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我是从校服走到婚纱,我是她的初恋男友,她的一切性知识我都是一步一步实践的。因为那是年少就用女友称呼吧。

  就可以这样说,她是一张专属于我的白纸。

  而人的劣根性就是让原本专属于自己的白纸染上颜色。

  我第一次觉醒淫妻属性是个意外,那时候我俩还是学生没钱开房,就在她家附近的高层楼梯里接吻,吃奶。本来很少有人的楼梯间忽然有个50多岁的老头走路很轻,走到我们面前拐角处的时候我正在吃奶听到有人连忙抬起头,坐在楼梯上的女友就这样失去了我头部的遮掩,一对大奶子毫无掩盖的暴露在老头的眼前。当时我也愣住了,就这样大家对视了3-4秒,女友连忙用衣服遮住,我俩给老头让开了去路。虽然我和女友都没对此说什么,但是每次回想起那个场景都很激动。

  后来发生过很多事,但是我最想做的事一件就是让女友的乳房被她未来的公公看到。

  于是我每次吃奶的时候就会照她乳房的照片,现在回想起来年少的时候我和老婆做的事情放在现在也算露出大神了,我俩可以在公园里旁边都是人只是没人注意我们的时候吃奶,在ktv里吃奶,在电影院里吃奶。而这些我也都用手机照了照片。

  我家只有一台电脑,我爸用电脑的使用频率不低,但是将这些照片直接放在桌面又太过明显,后来总算让你想到了个办法,我把照片放在游戏文件夹的子目录里,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想被人发现这个文件夹,文件夹的名义就直接用女友的名义加上乳房两个字,当时我爸都是知道我谈恋爱的,也见过女友。

  然后我在开始菜单栏最近使用项目打开女友的乳房照片,如果鼠标在开始界面停放在图片上的时候就会显示历史浏览。然后开启历史记录,设置好这些剩下的就只能等待了。

  就这样我每天一边recent,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女友乳房的照片被打开了,而且不是一张,是整个文件夹女友的照片全都打开了。女友的未来公公,把她的乳房看透了,女友那时候还是少女,樱粉的乳头和乳昏,因为大所以显得很圆的乳房全都被她未来的公公看过了。

  当时我和女友已经做过爱很多次了,当天我就把女友约出来和她做,做到快要射了的时候我用愧疚的语气在女友耳边说“对不起,那些乳房照片我存在电脑里,好像被我爸看到了。”

  我能感到女友的身体忽然一僵,原本对视的目光她侧过头去说“别跟我说,看就看了吧。”

  我知道她这是一种鸵鸟心理,但是越这样我越想在她纯洁的心灵和肉体上染上污秽的颜色。

  我说“那以后结婚了怎么办,你以后可是得叫爸的啊。”

  一边说我还一边抽插着女友,她原本不说话,后来轻声细语得说“就是一些乳房照,叔叔又不知道是谁的”

  我一边加快冲刺,一边对不起的说“对不起,文件夹是你的名字。”

  不知道是因为这句话还是女友感觉到了,我能感觉她的阴道一阵紧缩,直接把我缴械。

  高潮过去女友就清醒多了,掐了我好几下,说以后不嫁给我。

  我当然知道她这是气话,哄了好半天,然后给女友说这是好事,以后有孩子了喂孩子公公难免也会看到,提前看也没事。

  女友说我就是变态,以后再也不许拍了。

  但是后来禁不住我软磨硬泡,录了高潮露脸的,阴道和菊花高清特写的。

  这些都被我放到了那个文件夹里,我爸从来没有提醒过我,而我发觉几乎每个月我爸都会打开那个文件夹2-3次,其中打开频率最高的一个是女友被我在床边干脸色潮红乳房晃的很厉害的视频,一个是女友露脸掰开小穴的照片,还有一个就是女友16时一对乳房的特写。

  之后很长时间我和女友都没有再提及这件事,年复一年,女友从我俩认识时的一个15岁的小女孩长成了一个秀美的大姑娘了。

  我之所喜欢她,就是因为她的脸是青春挂的那一种,但是她的大胸又出卖了她,那个时代还没有纯欲风这个称呼,但是我也是对女友的身体欲罢不能。

  每一次做爱我都会对她的身体更加痴迷一点,但是脑海中却有一个声音不停地蛊惑着我。

  “马上就要结婚了,难道你不想让你女友在结婚之前,被他未来的公公侵犯吗?到时候婚礼上,她叫爸的时候一定很羞耻吧。”

  就是因为这样的声音,我驱使着自己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总是和女友吵架,终于在一次蓄意的吵架中我说了分手。

  至今我犹记得女友当时那近乎于绝望的神情,在车里抱着我求我不要分手。

  而且则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说道:“不分手也可以,但是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女友当时是真的怕我分手,急忙说:“可以,只要不分手什么都可以。”

  我终于大胆的将心理压抑了很多年的欲望说了出来:“上次我看我爸的手机,发现他买了飞机杯,我不想他用这种东西影响健康,我想你帮他。”

  女友的脸色一下通红,甚至带了哭腔问道:“怎么帮?”

  “和我爸做爱。”当我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升华了,憋在心里5-6年的欲望宣泄而出。

  女友似乎别我这番话吓到了,连忙推开了我,坐在副驾驶低着头沉默不语。

  这个时候如果她甩门而去,我知道我俩可能就此完了。但是她没有走,我的内心不禁燃起了一丝希望。

  “可以吗?”我打破了宁静。

  女友没有回答我,但是一直在低声的抽泣。

  过了一会她问:“这些日子你总和我吵架,为的就是用分手胁迫我这件事?”

  此时我已经死马当活马医实话实说道:“对。还有你那些乳房身体照片我存在电脑里,也都是为了让我爸看到你的身体。其实你的身体对于我爸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秘密了。”

  女友此时抬头瞪着我说:“我早就知道了,你个变态。”

  我听到她撒娇的语气,连忙说道:“对不起,我是变态。从我爸第一次看到你身体我这个想法已经忍了5-6年了,我真的忍不住了。”

  女友盯着我轻声问道:“那如果我答应你,你还会像以前一样对我好吗?不再吵架了。”

  我此时仿佛就被500W彩票砸懵了一样兴奋:“会,会。你...你们做完,咱们就去领证,我爱你一生一世。”

  女友抓过我的手狠狠狠狠的咬着,我能感觉到她的眼泪在滴答。

  直到给我的手咬流血了才放开说:“我可以答应你的变态要求,但是如果以后你对我不好,或者没娶我,我一定杀了你。一定!”

  我从车里出来,来到副驾驶位拉出女友,将她拥在怀里。这一刻我知道,女友爱我恐怕比我爱她要多太多太多了。

  赶着一天周末我喊父亲到我和女友的房子,直到门铃响起,我还在问女友:“真的要这样吗?”

  此刻的女友四肢都被绑在床头床脚,带着眼罩语气异常平静:“这是我能接受的极限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配合叔叔,我会觉得羞耻,就这样吧。”

  这是女友答应我和父亲做爱后的唯一要求,她要求自己的四肢被捆住无法挣扎的和父亲做爱, 因为她无法想象自己如何配合未来的公公做爱,干脆把自己当一个充气娃娃,在她想来左右不过十几分钟,闭眼承受就好。

  我最后看了一眼女友赤裸被捆在床上的身体,关上了门。

  打开户门,老爸疑惑地问我:“有什么事,喊我来还不跟我说什么事?”

  对于让父亲进屋去干女友这件事我还是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所以开了个头说道:“那天我看您买飞机杯了。”

  父亲一下子也有些无言。

  “我和彤彤商量,让她帮您一下。”

  父亲瞬间明白了什么,直接说道:“不行,你们要结婚的!”

  “她的身体,您不早就看透了吗?”

  事已至此,我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父亲闻言也不在说话。

  “彤彤就在屋里,我出门一趟,你们好了给我打电话。”说完我就拉开防盗门直接走了。

  下一刻我赶紧打开手机,脸上收音器。

  我们那个时代,还没有联网的摄像头,所以我买了一个wifi收音器放在床下,带上耳机直接到地下车的车里等待着声音。

  当我坐在车里不过几秒,我就听到了女友的声音。

  “叔叔?”

  此时的女友应该是赤裸着身体蒙着眼罩,声音中带有着一丝疑问。

  逐渐靠近的脚步,终于父亲开口道:“他怎么把你捆着,我给你解开。”

  “别。”女友顶着羞耻道:“我不想配合您。”

  一阵沉寂,隐隐的我能听到肉体摩擦的声音,很轻微。

  “嗯...”所有的猜测都在女友的一声娇哼中停止。

  这个声音我太过熟悉了,是我平时轻捻她乳头时她动情的声音。至于为什么不是别处,因为如果是刺激女友下体的话,她会叫的更加剧烈。只有刺激她乳头的时候她才会这样轻哼。

  吸吸...吸吮的声音响起,我知道女友那樱粉的乳头终于进入了她未来公公的口中。

  吸吮的声音持续了很久,大约五分钟。

  女友除了轻哼从未再说过一句话。

  此时父亲说道:“你好甜。”

  这么土味的情话没想到能从父亲嘴里说出,而且品尝的还是未来儿媳的乳头呢。

  父亲的攻势似乎慢慢向下,终于女友一声高昂的娇哼中,我听到了熟悉的呲呲声。

  那是舌头舔舐阴道独有声音。

  一声接一声,终于女友坚持不住了:“嗯...嗯,别亲了,我不行了。”

  “怎么不行了?”说罢舔舐之声更快。

  我听到床头吱吱的声音,知道应该是女友的身体在剧烈扭动。

  忽然,女友一声极其高昂叫声中求着:“不要,不要。到了。”

  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这是女友高潮的声音,但是这样求饶只有一种可能。

  父亲在舔舐女友阴道的同时,双手一定是在狠狠的撵着女友的乳头,这有这样女友才会有这种状态。

  可惜父亲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在女友高潮哼喊中持续了至少十几秒。

  忽然女友急迫的喊道:“别,叔叔别,躲开。啊......”

  伦理的界限和极具的欲望让女友平时20几分钟才会来临的潮吹,在父亲的嘴下不到十分钟就来了。

  除了女友拱起的身体跌落床上的声音,我耳机里竟然诡异的安静了起来。

  大约过了几秒,父亲赞叹道:“总是看电影里有喷水的女人,没想到我儿子捡到了宝了。”

  看来是女友的潮吹让两人有了一瞬间的尴尬,其实我很想对父亲说一句,这个宝你现在也品尝到了。

  父亲此刻满足于自己刚刚让一个女人高潮的成就,转眼就看到了床边我留下的一个紫色的袋子。

  这种时候能留在床上的必然是有用的东西。

  其实这些是我故意留下的,里面都是我玩弄女友的玩具。虽然在我心里父亲和女友做爱可能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但是我还是鬼使神差的留下了那袋玩具已经避孕套。

  我都想好了,如果女友问起,我就说是为了给他们留下避孕套。

  忽然耳机里传来了女友的声音:“别,叔叔,你戴套了吗?”

  终于要进入正戏了吗,我异常兴奋。

  忽然就听我爸道:“第一次占有你,怎么舍得用套。”

  “别...啊。”女友还来不及阻止,一声娇哼,花径变迎来了新客,还是她未来的公公。

  此刻我坐在这里也傻了,我万万没想到父亲竟然会不带套的干女友。

  床在摇晃的声音一声声的传入我的耳朵,这个时候我知道我不能待在这里了,我必须上楼确保女友的不被我爸内射。

  我连忙坐电梯上楼,我家31层的楼高,此时电梯的高度对我来说真的是折磨。

  “你的阴道怎么那么紧?我看城城(我小名)经常用那些玩具插你阴道,怎么还那么紧。”此时我已经升到了20楼,听到父亲的话脸色骤变,男人在夸奖女友阴道紧的时候可就是快要射了啊。

  而女友回应的只是一声一声的娇哼,和求父亲戴套的声音。

  终于,到了31楼,我刚准备摁下门铃,耳机里男人的喘息声加剧,床的声音也更快。

  女友求饶的说着:“叔叔,别射里,不要射里面。”

  “怎么,难道诚诚没射过?说啊,不说话我就射了。”

  “啊...射过。”

  “他能射我就不能射?不想让我射里面也可以,叫我爸爸。”

  此刻我摁在门铃上的手迟迟不敢摁下,摁下去会是什么结果??

  进屋后三人相对无言?还是看着女友那被父亲干的透彻的肉穴心疼?

  “爸爸。”

  “射了,射里面了。”

  女友轻声的一声爸爸非但没有求来父亲的信守承诺,反而将我的兄弟姐妹射进了女友的身体。

  这一刻摁在门铃上的手慢慢放下,我准备回到车里等父亲他们给我打电话我再上去,发泄完了应该也没有多久了。

  可惜直到回到车里,我才发觉我太天真了。

  父亲休息了一下,女友则是以为已经结束正在恢复神智。

  可惜滋滋的电动声让我和女友不再平静。

  “啊...爸,叔叔你干嘛。”女友差点又叫了爸爸。

  “玩你啊。你那么美,哪是射一次就够了。”射了女友之后父亲好像更加放开了,手中的玩具是一根电动阳具,此刻塞进了女友的阴道里。

  “你的阴道里现在都是我的精液,这JB一下一下往里面打,就好像我一直在射你。”

  “叔叔,你干嘛!”女友的阴道在被占据,此刻的声音很是柔媚,但是又夹杂着一丝愤怒和生气。

  “干嘛,干你嘴啊。下面的吃了精,上面也得尝尝。”

  “不行!我不吃。”原来父亲是想把JB放到女友口里口交!

  父亲似乎也不着急,之后我就听到床铺一声一声的声音,相反女友的声音却是不见了。

  以我对女友的了解,插着电动阳具她是一定会娇哼的,除非什么东西堵住了她的嘴。

  可是女友不是说不吃吗。

  “从你十几岁我就见过你的胸了,真是太美了,你知道我对着你得胸射过多少次吗。话说诚诚没有用过这个姿势吧,哈哈,伸舌头只要你舔我一下屁眼我就挪开。”

  至此我才明白,父亲竟然是坐在女友的脸上在干她的大胸?

  天啊!

  我就算是变态,最多只是想让女友和父亲单纯的做爱,让女友纯洁的身体被最不应该污染她的人污染。

  可是...这样的姿势我也没做过啊。

  舔菊花,毒龙。

  忽然我有些明白我和女友都错了。我爸虽然是我的爸爸,不会伤害女友,但是前提他们确实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把一个风华正茂大胸细腰大长腿的女人捆在床上任人为所欲为的话,哪怕是她的未来公公也不是一次简简单单的射精可以满足的。

  天啊,我此刻想冲回去结束这一切,但是我又怕,怕女友对于这一切的到了这最侮辱人的时候戛然而止,以后都是痛苦的回忆。

  “啊,舒服!”这一声是我爸的。

  之后我能听到女友大口的喘息声,我知道,她舔了,舔了未来公公的屁眼。

  之后唇齿的吸吮,父亲似乎是在亲吻女友。

  然后就是女友被父亲手动抽插的电动阳具带来的第二次高潮。

  淫水白浆合着未来公公的精液从嫩穴流出,真不知是怎样的淫荡。

  女友每次高潮过后都要缓很长一段时间,属于大脑空白期。

  忽然就听父亲说道:“这个好像挺有意思的,给你试试。”

  之后我就听到女友那略带空白的娇哼,纯属来自于肉体的声音,她的大脑是空白的。

  不过只是转瞬女友就略带哭腔的说道:“叔叔,别用这个弄我,我受不了。你换一个,换什么都行。”

  一听到这话我就知道,父亲用粉袋子里的电动乳夹了。

  女友的乳房一直很敏感,我也是偶然间发觉,即使电动阳具最多也就是让女友进入高潮,但是只要一给女友夹上电动乳夹,她就会听别的痛苦。

  是那种想要守住自己的意识不想沦为欲望的傀儡,却又抵挡不住的痛苦。

  电动乳夹我一般也只敢在女友喝醉酒的时候用,怎么也没想到女友提议的捆住自己竟然会作茧自缚让她在清醒的意识下用这个。

  以前一般是我一夹上没一会女友就会自己拿下来,用她的话说就是她不想那么淫荡,之前有一次趁女友喝醉我用了,才算是见识到女友有多淫荡。

  被电动乳夹加住的女友下体会不自觉的向前撞,那次我和她做完爱,还硬是用手指玩了她许久才让她消停下来。

  现在,她的未来公公要在她清醒的时候这样玩弄她,她受得了吗?

  “啊...叔叔,拿下来。爸爸,爸爸,求你了,拿下来,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女友的意志似乎快要崩溃了。

  之后我就听到呜咽的声音,我就知道女友给她未来公公口交了。

  似乎过了几分钟,呜咽的声音停下,耳机里只剩下了女友的银娇声。

  “爸爸,拿下来,求你了。”几分钟的时间,无法开口的女友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欲望,电动乳夹对她的影响太大了。

  “真就那么难受吗?”

  “嗯......”

  “那我拿下来吧。”

  说着父亲拿下了女友身上一个电动乳夹。

  “你是不是要说点什么。”

  “嗯...好爸爸。”

  父亲笑了笑右手拉长了女友另一边还夹着的乳头,将刚拿下的电动乳夹加了上去。

  一个乳头,两个电动乳夹。

  女友哭了,我能清清楚楚的听到她哭泣的声音,和父亲吸吮她空出的一个乳房的声音。

  我和女友谁也没有想过,一场简单的做爱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我甚至觉得女友已经被她未来的公公玩坏了。

  被人吸吮的一个乳头,被两个电动乳夹刺激的另一个乳头,阴道里混合着精液还在冲刺着的电动马达。

  这一切都让女友彻底的沦陷。

  而我坐在车里明明没有撸一下,精液却射了出来,这大概就是颅内高潮吧。

  之后父亲有玩弄了女友的屁眼,小脚。

  女友似乎在父亲面前再也没有了一丝秘密,而我看了下时间,从父亲下午1点进去,直到现在六点,女友被生生玩弄了五个小时,父亲的电话才给我打来。

  “完事了。”

  简单地话语,当我回去的时候父亲已经离开了,似乎是怕遇到我尴尬吧。

  我进入我是,看到的是女友躺在床上,眼罩已经被拿掉,无神的看着天花板的样子。

  我赶紧给女友的四肢解开,把她拥入怀里。

  她是那么的绵软较小,却因为我变态的心思承受了这么多。

  “你会娶我吗?”女友在我怀里问道。

  “会的,会的,明天咱们就去领证。”

  我能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听到这句话紧绷的肉体彻底软下的感觉,我也就是这样搂着她睡了一夜。

  转天我就带着女友去领证了,见到她拿着红本本笑容灿烂的样子,我真的痛恨自己那变态的想法让一个本应是天使的女孩折翼留在我的身边。

  

  

  

  

  

  

  

 

赞(0)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