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与妻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里播放着无聊的“肥皂剧”。妻子烦躁的按着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换台。我瞥了一眼妻子,心里很清楚她为什么如此烦躁,如果有人问我三十一岁的女人与二十一岁的女孩有什么区别,那就是三十一岁的女人再也不掩饰自己对“性欲”的渴望,这种渴望甚至让普通的男人吃惊。

妻子懒洋洋的斜靠在沙发上,“老公,你以前与别的女人上过床吗?”妻子用挑逗似的口吻问道。

“没有!”我干净利索的回答道,可是我心里却盘算着如何应付妻子的追问。

“可是晓丽却承认了你们之间有过那事。”妻子接着说。

晓丽是我的前女友,也是我妻子要好的朋友。说实话,我与晓丽之间的确发生过一两次性关系,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妻子走过来骑在我的腿上,用胳膊缠住我的脖子说:“老公,你老实交待!你以前到底与别的女人上过床吗?”经过一番折磨,我实在经不起妻子的逼供,只好承认与晓丽有过一次性关系。

“我不在乎你与晓丽之间是否发生过那种事,只要你对我像对晓丽一样充满激情就行了。”妻子说道。

我知道妻子心中的“欲火”正在燃烧。晚上,尽管我使出浑身的力气,竭尽全力满足妻子的性欲,是她还是不满意,反覆要求再来一次,“强弩之末”的我再也没有力气满足妻子越烧越旺的“欲火”。

我与妻子躺在床上沈默不语,我望着天花板发呆,而妻子独自一个人喃喃的自语:“老公,我从来没有跟别的男人上过床,而你却与别的女人睡过觉。我也想……。”“你敢!,如果你真的干出那种事,我们就离婚!”我有些生气的说,“老公,我也不想干那种事,可是我实在是太郁闷了,你知道吗,每次上街,我路过街对面的舞厅时,好几次都克制不住自己,想进去。”妻子歪过头来,推搡着我的胳膊,认真的说:“就一次!过后如果你嫌弃我,咱们可以离婚。”妻子央求道。

我沈默不语,被欲火煎熬的妻子已经好几次提出过那种“越轨”要求了,时至今日,我知道阻拦是拦不住了,如果妻子真想背地里干“越轨”的事,我又能奈何的了她吗,但是我还是抱最后一线希望劝道:“舞厅里的人太复杂了,像你一个弱女子若是遇上坏人可怎么办?”

“没关系,你可以在旁边保护我。”妻子兴奋的吻了一下我的脸。

我听到妻子的话差点晕过去,不过我冷静一想,妻子说的有道理,既然她已经铁了心要干那种事,我就应该保护她,即便是她去干那种“越轨”事。

“随便吧!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真的同意了!”妻子高兴的狂吻我。

第二天下午,妻子上身穿一件薄薄的低胸衬衫,下身穿一件漂亮的浅绿色套裙,站在镜子前兴奋的打扮著,而我却茫然的看着她梳妆打扮,妻子容貌秀丽,身材匀称,是那种讨男人喜欢的女人。临出门时,妻子含了两片避孕药,我知道妻子这次是真的要“越轨”了。

我陪妻子下楼穿过马路,正准备走进街对面的家舞厅时,妻子却一把拦住了我说:“离家远点,万一遇上了熟人,那该多尴尬呀!”

于是,我与妻子坐上一辆出租车向南驶去,来到了一家离家很远的舞厅。我们生怕熟人看见,迅速走进了舞厅,舞厅里的灯光很暗,我与妻子站在舞池边上,妻子正急切的寻找目标。不一会,一个男人走过来请妻子跳舞,妻子陪着他跳了舞一阵后,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很显然妻子没看上他。又过了一阵,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过来,请妻子跳舞,我看到妻子的眼里流露出惊喜的目光,我知道妻子动心了。我只好站在舞池边上,看着妻子与那个高大男人跳舞,心里真是不是滋味。

心烦意乱的我离开舞池边买来一杯啤酒,当我回到舞池边时,却发现妻子和那个男人不见了,我焦急的四处寻找,最后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发现了他们,我走过去,看到那个男人一只手搂住我妻子,另一只手却在下面乱摸,而我妻子也在兴奋的喘气。我妻子见到我走过来,马上推开了那个男人,整理好衣裙,那个男人也收回了手。

我妻子站起来指了指我,对那个男人说:“这位是我老公!”随后,我妻子伏在我耳边小声对我说:“我已经把我们的计划跟他说了,他同意了,在我们家干那事!”

“不行!”我断然拒绝了,“怎么可以带陌生人到我们家,再说了被邻居看见可怎么得了!”我小声在妻子耳边嘀咕。

我妻子返回身去,在那个男人耳边嘀咕了一阵,那个男人沈吟了半晌,小声对我妻子说,他的朋友有一处空房,他们可以到那儿去,我和妻子都同意了。

我和妻子以及那个高大的男人离开了舞厅,迅速钻进一辆出租车,我坐在前排,而我妻子和那个男人坐在后排。透过后视镜,我看到那个男人紧紧的搂住我妻子,而我妻子也顺从的靠在那个男人身上,脸上不时掠过一丝奇怪的笑。

出租车很快在一座二十层高的公寓楼前停下来,那个男人告诉我妻子说他先上去,过一会我们再上去,并且留下了门牌号码。随后,那个男人钻进了一座电梯,我和妻子在楼下站了一会,然后钻进了另一座电梯,电梯里只有我和妻子,妻子紧紧抓住我的手,脸上流露出一丝紧张和兴奋。

电梯徐徐的上升,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问妻子,“你带避孕套了么?”

“没有!不过我吃了两片避孕药!”妻子回答道。

“避孕药不能100%的保险,你必须用避孕套!”我坚持道。

妻子反驳道:“我不喜欢避孕套,我喜欢直接插入喷射的感觉。”妻子的脸红红的,显然她有点生气了。

电梯到了,我和妻子走出电梯,楼道里空无一人,妻子看了看门牌号,再看了看左右没人,正要举手敲门,我连忙拦住了妻子说:“先别着急,你等著,我去买避孕套,马上就回来,你千万不要进出,等我回来!”我焦急的嘱咐道,

然后我飞奔跑下一楼去买避孕套。当我回来时,楼道里空空的,不见了妻子的身影,我知道她已经进屋了,我敲了敲门,正是那个男人开了门,我冲进客厅,看见妻子面脸通红,正翘腿坐在沙发上,头发散乱,衬衫的纽扣全解开了。

“买来了吗?”妻子不耐烦的问道。

我赶紧递过去避孕套,妻子从中挑选了一个避孕套走进了卧室,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此时那个男人早已等候在卧室里。

我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没过多久,卧室里传出了我妻子快乐的呻吟声,尽管她尽量压低声音,不刺激我,可是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我知道妻子正在和那个男人做爱。忽然,妻子尖叫了一声,我一惊,扭头向卧室门看去,房门紧闭著,随后,卧室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了,我紧张的凑在卧室门口,不知是否该冲进去。过了一会,卧室里传出两个人的耳语声,我悬着的心才慢慢的放下。

正当我重新坐回到沙发时,卧室的门忽然开了,我扭头向卧室门看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妻子正赤裸着身子一丝不挂的站在卧室门口,她的大腿根部的阴毛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

妻子满脸通红,走到我跟前羞涩的问:“老公,你还有避孕套么?”

“怎么了?”我问道。

“第一个避孕套用力过猛,穿破了!”妻子不好意思的说道。

“干一次就行了,咱们快点走吧!”我没好气的说。

“我想再来一次!你管得着吗!”妻子生气的嚷道,随后一把夺过我手里的一打避孕套,赤裸着身子走进卧室,狠狠的把门关上了。

我呆呆的坐在客厅里,心里真是不是滋味。不一会,卧室里传出妻子亢奋的呻吟声,声音之大足可以让周围的邻居听见,我知道妻子在刺激我。不知过了多久,妻子亢奋的呻吟声终于停了,卧室门打开了,那个男人走出卧室,一头钻进了盥洗室。我赶紧钻进卧室,只见妻子赤裸着身子,站在床边找自己的衣服,地上扔着三、五个避孕套。

妻子见我进来,瞥了我一眼,像是没看见我似的,继续赤裸着身子找她的衣服,我看见妻子的脸上挂着亢奋的喜悦。“快穿衣服,咱们走吧!”我说道。

天黑了,我紧紧的搂住妻子回家。在路上,妻子见我闷闷不乐,就兴奋的告诉我,她非常快乐,她在做爱时,满脑子想的就是在跟我做爱,我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妻子经过那次“越轨”后,果然安静了许多,晚上我也可以安稳的睡一个好觉了。可是没过一个月,我本以为妻子熄灭的“欲火”又在偷偷的“复燃”,开始那几天我还能够招架,可是后来我实在精疲力尽了。这一次妻子没有再吵闹,而是一个人偷偷的含了两片避孕药,带上一打避孕套出门了,临走时她还深深的吻了我一下说:“老公,我爱你!”

我呆呆的望着她下楼,不知道一个“越轨”的女人,是否还爱她的老公,还爱这个家…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