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两次约炮经历,相隔居然有十年,另一方都是比我大几岁的姑娘,也算冥冥中天意了。
第一次回忆起来应该是11年,当时微博比较火,也不知道怎么互关了一位,自己刷微博时间很长,积极编写一些段子,跟她互动几次,后来开始私信,然后越聊越多,那年小长假,她问我有什么计划,我当时计划就是在宿舍玩电脑吧,但是说可以找你啊,本来就是开玩笑,结果她给我发了照片,和朋友爬山合影,让我猜哪个是她,忘了怎么说的了,结果特别好看那个居然是她,于是我说那我买票了,她说可以啊。我直接买票然后收拾行李坐高铁了。
在那之前虽然有看片,但是基本不撸,主要是不会......高中就是琢磨学习,然后直白点,包皮垢都不知道清理......确实生理知识为0,但是去找她之前一年的暑假做了包皮手术,所以没有发生特别尴尬的事,也算是对自己有了很深的了解了。到了她的城市已经晚上了,她开车接我去酒店,气氛有些没起来,然后她说买烟,又下去一趟,回来我说没买套,她说你不是说你第一次嘛,那就不担心。我心想那我要不要担心啊,反正各种复杂心情,洗澡上床,她帮我撸几下,天啊直接就要受不了,赶紧叫停,然后上去,磨蹭几下就直接进去了,然后发现要射赶紧抽出来,对着逼射了出来。
整体上就是挺复杂的一种状态,现在都有些回忆不起来,她可能看我有点懵,安慰我第一次没关系,我心想当然没关系了,但是表情上没什么变化,她就又帮我撸硬,这次久了一点,啊,虽然具体感觉忘记了,但回忆起来,还是觉得太爽了,当晚之后又做一次。小长假陪她到处逛,也没什么心思,就想着回去打炮,一天两次吧,等过了长假她去上班,我课程不紧,就又住了几天,她下班回来,我就缠着做,出去吃饭睡前再做,后来确实觉得不够硬了,也几乎射不出多少了。因为我虽然看过一些片但实在理论联系实际能力差,她就先舔我,耳朵,乳头,然后用舌头在我身上舔。我也学着她的操作舔她,真的是现学现用。后来教师节我还发微信感谢过她一日为师。现在回想,真的是不懂,就知道一个姿势干,没想过花样,挺可惜的。有一次我还提出想让她口,她扭捏了一下就进被子了,但是不让我看她,活这么好也要害羞的嘛,我没想着射的,但还是口爆了,可能做的有些麻木了,是不是要射自己都不确定。现在想想,如果再有机会故地重游,可能会多些耐心多些情调吧。还保持着联系,疫情过了还真有打算去找她的。
第二次就简单多了,soul,去年的事,她发状态,我私聊语音她,soul上语音会让自己声音好听,然后有一天她说要去外省办事,我说我陪你吧,然后一下子就可以文字开车了,第二天火车站见面,一起坐火车,入住。又是一个姐姐,比我大7岁,俩孩子了。吃了外卖就洗澡上床,第一次她要我戴套,进去了几下她说摘了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心理上的自我安慰,摘了之后很快就射了,这个姐姐很实在,不惯着我的,我内射之后她说这么快我都没感觉呢。我只好对不起,然后第二次久了一些,跟她用她常用的姿势,也没给她高潮就射了。我还傻傻问她跟你老公比怎么样,她说跟她老公更爽,我的天怎么和黄文不一样啊。后来她就在上面,这个姿势她还很容易高潮的。她给我讲了她的经历,还挺凄惨的。第一任老公有了第一个孩子,后来种种原因她带着女儿跑了,然后有了第二任,生了儿子,跟这个第二任生活上各种不顺心,日常生活特别压抑,经常吵架。但是居然性生活特别“和谐”,就是她不能动,但是也可以高潮的。一旦她主动,她老公就会骂她,不是调情骂,是各种难听话,她这次答应跟我约,也是心里太压抑。我心想这老公难道处女情结?说着说着她就哭,我一边安慰她一边想这算怎么回事。。。后来她在上面,这倒是挺容易高潮了。后面几天陪着她跑一些地方办事,然后回酒店就是继续做。这位姐姐接受内射,但是不愿意口交和口爆,我是真的没想到,后来给我稍微口了几下又上来了。可能我年纪大了的缘故,后面挺容易软的,她也说你这尺寸可以,就是不够硬,我心想大姐你上来吧别说了。
这两次虽然都是姐姐,但还真胸不大,稍稍让我觉得有点缺憾,很想体验大胸一次。哈哈,除了这两次,试过文爱一次,语音通话性爱一次。想想其实还可以,不过女朋友谈的少,跟女朋友认识久了,最近几年都没有性生活了。也可以说是遗憾了。
(前段时间想写篇文但是发帖没成功,今天突然发现能发了,先写个简单的)

赞(0)
感谢分享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