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魅魔投胎成荡妇之后(NPH)

內容簡介
安琪拉是一个诞生于中世纪的魅魔,她游荡于男女老少的梦中,以人类女性的形式出现,来勾引男人和她做爱。
一次东西方神鬼交流大会上,她勾引了地府的牛头马面,被打入轮回道,投胎成了东方古代的一个女孩儿,本该历劫洗刷淫欲的,可她生来一副宜肏体质,被书僮肏、被哥哥肏、被老师肏、被同学肏......开始了她乐在其中的荡妇之旅。

正所谓: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美貌必招淫,多少儿郎为此!




高HNPH古代奇幻狗血



0001 女魅魔初入东方地府,眼馋牛头马面大屌
    安琪拉是一个魅魔。

    她原本是中世纪的一个老处女鬼,死后想要尝尝男人的滋味,就大着胆子去她最喜欢的一个神父梦里勾引他,没想到真的勾引成功了。

    中世界的宗教观念里普遍迷信灵魂的纯洁,修女一生都需要为上帝保持贞节,性欲都是压制着的。

    那个神父的灵魂或许也是第一次如此放荡,肏安琪拉肏的很爽,射出的浓浓的精液把内裤和被子都弄脏了。

    神父坚信自己是受到了魔鬼的蛊惑,真诚的向上帝忏悔后,开始向他的信徒们传教:

    在梦里也要远离魔鬼的蛊惑,与魔鬼在梦里的性交,也会失去灵魂的纯洁,走入堕落的深渊,长期与魔鬼性交,身体也会亏损。

    毕竟,他和魔鬼在梦里做爱后,第二天精神不太好。

    俗话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信仰这种事,信的人多了,总会有点神奇的事。

    太多人相信魅魔真的存在,安琪拉就从中世纪活到了现在,不仅在众人的信仰之力里变得越来越美,甚至在魔鬼排行榜里也赫赫有名。

    很多鬼魂自愿成为她的信徒,男女都有,自愿进入别人的梦里勾引人做爱,被肏或肏人。

    毕竟,性欲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欲望。

    能玩的花样也多,1对1,3p,群p,np......魅魔就永远不嫌多。

    安琪拉她生前是个老处女,死后却夜夜游荡在别人的梦里,在各种场景里被男人们肏的汁水横流,十分快乐。

    但她这个魅魔,比起撒旦和吸血鬼那些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魔鬼来说,还是有些上不了台面。

    人们嫌弃她厌恶她,但又拒绝不了她,所以她虽然名声不太好,但在魔鬼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地位也不低。

    最近举办的东西方神鬼交流大会,她也在受邀之列。

    说是神鬼交流大会,称为“百鬼夜行”也不为过,邀请他们的是东方的地府,因为地府的十殿阎罗位列仙班,是个神籍,才美其名曰“神鬼”交流大会。

    西方的魔鬼到了东方,因为远离了他们邪恶且忠诚的信徒们,法力也大减。

    安琪拉都要后悔答应出席这次神鬼交流大会了,吸血鬼不吸人血还能去医院偷血包,撒旦不作恶他也还是撒旦,但是作为魅魔,她出差一趟,已经好几天没做爱了。

    往常在别人的梦里,她遇到屌小的,或者不持久的,她还能在无数人的梦里反复横跳,找个称心的尺寸肏自己。

    一晚上赶场似的,被好几个人肏都是常事,但是现在一个能肏她的人都没有!

    东方有淫元魔、色鬼和狐狸精,她也不好跨国作案,不敢在东方的地盘抢生意。

    憋了这么久,她的小逼早就瘙痒难耐了,她试图勾引撒旦,结果撒旦警告她说如果她再敢发骚,就把她清除驱散。

    撒旦可是能和上帝叫板的恶魔,安琪拉的力量比不上他,只能夹着腿自己玩。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鬼门大开。

    撒旦领着一群魔鬼和邪灵,已经等在了鬼门关外。

    安琪拉心想,东方的鬼果然也喜欢集体主义啊,还有专门的地盘和组织,纪律也严明,俨然是另一个完整且正常运转的鬼魂世界。

    西方的魔鬼和邪灵就自由很多,人们形容地狱也无非就是「遍地都是硫磺、鹽和火烧、沒有耕种、沒有出产、连草都不生長。」「在永火里受刑罚」,再恶心一点的就是「阴间,下铺的是虫、上盖的是蛆。」

    没什么威慑力。

    安琪拉听说东方的地狱有十八层,每一层都是极其严酷的刑法,像她这样犯了淫戒的鬼,在东方的地狱里灵魂都要受尽折磨。

    还好还好,她是个西方的魅魔。

    鬼门关的大门缓缓打开,众鬼齐出,阴惨惨的。

    为了以示郑重,十殿阎罗还有判官都来迎接他们。

    安琪拉是个魅魔,在一群黑黢黢的魔鬼里,只有她艳光四射。

    精致的脸蛋,完美的身材,金发碧眼,身上没几片布料,露出她娇嫩光滑的皮肤。

    只可惜这么一个尤物,是个不知检点的。

    她那双漂亮的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已经毫不掩饰的去看向了十殿阎罗王和判官的胯下。

    东方的衣服好看是好看,鬼都显得一派正气,就是比起西方的紧身裤,根本看不出胯间的东西是大是小,是粗是细。

    安琪拉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无聊,意淫都没对象。

    不一会儿,她的兴趣立刻被鬼门关两边的两个鬼差吸引,一个牛头,一个马面。

    哦!她好想让他们的大屌捅进自己发痒的小逼里!

    她看不出那些顶着人脸的鬼是屌大还是屌小,但是她知道牛鞭和马屌都很长很大很粗很硬!

    嘤!她好想被牛头马面的大屌一起肏,她还没尝过牛鞭和马屌肏是什么滋味。

    她试过勾引狼人,被狼人的大屌肏的感觉还不错,她无条件相信牛和马的大屌会给她更加极致的快感!

    啊!她好想被肏!

    最好是牛头和马面一起肏她!



0002 没有鸡巴我就是活不下去,我本来就是魅魔啊(H)
    安琪拉自从见了牛头马面,小逼里就一直发痒。

    流出的水儿把她腿间本就没多少的布料都要打湿了,她不得不一直去上厕所,一遍一遍擦干净小逼里的淫水,才能保证在大庭广众之下不会流出来,给西方的魔鬼们丢脸。

    撒旦也不得不压低了声音警告她:“你最好夹紧你的骚逼,别随便勾引鬼,尤其是东方的鬼,不然小心我念咒语驱散你。”

    安琪拉“嘤”的一声,夹紧了腿,可怜兮兮的望着撒旦。

    “可我是魅魔啊,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做爱了,我会憋死的,撒旦大人,您可以肏我吗?求求您肏我好不好?”

    撒旦瞪了她一眼,也是真的怕她饥不择食,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才愿意屈尊降贵,把自己的鸡巴捅进她的骚逼里替她止痒,好让她别那么骚。

    她的目光一直盯着东方鬼魂的腿间看,太丢人了。

    东方的地狱,讲究的不行,一整座丰都鬼城里,有哼哈祠、天子殿、奈河桥、黄泉路、望乡台、药王殿等多座阴间建筑。

    撒旦和安琪拉一前一后出了宴会厅,随意找了一处假山,撒旦拉开了他的紧身裤,放出了他的大屌。

    软绵绵的肉龙垂在他的腿间,像是在沉睡。

    “安琪拉,你想要的话,自己把它舔硬,我现在没什么性欲,能不能吃到,看你的本事。”

    安琪拉撇了撇嘴,虽然很不满他的不配合,但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她迫不及待的蹲下身,把他的肉龙含在了嘴里。

    “您的肉棒好大,撒旦大人都用它肏过谁呢?被肏的人和魔鬼未免也太幸福了,真想您每天都用这么大的肉棒肏我。”

    “你也配!”

    撒旦很是看不起魅魔,他们沉迷于肉欲,没一点追求,像是人类梦境的寄生虫。

    此刻如果不是害怕魅魔丢了西方魔鬼的脸,他根本不会让魅魔碰他的身体一根指头!

    “是,我不配,我的小骚逼已经被亿万的人和魔鬼肏过,配不上您高贵的鸡巴,您能不能快点硬起来,求您了!”

    安琪拉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搓着他的肉棒,又含进嘴里,收紧口腔去吸它,舌尖舔着他的硕大如鸡蛋似的龟头,又努力的往喉咙里送。

    “安琪拉,你可真骚。”

    撒旦的肉棒被她吸的很爽,她一边吃着肉棒,还一边扭着屁股,她的身上本来就没多少布料,全身的曲线一览无余。

    撒旦愿意满足她这一次。

    安琪拉嘴里的欲望逐渐发硬,顶着她的喉咙,很不舒服。

    既然鸡巴已经硬了,安琪拉想要立即把它插进自己流水儿的小骚逼里。

    可撒旦却按着她的头,在她的嘴里抽送了起来。

    他太大了,安琪拉怀疑自己的喉咙会被他捅烂,摇着头想要挣扎,又怕自己的牙齿磕到他的肉棒,弄痛了他,自己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她被顶的直翻白眼,眼泪都要出来了。

    撒旦终于松开了她。

    “转过去,屁股撅好,我这就用大鸡巴满足你的小骚逼,安琪拉。”

    安琪拉听话的转过身,扶着假山的石头,把屁股对准了他,摇着屁股,乞求他的肉棒赶紧插进来,满足自己瘙痒难耐的小骚逼。

    “撒旦大人,请您快些用您的鸡巴肏我吧,小骚逼里好痒,请您用大鸡巴帮我止痒。”

    撒旦看着她乱晃的屁股,朝她的白花花又多肉的浑圆屁股拍了一巴掌。

    “别发骚,再乱动不肏你了。”

    安琪拉停止了晃动屁股,粉嫩的肉缝努力张开,渴望着肉棒的进入。

    撒旦一挺腰,把自己的粗长鸡巴捅了进去,明明那么小一个肉缝,却能毫无负担的容纳自己的大肉棒,不愧是魅魔。

    “啊......好爽......终于吃到撒旦大人的鸡巴了......大鸡巴肏的我好爽......小骚逼被填满了......撒旦大人您动一动好不好?”

    安琪拉不满的扭着屁股,一前一后的自己用小逼套弄着他的大鸡巴。

    撒旦掐着她的腰动作了起来,抽出长长的鸡巴到她的穴口,又猛的撞了进去。

    “啊......好爽......大鸡巴好粗......摩擦过小逼里的敏感点了......撒旦大人好棒.....肏的我好舒服啊......我还要,您再快一点好不好?”

    安琪拉扭着屁股,不满地求着他肏自己。

    撒旦继续挺腰,一下比一下用力的进出她。

    “你看看你骚成什么样子了?没有鸡巴是活不下去吗?”

    “对,没有鸡巴我就是活不下去,我本来就是魅魔啊......啊......好舒服......被撒旦大人的鸡巴肏的好舒服......顶到最里面了......撒旦大人的鸡巴好厉害......”

    安琪拉痒了许久的小逼,终于吃到了鸡巴。

    可还没肏几十下,撒旦就停止了动作,捂住了她呻吟的嘴,警告她:“别出声,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0003 求帮忙:如果太长时间没被肏,我会死的
    “马面,你在茅厕见到撒旦大人了吗?”

    是牛头的声音,看来是在找撒旦。

    撒旦从安琪拉的小骚逼里抽出了鸡巴,脸色很平静,仿佛刚才肏安琪拉的不是他。

    他顺手捞起安琪拉身上的一片布料,擦干净了鸡巴上安琪拉的淫液,把昂扬的鸡巴塞回了紧身裤,又把身上的斗篷扯了扯,遮盖住了自己的欲望。

    安琪拉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她的小骚逼还很痒,欲望也被撩了起来,就这么丢下她,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给她,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好难受啊!

    “你最好别出声,我先回去了,剩下的你自己解决。”

    撒旦他拔屌无情,丢下了假山后像是母狗一样发情的安琪拉,走出去和牛头马面打招呼。

    “刚才喝多了酒,在假山后休息了一会儿,我立刻回去。”

    牛头马面跟着撒旦一起回了宴席。

    安琪拉坐在假山后的石头上欲哭无泪,用手指伸进自己的小逼里抽插,挺动着臀部,试图自己满足自己。

    可是刚吃过撒旦的大鸡巴,手指再怎么灵活,也没有鸡巴肏一下来得爽。

    安琪拉觉得自己太惨了,她就不该来东方,在西方,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想在梦里肏她,享用不完的大屌,她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撒旦说是要肏她,就那么肏了她十几下,丢下她就走了。不给她一个痛快。

    安琪拉越想越觉得自己很可怜,一边用手指抽插自己的小穴,一边低低的哭了起来。

    送撒旦回去后,牛头马面要回去继续看守鬼门关。

    马面听到了安琪拉的哭声,又不知道是谁在哭,问牛头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有吗?”牛头憨厚的声音响了起来,动了动耳朵。

    “你别说话。”

    马面竖起耳朵,顺着娇弱的哭声,一路走到了假山后面,看到了近乎是全身赤裸,在用手指自己玩自己的安琪拉......

    “啊这......”

    牛头马面看到欲火焚身在自慰的安琪拉,突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安琪拉在东方,已经犯了邪淫之罪。

    按照她的罪责,肯定会打入“粪尿泥小地狱”,被扔入泥海中,载浮载沉,那里面有人溺毙,有人张口呼救,但立即吞下粪条污物,痛苦难耐。最少都必须浸至皮肉腐烂才能出来,刑满后,男性再送六殿割肾鼠咬小地狱受刑,女性则另送各殿裁量发落。

    平日喜爱穿着暴露故意用肉体勾引人的女性,还得送入“寒冰地狱”受罚。每日被压在冰块下,四肢僵硬,寒气攻心,后悔已来不及了。

    搞“不伦恋”的男女,判入“诛心小地狱”受开膛割心之痛外,再送割肾鼠咬小地狱行刑。

    像安琪拉这样的魅魔,是败坏人伦道德、荼毒世人的重大祸首。

    首先得历经前面八殿的层层苦难,到了第九殿平等王前,还得判入“热油溅身小地狱”。被绑在柱子上,身旁有个高温沸腾的大油锅,鬼卒将冷水倒入,瞬间滚烫热油飞溅四方,罪魂当场体无完肤,貌不成形,甚为恐怖。

    可问题就在啊,安琪拉她是西方的魅魔!

    牛头马面他们怎么能用东方的剑,斩西方的鬼!

    安琪拉看到牛头马面,不仅没有被撞破自慰的羞愧,反而很激动!

    她想要的牛鞭和马屌就在眼前了!

    安琪拉多少知道东方的欲拒还迎的那一套,把湿淋淋的三根手指从小逼里抽了出来,虽然有些不舍,但她等会儿就有更大的东西能肏进来了。

    她合上了腿,又没有完全合上,湿淋淋的粉色小穴隐隐约约的在腿间,腿上本就没有几片布料,牛头马面不怎么费力就还是能看到她的淫荡小穴。

    安琪拉圣洁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像是娇嫩茉莉花上的露水。

    她本就生的美,又沾染了情欲,衣衫不整的,整个人像是美丽的妖艳玫瑰花,又纯洁又妖媚。

    她努力扯了扯身上的那几片布料,上面还沾着撒旦刚才擦肉棒的淫液,湿漉漉的一块儿一块儿的水迹。

    牛头马面在想着怎么礼貌不失尴尬的离开的时候,安琪拉又开始哭了起来。

    “你们能不能帮帮我?如你们所见,我是一个魅魔,如果太长时间没被肏,我会死的,你们能不能帮帮我?求求你们了。”

    安琪拉哭的凄凄惨惨戚戚,心里想着,她也不算说谎,不被肏的话,真的会死!小逼里会痒死的!

    准备离开的牛头马面又犹豫了,他们不了解西方的魅魔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是东方,狐狸精之流确实有吸食男人精气维持法力人形的事情,难不成这个女魅魔也是?

    安琪拉一看有戏,心里顿时兴奋了起来,但她还在哭泣着演戏。

    “救救我吧,没有精液的话,我真的消失的,求求你们救救我。”



0004 被牛头肏穴,给马面含屌(H)
    安琪拉哭的梨花带雨,语气也越来越虚弱,看上去很可怜,凄惨又柔弱。

    牛头一听她要灰飞烟灭,顿时慌了,要是这个女魅魔在自己眼前消失,那自己不就是间接害死她的罪魁祸首?而且还是个国际外交事故!

    牛头慌里慌张的走到她身边,把她扶到了自己怀里。

    “我应该怎么帮你呢?”

    马面始终觉得这事儿透着古怪,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撒旦大人刚才就是从石头后面走出来的!

    这个安琪拉和撒旦大人有一腿?

    马面正准备把牛头拉开,要去找撒旦大人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安琪拉已经动作熟练的把牛头的大屌塞进她的下体了。

    ......

    ......

    马面此刻的无语有十八层地狱那么大,他不想害死牛头,当然是不能回去求救了。

    万一安琪拉和撒旦大人真的有一腿,那牛头现在狠肏安琪拉,被撒旦大人知道,牛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安琪拉很是满意,果然如她所料,牛头的屌真的很大!

    哪怕是人的形态,也很大!

    又硬又粗!好爽!

    “啊啊啊......好棒......小逼被填满了......好胀......肉棒好大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对就是那里......用点力......用力肏我......啊啊啊......好爽啊......牛头哥哥好厉害......把安琪拉肏的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安琪拉把牛头压在地上,骑在他的大屌上,扭着屁股上下左右的套弄,嘴里也发出情动的呻吟。

    “唔......你里面好紧......好舒服......好多水啊......”

    牛头也被她的紧致小逼夹的很爽,进入了发情状态,快速又凶狠的挺腰,把自己的肉棒往她的小逼里送。

    马面吓得要死,生怕他们的叫声被其他神鬼听到,语气不好的提醒他们。

    “你们小点声......”

    话刚说了一半,安琪拉已经发动灵力把他弄到了自己跟前,熟练的把他的裤子也扒了下来,把他的大屌含在了嘴里。

    “你!”

    马面差点被她气死,西方的魅魔怎么会这么淫荡!

    “马面哥哥,你别生气,用你的大肉棒堵住我的嘴......我就叫不出来了......啊......好爽啊......大肉棒好厉害......顶到最里面了......啊啊啊......”

    安琪拉的话说了一半,就被牛头激烈的顶弄刺激的说不出话,又把马面的大屌含进了自己的嘴里,吸吮着。

    牛头已经彻底发情了,不知疲倦的挺腰把肉棒送到她的小逼里。

    安琪拉的那近乎赤裸的身体被肏的一颤一颤的,还淫荡的扭着屁股,配合着牛头挺腰的动作往下坐,好让他肏的更深。

    她的嘴里还含着马面的大屌,呜呜咽咽的说不出话,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马面看着眼前淫靡的一幕,被她紧致温暖的口腔刺激到,肉棒在她的嘴里一点点硬了起来。

    安琪拉把他口的硬了之后,双手搓着他的肉棒,从嘴里吐了出来,吸了吸口水,把美丽圣洁的小脸贴到了他粗硬发烫的马屌上,蹭了蹭,可怜兮兮的。

    “你要是生我的气......嗯啊......用你的肉棒使劲肏我好不好?上面的小嘴儿还有后面的小洞,任你选好不好?啊......肏我好不好?唔......好舒服啊......牛头哥哥肏的我好舒服啊......”

    安琪拉她本来还想勾引马面,但没说几句话,就被牛头肏的失去了理智,呜呜咽咽的叫着,上下两张小嘴儿都不闲着。

    下面的小穴爽的要升天,夹着牛头的大肉棒一缩一缩的,被肏的软烂,不停的往外留着汁水,甜腥腥的。

    哪怕是人间的圣人,天上的神仙,见了这场景也得生出些六根不净的想法儿。

    马面也不例外,在安琪拉嗯嗯啊啊的吟哦声里,他的硬挺的大肉棒又胀大了一圈,他索性抓着她的头,又重新把粗硬的马屌塞进了她的嘴里。

    “爱琪拉,这可是你主动摇着屁股勾引我的,先用你上面的小嘴儿把我伺候好了再说,嗯啊......骚货......好会舔......嘶......好舒服啊......给多少人舔过鸡巴了?嘶......”

    安琪拉她收缩口腔包裹着粗长的马屌,努力往喉咙深处含,舌头蠕动着去舔舐他的棒身,极富技巧,又不会让贝壳似的牙齿伤到了他。

    安琪拉努力放松口腔,努力吞吃更多的肉棒。

    可他太长了,即使他的龟头已经抵到喉咙深处了,还是有大半根马屌含不进去

    她柔软灵活的小手就尽力的替他撸弄着,连棒身下的两颗卵蛋也照顾到了。



0005 两根大屌又粗又硬又热,在她的身体里驰骋着(2562字)
    “嗯啊......骚货!”

    她的手指抚摸过马屌下面子孙囊袋上的褶皱,引得马面的呼吸更加急促,低声骂了一声,扶着她的头,在她的嘴里快速抽插起来。

    “呜呜......唔......”

    安琪拉被他突然激烈的动作刺激到,呜呜咽咽的呻吟着。

    龟头顶的她的喉咙有一些不舒服,她从未被如此对待过,哪怕是跟狼人交合,一切也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可现在不一样,她太久没做爱了,所以她容忍了马面的粗暴。

    躺在地上的牛头,还在不知疲倦的挺腰顶胯,把牛鞭往她的骚穴里送。

    她的平坦小腹被肏的一鼓一鼓的,显出牛鞭的硕大形状。

    她的小穴里不停的流着水儿,随着牛头的撞击,汁水四溅,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她的腰肢已经软了,她好想躺下去,可她做不到。

    因为马面还在扶着她的头,把他的马屌快速的在她的嘴里抽插。

    马屌的前端已经分泌前液,她的口水也来不及吞咽,顺着她的嘴角往下流,弄湿了马面的大屌,也弄湿了她裸露在外的胸脯。

    “唔......”

    快要射精的时候,马面终于从她的小嘴里抽出来了自己的大屌,把浓稠的精液一股又一股的射在她的脸上。

    可精液太多了,再射就要糊住她的眼睛了,马面不得已把精液射在了她的锁骨窝里,还有她的胸上。

    浓稠的精液顺着她的脸庞和胸脯往下滑落,安琪拉的舌头一卷,把嘴角的精液卷到了嘴里,品尝着马屌里射出来的精液,意犹未尽地点评道:

    “原来你的精液是这个味道的啊,不难吃,马面哥哥怎么不把精液射进我的嘴里?浪费了这么多精液......嗯啊......哥哥下次射给我好不好?后面的小穴给你用,都射给我好不好?”

    狠肏她的牛头,一听她还要马面一起肏她,再憨厚的性格也不开心了。

    “怎么?我肏你肏的不够爽吗?我肏你这么久还不能满足你吗?还想着要马面一起肏你?!骚货!肏死你算了!”

    一边说一遍加速挺腰,粗长发黑的牛鞭快速在她的小穴里进出,快的都能看到残影。

    安琪拉哼哼唧唧的到了高潮,爽到一句话也说不出。

    她高潮里不停收缩的小穴直喷水,身体也软在牛头身上。

    她身上那些马面射出的精液,都蹭到了牛头身上。

    “啊......”

    爽的几乎要翻白眼的她,还是发出了一身呻吟。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马面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跪坐在她的身后,扶着再次硬挺的马屌塞进了她后面的菊穴。

    小穴里高潮的余韵还没过,后面的菊穴又被塞得满满的,他的马屌那么大,只是塞进了一个龟头,安琪拉都感觉要被撑裂了,又酸又胀又胀。

    快乐是双倍的。

    安琪拉怀疑自己的心脏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快感,真的死过去。

    不过她现在已经是魅魔,轻易不会再次死去。

    她后面的菊穴太紧了,马面进入的有些吃力。

    好在安琪拉是女魅魔,生来天赋异禀,她的菊穴已经开始一张一合的收缩,分泌着淫液,好让马面进入的更加顺利一点。

    马面的大屌一点一点的进入安琪拉的身体,粗硬的肉棒进入时还能触碰到在她身体里抽插的另一根肉棒。

    牛头不甘示弱的一次次凶狠撞入,像是要和另一个肉棒抢夺生存空间,凶狠的抽插把安琪拉的小穴肏的更加软烂。

    马面也不愿意落于下风,不再怜惜她,用力挺腰,把整根肉棒捅进了她的菊穴里。

    “啊......好爽......全部吃进去了......肏的好深啊......马面哥哥的肉棒好长啊......呜呜......要肏到胃里了......”

    “怎么?只有马面肏的你爽?我呢?我的鸡巴不长吗?肏的不深吗?安琪拉!”

    牛头肏了这么久,都要忍不住射给她了,一听她只夸马面的大屌,也来了脾气,不愿意射精,显得自己更持久。

    只见牛头更加用力的用肉棒顶开她被肏的软烂的穴肉,把她小逼里面的褶皱都撑开,撞着她的敏感点狠肏。

    硕大的龟头碾磨过她的敏感点后,狠狠的撞击花心,恨不能撞开宫口,肏到她的子宫里去。

    “呜呜......牛头哥哥最棒了......啊啊啊啊......慢点......太深了......要被肏烂了......啊啊啊......好爽啊......肏到最里面了......对,就是那里......啊啊啊......顶到了......顶到了......你们都好棒啊......好会肏......”

    安琪拉刚才被撒旦大人肏到一半就被拔屌无情的空虚,彻底被填满了。

    她前后两个小洞都被填满了,两根大屌都又粗又硬又热,在她的身体里驰骋着,给予她灭顶的快乐,她要飞起来了!

    她此时此刻真的很想为东方的鬼代言!

    东方的鬼,行!西方的鬼,不行!

    尤其是肏她一半就走的撒旦大人,特别不行!

    呜呜,她好想一直被他们这么肏下去啊!

    “呜呜......好爽啊......被肏的好舒服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我要到了......唔......”

    安琪拉像是肉夹馍中间的那层肉一样,被上面的马面和身下的牛头夹在了中间。

    她的小骚穴和菊穴里还夹着他们的大肉棒。

    安琪拉的上下两个小洞里都流着淫液,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空气里也都是他们三个淫液的味道。

    西方的女魅魔,东方的牛头马面,还真就是妖精打架。

    马面原本是跪坐在她身后的,但是为了速战速决,已经趴在了她的背上,快速的抽插着,希望赶紧射出来,好赶去值守鬼门关。

    “骚货!小点声!别乱叫!被发现了我们都完了!”

    马面发狠地快速抽插,喘息着警告安琪拉。

    安琪拉自己是不在意这些的,但知道东方那一套一套的繁琐大道理,牛头马面把她肏的这么爽简直是雪中送炭,她不能让他们流精又流泪!

    当即她就压低了呻吟声,呜呜咽咽的,像是小奶猫一样。

    “牛头,你快点,我们得赶紧赶回去了!嘶......骚货!舍不得我走是不是?还夹我?!几百年没见过你这么骚的!”

    马面的大屌肏到她的身体里,被她猛不丁的夹了一下,没忍住骂了她一声。

    牛头得了马面的指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霎时间,牛头马面两根大屌,你进我出,你出我进,在安琪拉的身体里抽插,时不时的还会撞到一起,引得肉夹馍似的三个打架妖精一起战栗。

    牛头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马面知道他快到了,故意放缓了速度,隔着安琪拉软热的腔肉,压着前面牛头的大屌同进同出。

    两根大屌像是黏在了一起,一起戳进安琪拉的身体深处,引得她又开始忘情呻吟。

    “唔......被两根肉棒肏的好爽啊......啊......肏到最里面了......你们要把我的身体肏烂了......呜呜呜......射给我吧......你们都射给我吧......灌满我吧......用你们的精液......啊......”

    安琪拉惊呼一声,感受到小骚逼里被机关枪似的精液冲击着。

    牛头他终于射了出来!


[ 此貼被梅川裤子在2021-11-16 11:40重新編輯 ]

赞(4)
1024
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