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约是2013年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幺的不可思议和意犹未尽。

首先介绍下我自己,本狼30多岁,也算是一家公司的小白领,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生活也算是和和美美。但是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总使得我觉得少点什幺,然而就在2013年,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在我的平平淡淡的生活之中描上了浓重的一笔。

那年春天,我动用了所有的积蓄,外加从亲戚手里借了点钱,在我所奋斗的城市买了一栋属于自己的安乐窝,就因为如此妻子也就不得不从家庭主妇中“解脱”出来,而为了既能照顾上幼儿园的宝宝又能挣点钱补贴家用,所以找了份卖场做一休一的工作。虽说做一休一,但每天要晚上十点多下班,因此我们的性生活不再像以往那幺频繁了。

在那年夏天的某一天,我们家对门搬来了一对小夫妻,而且有个和我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那女的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打扮衣着方面都很时髦、妖艳、露骨,下身着齐逼小短裙,简直无法完全包住屁股,上衣是吊带衫,胸衣把两个大乳房勒出一条深深的乳沟,煞是诱人,尤其是胸前那一双大奶子,走起路来颤悠悠的,看得我是立马起了反应,当时我就心想,穿着那幺露骨,肯定是个小骚货,早晚哪天把你上了。但说归说,这也只是我一方面的意淫罢了,毕竟刚开始我们也没有多大交往,偶尔见面也就打个招呼,只是她经常穿着暴露的衣服,让我心猿意马,满脑子都是她那颤动的双乳。

后来事情突然有了个契机,由于都有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小孩子嘛,难免会经常在一起玩耍,她儿子经常跑到我家和我儿子一起玩,久而久之就慢慢的便熟悉起来。后来了解到,她老公是帮别人装窗帘的,每天都要上班,甚至有时要到外地出差,而她是个十足的全职妈妈。在以后的慢慢观察中,发现只要她老公不在家,她是从来不做饭的,都是外面叫外卖;而如果老公在家,她晚上就会和她的小姐妹们出去K歌或者看电影,看来她自己也是个没长大的贪玩孩子呀。

那年夏天的一个周末,我妻子去上班了,剩下我独自一人在家带儿子,而我的儿子又把她儿子领到我家玩,我便把家里的玩具全部拿出来给他们玩。直到中午我烧好饭,两个小家伙依然玩的起劲,于是我就给他们每人都盛好饭,把她儿子留在我们家吃饭。没多会,她就到我家喊她儿子出去叫外卖吃,我说:“他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你干脆也就不要叫外卖了,在这一起吃吧!”说着我便起身去拿碗筷。她急忙说道:“大哥,不用麻烦了,既然他在这吃了,我就叫一份外卖就行了。”我于是对她说:“不麻烦,无非就是多双碗筷,来尝尝大哥的手艺,再说了,外面叫的外卖肯定没自己烧的卫生。”边说着,我已经盛好了一碗米饭,而她看我已经为她盛好饭也就不客气的说道:“大哥,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于是我们就一起边聊边吃,在聊天过程中,得知她老公到外地去了,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就这样,我们很快便吃完了饭。

吃完饭后,她非要争着去洗碗,我说:“你不知道东西放哪,而且洗洁精对皮肤有伤害,还是我来吧。”她对我说道:“大哥,没关系的,你告诉我就行了,总不能在你家白吃白喝,总该干点什幺吧。”当时我就在想,干点啥,能让我干上一炮不就行啦,当然嘴上可不敢说出来,在心里意淫一下就OK了。听她这幺说,我也就不好坚持了,就任由她去收拾桌上的碗筷了,在她弯腰收拾的时候,我从她的衣领

口猛然瞟见她胸前的那一对大乳房,由于是夏天,加上她今天穿的是一件宽松的上衣,而且没有穿乳罩,随着擦桌子的动作,两个大乳房也晃来晃去的,时不时还能看到那红润的乳头,刹那间把我心中的欲念也晃了起来,我的鸡巴不由自主的挺了起来。

收拾完碗筷,她便到厨房洗碗,而我依然在餐厅流连于刚才的美景,突然听到她在厨房喊道:“大哥,你家的洗洁精在哪,你过来帮我拿一下。”这时我才从刚才的美景中惊醒,于是说道:“妹子,来啦,我帮你拿。”说完便来到厨房,而她正背对着我,翘翘的屁股便映入我眼帘,看着她那曼妙的身材,玲珑的曲线,我的鸡巴又坚硬了几分。

我家的洗洁精就放在水池上边的橱柜里,我来到水池边,我打开橱柜门,在取洗洁精的时候,我那坚硬如铁的鸡巴不小心触到了她的屁股沟,就这幺轻微的接触,给我带来了一种触电的感觉,而她也许同样感受到了我那坚硬的鸡巴,脸瞬间红了。在我递给她洗洁精的时候,我故意触了一下她的小手,她也就稍微做了下象征性的抵抗。我盯着她的眼睛说:“让我们一起来洗碗。”她什幺也没有说,于是我就站在她身后,双手握着她的小手,一起在水池中洗碗,而我的鸡巴也正抵着她的屁股沟,时不时的对着她的耳朵、脖子吹着热气,她也时不时的迎合着我的动作,扭动着屁股,以便我的鸡巴能更深入的摩擦她的阴部。没多久她嘴里便发出嗯啊的轻微呻吟声,我知道她已经动情了,于是进一步的挑逗,时而轻吻她的秀发、时而舔抵她的耳垂,这是她对我说:“哥哥,我湿了,好想。”我笑着打趣道:“我知道你的手都湿了,洗碗能不湿吗?”她笑骂道:“哥哥,你坏死了,你知道我说的是哪里,还取笑人家。”我说:“等会哥哥就好好的坏给你看。”就这样,只是那几付碗筷我们足足洗了半个小时。

当我们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发现两个小家伙早已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于是我们把他们报到我儿子的卧室,放到床上,然后改盖毯子。这一切办妥之后,我们相视一笑。我说:“看来这两小子也懂得成人之美呀,呵呵,我们是不是该完成未完作业了。”她斜了我一眼说道:“哥哥,就你最坏,害得人家不上不下的。”我一听有戏呀,这分明是给我暗示她也需要,那决不能错过这幺好的良机。于是我走上前去,把她紧紧地拥入怀中,我们就这样紧紧的拥抱着,恨不得把对方嵌入自己的身体,这时候我们已经是正面相搏,我能明显感到她那对双乳的柔软,于是我的一只手攀上了我那梦寐以求的一只大乳房,隔着衣服揉搓着,真他妈的太爽了,从来没玩过这幺大的,那只乳房在我的手里不停的变换着各式的形状,同时我的另一只手也探到了她的裙子底部时而在她的大腿根部轻抚,时而在她的阴部轻挖。而她的一只温柔的小手已经握住我那钢铁般的鸡巴,同时她的嘴里不断的发出嗯啊的呢喃声,于是我就加大了手上的抠挖力度。正当我要完全解除她上身障碍的时候,她说道:“哥哥,别,到你房间去,我不想让孩子们看到。”我说:“好的,哥哥已经迫不及待了,让哥哥抱着妹妹进去。”于是我一手拦腰,一手抱着腿,把她抱到我的卧房,然后放到床上,我们就迫不及待的除去彼此身上多余的衣服,在我们彼此坦诚相见的时候,我吧目光从上到下扫视了一边,饱满而挺拔的双乳,晶莹剔透的乳头,平坦的小腹,凝脂般的肌肤,修长而滑腻的双腿,在双腿之间那撮浓密的阴毛上还闪烁着几颗“银珠”,此时她的手紧紧的勾着我的脖子,我便用舌头轻轻就打开她的贝齿,她也主动的伸出香舌配合我,而我也顺势吸吮着这滑不溜秋的香舌,我们互相吸吮着对方的津液,久久都不舍得分开。

就在那快要窒息的一刻,我们才不得已分开,而此时,我的双手已经攀上了那高耸的双乳,嘴巴也已经把一颗娇嫩的乳头含入口中,时而轻咬,时而轻添,有时还双手紧握乳房的根部,恨不得能把整个乳房都吃到肚子里。而她也并不好到哪里去,一边用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屁股,生怕我会离开她半刻,同时一直温柔的下手紧紧的握住我的大鸡巴,时而轻撸,时而想往她的阴道口领。此时我已经领会了她的需求,所以刻意的不想那幺早插入,于是一只手轻捻这她的乳头,另一只手探入她那早已泛滥成灾的阴部,时深时浅、时轻时重,就这样在我的双重攻击下,她竟然失禁了,一股股淫水喷薄而出,溅得我满手都是。

也许是我给她带来了高潮的快感,或许是她老公从来就没有给过她如此强烈的感受,在她高潮消退的二十分钟后,她主动的用她那双温润的双手握着我那依然如钢筋般的大鸡巴,然后伸出她那灵巧的舌头,一遍遍的舔抵这,时而舔舐着我的马眼,时而深吮着我的睾丸,这感觉真是从未体验过的,犹如升天的感觉一般。我看着她那双迷离的眼神,心想,我一定要把这次体验享受的淋漓尽致,于是我抱着她的头,加快了抽查的速度,看着我的大鸡巴在她的樱桃小嘴中不停的进进出出,简直是刺激无比,再加上我从来没体验过如此的疯狂经理,没多久我就射了,把我那积蓄已久的精华全部射入她的口腔之中。

我们两人都经历了一次高潮,加之又是夏天,每个人都是一身臭汗,她就提议说:“哥哥,让我先去洗个澡,身上都黏糊糊的,难受死了。”我坏笑道:“那哥哥去给妹子搓个澡,好不好,刚好我有个搓澡棒,好好给你搓一搓,好给你止止痒。”她一手扶着我那早已软下的鸡巴说:“呵呵呵,好呀,就怕哥哥的搓澡棒没气了,你看现在都塌了,还能用吗。”我道:“别小瞧他,他可是能屈能伸、能大能小的真正男子汉,要不让你好好尝试一下。”她轻轻地在我的鸡巴上拍了下,说道:“等下就看你有没有本领啦,小心把你收了。”看着她扭着屁股进了浴室,我立马跑进两个小家伙的房间,在确认他们一时半会还不会醒来后,立马就跑到浴室的门口,轻轻地转动浴室的门把手,尽然开了,看来这小骚货是故意给我溜门的,原来她也是寂寞难耐呀,如此好机会怎能错过,虽然大鸡巴享受过她那温润的小嘴,但还没有享受她那下面的美鲍鱼呢。于是我推开了浴室的门,在雾气中,我朦朦胧胧的见到了她那曼妙的娇躯,这比刚才卧室见到的更增添了一种朦胧感,雾气蒸烤下的娇躯更添了一份红润,没有哺乳过的双乳依然那幺挺拔着(注:后来知道她家的宝宝是吃奶粉的),而在乳尖上的乳头犹如熟透了的红樱桃那幺诱人,双腿之间的阴毛黑漆漆的一片,完全笼罩了整个阴部,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丝的赘肉,就连那剖腹产留下的疤痕都显得那幺娇美,彷如一朵正在绽放的玫瑰,此时我已经看的目瞪口呆,而她此时也适时地给我抛了个媚眼道:“哥哥,快来呀,我很需要你的搓澡棒来止痒。”“我好痒呀,快来嘛,哥哥!”听到此话,我再也无暇欣赏这尊美躯,犹如饿虎一般扑了上去。

我把头埋在她的双乳之间,流连于她的乳香,一手狠命的揉搓着她的大乳房,同时伸出舌头随着她另一颗乳房上的乳晕一圈一圈的舔舐着,最后把整个乳头都含在了口中,拼命的吸吮着,嘴里不时的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就好像婴儿吸吮着母亲那甘甜的乳汁一样。我的另一只手同样没有闲着,由她那光滑的背部一路往下,慢慢地往下抚摸下去,抚摸着那雪白柔嫩的腹部,再往下去抚摸肚脐及小腹。我的右手也摸到了她双腿之间的小穴。我在那一堆呈三角形状,细细柔软的阴毛上,不停地上上下下抚摸着。我不时地用手指延着那条早以泛滥成灾的阴部,上下不停地的去磨着小穴上的阴核,偶而的用手指去插着阴道。我这样的亲吻,这般的抚摸与磨插,使得她周身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颤抖,全身也微微地跟着扭动起来,小穴里不断地

流出湿湿的淫水,小嘴也忍不住的小声呻吟起来。“嗯……哼……你……哦……你……吻得……人家……好麻……喔……喂……你摸得……我好痒……哎……哟……哦……好痒……哎……呀……痒死人……嗯……啊……痒死人了……嗯……哼……”不一会她就娇喘吁吁,嘴里不时的央求道:“哥哥,好爽,好舒服,嗯……,啊……,哥哥,我要,快给人家……,快给我。”我知道她的欲望已经完全被挑逗起来了,便继续挑逗道:“妹子,你要哥哥给你什幺,可要说清楚呦,不然我也不知道你要什幺。”同时我的手也加大了揉搓的力度,神智不清的被摸得难受地淫声呻吟出来:“哎……唷…哦……不要……再揉了……嗯……揉死我了……哎……哟……揉得……好痒……哎……唷……喂……呀……痒死人了……”而她已经用一只手撑住浴室的马桶盖,双腿岔开,把屁股撅的老高,时不时的还左右扭动,完全是迎接大鸡巴进入的节奏,与此同时她的另一只小手也牵着我的大鸡巴慢慢的往她的阴道口领。此情此景,看的我是口水直流,这时候我提起大鸡巴往她的小穴洞里插去,猛地用力插了进去。也许我的大鸡巴太大,用力过猛,或许是她的小穴太小,我这大力的一插,把她插得痛得叫了起来,她慌忙用一只手握住我的大鸡巴道:“哎……呀……要死了……到底了……哥哥,你轻点……你的太大了……我老公很少和我做的……而且他的要比你小好多……。”这时我怜惜的说道:“对不起,我会温柔一点,让你慢慢适应的,难怪你的那幺紧,原来是你老公很少干你呀!”边说边放缓了抽查的深度和力度,同时和她说着一些情话,以分散她的注意力,缓解疼痛。慢慢的我感觉她已经适应了我的尺寸,于是就就加快了抽查的速度,而她也不断地迎合着我。大约在这样快速的抽插了二十分钟后,我感觉到她阴道内的壁肉一阵阵的收缩,我知道她马上就要高潮了,而我的马眼也传来一阵阵尿意,于是我就拼命的冲刺了二十来下,最后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

那天我们又做了两次,直到我们都筋疲力尽,而在以后的日子,只要我的妻子和她的老公都不在家,我们都会在一起做爱,直到一年后他们一家搬离。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