我着急的样子取悦了老板,老板便自己飞快的脱掉了衣服,露出他丑陋的大鸡吧。
老板的鸡巴真的很丑,颜色乌黑,龟头泛着紫红色的光,阴茎上还趴着几根青筋,不像明远的鸡巴粉嫩可爱,我看了不由皱起眉头。
“呦,还皱眉,可是我就要用这个东西才能帮你啊~”老板捏上我得乳头,把玩着我得乳房,我得奶子在他用力的揉捏中变形,我感觉更难受了。
“帮帮我嘛,我好难受”
“可以帮你,不过你要先亲亲我,公平起见,我也会亲亲你,好不好?”老板的声音中充满诱惑,我只能亲了亲他泛着油光的脸颊,老板却扭过头,吻住我得唇,舌头伸进我得嘴里探索,我被吻到窒息,也学着老板的样子,把舌头伸入他的嘴里。
老板小声嘟囔“果然是个骚货”享受得吸吮着我得舌头,把鸡巴塞到我两腿之间,却没有插入我得阴道,只是在阴唇那里反复摩擦着。
我感觉更难受了,忍不住问老板“怎么还不帮我啊?”
“这么着急了吗?那你要自己放进去哦!”
我忍着难受,抓住老板的鸡巴,想往自己身体里放,可是那时候真的太青涩,竟然找不准位置,只能抓着鸡巴一顿乱蹭。
老板看我的蠢样子,心情却很愉悦“小丫头这么笨吗?那以后每天都来找叔叔,叔叔好好教你好不好?”
“都好都好,只要你现在给我,干什么都好。”我已经近乎抓狂了。
老板握着自己的鸡巴终于顶入我的阴道,我感觉一阵疼痛,却也很满足,好像终于把蚊子包挠破了一样,疼痛里带着舒适。
老板的确是很有经验的人,看到我疼痛,便缓慢抽动,让我适应,嘴里还在问我:“你们早上几点上学啊?”
“啊,我们要6点20到校”
“那你以后每天5点五十过来敲我店门,我放你进来给你治病哦”老板低头咬住我的乳房,我感觉更加刺激了,如果现在我能看到自己的样子,我一定会发现自己全身都粉嫩了起来,一脸春色,此刻我想呻吟,又感到害羞,只能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把声音憋在肚子里。
“不好吧?天天来?”我仅存的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堕落。
可是我得反驳引起老板的不满,他一边更用力的插入,顶在我得花心,一边说:“你天天来打电话,对面是你男朋友吧?假如你不怕你男朋友知道,你的第一次给了我,你就别来嘛。”
恐惧和快感夹杂,我忍不住用双腿夹紧老板的腰,阴道也死死吸住了老板的鸡巴。
“呵呵,你夹得我好爽,你这个小骚货,第一次玩就这么会,你真是病的不清。你必须每天来让我给你治病,不然,你会病得更重!”老板用力操弄着我,我不再敢说话,因为我知道我现在张口必然发出那种难为情的呻吟声。
大概真的是处女的骚逼格外刺激,也可能是我默不作声强忍欢愉的表情取悦了老板,老板只操了大概十分钟就射掉了。
老板帮我清理干净,叮嘱我一定要每天来“看病”,我忍不住问老板,我到底生了什么病,老板吓唬我说,我得了性病,是那种没有人操我我就会难受的要死的病症,并叮嘱我一定不能告诉别人,我有这么羞羞的病,这才放我离开。
自从和小卖部老板性交之后,我只能按他说的,每天早起,钻进他的卷帘门里,躺在他乱成一团的商品堆里,供他取乐。
老板跟我母亲同岁,我后来才知道,他姓黄,家里是否有妻子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每天都会住在店里等我。可能男人对让自己舒服过的女人都比较好吧,他会给我准备早餐,所以虽然我天天需要早起去找他,但是也没有再饿肚子上课了。
黄老板虽然年纪大,但是很会玩弄我,每天早上,唇齿纠缠,又会刺激我的胸部,让我本来就丰满的胸部迅速膨胀起来,奶头硬硬得立在那里,昭示我压抑不住的情欲。黄老板喜欢用他长着一嘴黄牙的嘴亲吻我,可我有些嫌弃脏,我不喜欢被他亲,加上早起的起床气,我每次都把他推开,着急的准备进入正戏。直到现在,我都不是很喜欢前戏,我更喜欢毫无准备的被插入,一插到底。
高中时候,体重还不过百,人害羞又听话,黄老板经常在他狭小的屋子里,站着把我抱起来操我,我害怕摔下去搂紧他的脖子,他兴奋得托着我得屁股,鸡巴在我得骚逼里面快速抽插,我淫荡的奶子也在他胸膛上蹭来蹭去,淫水顺着他的鸡巴流在他的蛋蛋上…
也有时候,他会让我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从后面操我,我无师自通的把屁股撅起来迎合他,头和奶子尽量爬在地上,这样从后面看身材更好,也方便他插得更深,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叫我骚货。我问他我是不是坏人,他为什么总骂我骚货,他却说,这不是骂,反而男人都喜欢骚货,可能也是因为他的鼓励吧,才让后来的我,以成为骚货为荣。
黄老板最喜欢的姿势还是喜欢让我平躺,把我的腿举起来,狠狠插入我得身体,他说可以一插到底,我也觉得这样舒服,比抱着我操我有安全感,也不累。黄老板跟我科普,男人的鸡巴和女人的骚逼都是长得不一样的,我的跟他的,就很契合,他可以顶到我最深处,也不会太大撑得我疼,我得骚逼也可以很好的夹住他的鸡巴,吸着他的龟头。唯一令他不满意的就是我始终都没有叫过哪怕一声。他用力冲刺的时候,我就咬着唇看着他,等他将精液尽数射入我的子宫。
我很喜欢子宫被精液灌满的感觉,黄老板也不喜欢用套子,他会算我得安全期射到我得肚子里,所以一个月里总有那么十几天,我是早上去黄老板那里,让上下两张嘴都吃饱了,再带着一肚子精液去上学的。如果不在安全期,黄老板喜欢把他的子孙留在我胸上,用手掌抹开,再狠狠揪我的奶头两下,才让我去上学。
我已经在欲望里沉沦,逐渐习惯了每天早上挨操的生活。
中午放学,路过小卖铺,还要去给明远打电话,电话里甜言蜜语柔情蜜意,黄老板就会在一旁冷眼旁观,挂了电话,店里人也就很少了,黄老板会拉我到柜台后面,他把我抱在腿上,脱下我得校服外套挂在我腰间作为遮挡,伸手进去抠弄我得骚逼,等我的淫水涂满他的手指,我转过头求他帮我的时候,再放出大鸡吧插入我淫荡的骚穴。
目光穿过柜台望向门外,马路车水马龙,柜台内春意盎然,这种时候我总觉得我整个人荒诞又分裂,刚刚还打着电话向明远诉说爱意,现在又如此不知廉耻得和另一个人白日宣淫。
每周三周五晚上我要去补习班,在结束一天的学习后,终于可以跟我亲爱的明远有短暂的相处时间,只是那点时间和手里的零花钱都不够我们再去开房了,我们只能钻到一个公用地下车库里,那是一个老旧小区的防空洞改造的,应该没有什么监控设备。
在停车场里,我喜欢抱住明远,他比我高,我们拥抱的时候,我得头刚好放到他肩膀上。明远喜欢揉我的大奶子,亲吻我的嘴唇,每当我开始喘息,明远就会试图用手帮我抠挖骚穴止痒。我又哪里可以让他抠呢?毕竟我得骚逼里还夹着早上和中午黄老板射入的精液啊~虽然停车场很黑他看不出来什么,但是精液的味道又怎么会跟我的骚味一样呢?这个时候,我只能顺势蹲下来,解开他的裤带为他舔鸡巴,对他诉说我对他的爱意敷衍过去。
明远年轻的鸡巴,比老板的大,也比老板硬,我尝试过尽可能多得吞进去,可是鸡巴顶到嗓子眼的那一刻,我还是会反胃得呕出来,我只能放弃,改用舌头舔龟头,尽可能细致得为明远清理每一个褶皱。我想过要不要跟黄老板练一下口技再来为明远服务,可是想到黄老板发黄的门牙,谢顶稀疏的头发和包皮里比牙还黄的尿垢,我觉得我难以下嘴,只好放弃,专心舔着眼前的鸡巴。
我和明远约好,等高考结束后就完全把自己给他,可能少年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是如此浪荡又如此会演戏的女人吧,他看到得种种深情背后,真相是我日日都被另一根鸡巴进出呢!

我是一个变态(堕落篇)
不上补习班的晚上,我也会去小卖部看看,晚上的时候黄老板不在,他应该是去进货或者吃饭了,是一个老人在看店,看年纪,像黄老板的父亲。老人头上稀疏得长着几根白发,满脸皱纹,一嘴牙已经掉光了。不知道是我骚得挂相还是他与黄老板交流过,我一来,老人就把我拉到屋里,用他没牙的老嘴在我浑身上下亲吻,用他如松树皮般粗糙的手指抚摸我得双乳,挑逗我得阴唇。
老人年纪实在太大了,大到已经硬不起来了,可是依旧很喜欢玩弄我得骚逼,用手指在里面抠挖,也让我用手抚摸他软软得如同毛毛虫一样的鸡巴,我至今仍想不明白他在我身上乱摸乱亲会得到什么样的快乐,我只知道,他摸我时,我有一种割裂的快感:一方面我觉得自己像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连老人都不放过,另一方面,我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叫嚣,承认吧,你就是这样屈服于性欲的女人,你和畜牲没有分别,这种认知让我格外快乐,也许,欠操就是我的天性?不过老人一直揉捏我,并没有什么可以真的插入我为我解痒的器官,每次弄得我情欲高涨得不到释放。这也让我此后格外讨厌前戏,只想被直接大力的插入。
这样淫荡的日子,很快让我的成绩飞速下降,某次家长会后,自知考砸了的我没做好挨骂的准备,于是骑着自行车出门,开始漫无目的的离家出走。
大概骑车到半夜12点多,天气又冷,我又累,无奈路痴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可是出来没有带钱,只能坐在路边打算咪一觉。路边一个醉鬼看到我,问我怎么坐在路口,我如实说了自己的处境,醉汉说他给我找个地方让我过一宿,我实在没地方去,就跟着他走了。醉汉带我去宾馆开了一间房,因为那时我还没有身份证,便用他的身份证开了房,他刷卡,搂着我躺在床上,我感觉得到他想和我发生什么,却不好意思做。
“大叔,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哦~我可不是无知少女呢!今晚你帮了我找到住所,我也来帮你吧!”说着,我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赤裸坦诚面对大叔。
醉汉震惊于我得大胆,一边说着“大叔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只是看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面,于心不忍”,一边也脱掉衣服,将手摸在我得奶子上,不得不说,经过最近高强度的性刺激,被明远,黄老板,黄老板父亲三个人轮流揉捏过的奶子,的确又发育了不少。
醉汉不像黄老板他们那么大胆,他不敢亲我,也不敢摸我得下体,只是揉奶子,很快他就硬了,插入我得骚逼里。
骚逼早已经湿润了,大概从遇到他的那一刻,我就做好了被他插入得准备,他不像黄老板一样快速抽插,反而插进去,趴在我身上扭动身体张一条蛇。我之前没有被这样操过,阴道左右都被顶住照顾到了,是一种别样的爽感。
醉汉射得很快,他跟我解释是喝酒太多了。其实我也不会介意,在陌生的环境被陌生人用陌生的方式操弄,光想想就足以让我高潮了。晚上,醉汉搂着我睡,但又醒来三四次,每一次都要把精子射到我肚子里才罢休。等到天亮,醉汉才送我回家。
也许和老头醉汉的性爱没有让我生理上得到高潮和快乐,却让我的心理向着变态的深渊迈进,我发觉自己很喜欢跟年龄大的陌生人做爱。我安慰自己,我只是看着男人在我身上快乐的样子能让我感受到生命的意义吧,也许成为一个取悦男人的工具,就是我为社会做出的贡献,就是我的功绩呢!
(如果想看的人多,后面还有出轨篇,大学篇,公园篇,教室厕所篇,3p篇等等)


赞(5)
谢谢分享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