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叠叠不休的在上面讲着,前排坐着的学生都在认真听着讲,而和我一样坐在后面的学生都处在昏昏欲睡中。由于我是最后一排靠着窗子,温和的阳光让我更有了睡觉的冲动。 我想:啥时候才能回家啊,昨天刚下到硬盘里的片子还没爽够呢。 这么想着,桌子竟然自己晃动了起来。 诶?怎么桌子在晃动。 老师讲课实在无聊,这让我整个人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不过我还是耷拉着脑袋下意识地瞥向一旁,无意中瞥见了惊人的一幕。 那一双隐约泛着日光的白丝,穿着它的主人有着修长的腿。虽然比起男生还短了些,但是对于女生来说已经足够长了。 这是我同桌,琳琳的腿,换作往常我敢如此看她一下,被发现后我会死的很惨。 “变态,我要告诉老师了啊!” 我知道,琳琳她一定会这么说,用她那骄里娇气,像是公主的声音。最后,虽然我无父无母,不用担心损坏家人的名声,但我肯定会被老师骂一顿,。 不过,今天却没有发生这种事情。 本该紧紧闭合的大腿此刻竟然张的像弓箭那么大。我一下子精神了不少,因为鼻子里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这味道我很熟悉,昨天才刚嗅到过…… “唔……嗯……哈……哈。” 与此同时,蚊子般的支支吾吾声从耳畔盘旋。我擦,这种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色情,我一下子整个人从昏昏欲睡中清醒了。 并且,我想到了那股奇怪的味道是什么,那是精液流出时的独特味道,昨天刚刚自慰过的我确信是这种味道。 教室里学生们一如既往的该睡觉的睡觉,该上课的上课,老师也没有注意这一幕。 我惊讶极了,我偷偷地移动眼球让视线更多的看向靠着窗户的琳琳的位置。 “嗯啊…啊…哈……哈。” 那泛着阳光的白色连裤袜竟然暴露在短裙下,上面还隐隐残留着某种乳白色的液体,并且那乳白色液体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外流。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琳琳那双纤纤玉手。 此时的琳琳正岔开双腿,一只脚紧紧地贴着桌子腿,一只脚谨慎地不靠近我。 她的一只手指正摩擦着那白色的连裤袜。 一上,一下,速度越来越快,乳白色的液体也不断地溢出来,好似想要沾满整个裤袜。 我身为男儿,血气方刚的身体一下子像充了血般,下体的生殖器官一柱擎天立了起来,顶在内裤和裤子上,像是要爆炸开般, 仅仅因为这一眼,我的下体撑的又疼又难受。 而这一眼后,我的视线再也没离开过,甚至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无法思考。 “啊……嗯……嗯~~~” 这家伙是笨蛋吗,现在可还在在上课!她的声音逐渐放大,这吓到了我,我甚至正在替一个上课自慰的白痴担忧。 我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我直勾勾地看向她的眼睛,想要明白她是怎么想的。 可是,她正好也瞥见了我。 那双少女的眸子,充满着诱惑的妩媚之力,泛红的两腮像魅魔般。 她竟然朝着我笑了,邪魅且淫荡地笑。 “啊——” 白丝一阵抽搐,伴着比刚刚更加响的淫叫在教室中响起。 事后想来,当时的我脑子里真是一片空白,除了少女那绷紧的躯体、淫液的味道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李木生,发生了什么?” “我……嗯……” 我瞥了一眼趴在桌子上,还颤抖不已的琳琳,然后站起来,对着教室里几十双好奇的视线不知所措。 “老师,我有些难受!” 趴在桌子上的琳琳,微微抬起通红潮湿的脸,无力(妩媚)的看着老师。 “怎么了,你?” “刚才,头突然好痛。” 我见此模样,连忙装模作样的将手贴在琳琳头上,哪知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娘竟然偷偷的抚摸了一下我的生殖器。 会死的,被发现绝对会死的很惨,说不定明天校园的头条就是“李木林侵犯同桌”了,这么想着,我慌张的回答。 “她、她……好像……发骚(烧)了。” 我现在有想打死我的心,我这像是白痴一样的嘴巴啊,你都说了什么? “发烧了?那你带她去医务室看看吧,反正你也不学习。” 我心中庆幸,老师似乎理解错了我的意图。 我低着头,搀扶着琳琳走向医务室,心脏怦怦直跳。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