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我实现了多年的心愿,找一个提供性服务的漂亮姑娘,付钱但不要服务,和她聊聊天,连手指头都不碰一下。



地点是某浴场。



不要问我是哪家浴场,不要扫兴。



我事先在点评上看到有人评价说:“付 998 元,姑娘爱答不理,再付 998 元,稍微有一些热情的服务。

” 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然后去了离我家不远的分店,泡澡搓背采耳,采耳的姑娘漂亮但冷淡,不搭理我,有点沮丧。



换一层楼做 Spa,698 元一小时(分店比总店便宜)。

这个价格明显高于其他浴场,我觉得应该是那个。



经理带我去房间时,反复问了两次,有熟悉的技师吗?没有。

但我觉得应该是那个。



门开了,姑娘站在门口,怎么说呢,大概是我最近几个月在闸北区和普陀区见过最美的一个。

模样算是娇美型,眼睛很好看,声音软软的,我打 75-80 分。

如果在大街上遇见,一定是我很想看又不好意思去看的那种类型。



这家店的姑娘制服都很好看,不是其他店的紧身超短裙风格,而是像香水百合一样的连身裙,有黑色、墨绿与暗红三种颜色。



开始做 Spa 之后,姑娘往我身上涂油,才涂了两下,我觉得应该是那个。

因为她做 Spa 的手法太差了,就是瞎涂油而已。

一边按摩一边聊天,随随便便闲聊,到 1 个小时的时候我开始纳闷起来了,不会就这样吧?按这么差 698 一小时?

姑娘解答了我的困惑,嗯,那个,那个,我们这里还可以加服务的,再加两个钟就可以给你做服务。



“啊!终于!来了!我好激动!”

加什么服务?
肾保健。


什么是肾保健?
嗯,嗯,就是肾保健嘛。


是不是打飞机?
不是的,是肾保健。


不是打飞机还能是什么!
那就是打飞机嘛。



姑娘笑了出来,可能是之前的聊天太正经了,她不好意思切入正题。



我愣了半分钟,终于说出那句在心里囤了 20 年的台词:“我愿意付钱,但不要你做服务,你陪我聊天好不好?”

她惊讶惨了,瞪大眼睛看着我,你不要服务?

是的,我不要服务,但仍然付你钱,我只是想和漂亮姑娘说说话而已。



她笑出来,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这样的人,那好啊,我也很喜欢跟你聊天。

不过你想要打飞机的时候,稍微暗示一下我就可以了。



然后我们轻轻松松聊了两个小时,主题和我平时聊天没什么两样,包括:

- 我的旅行经历,跟她安利旅行攻略(这个聊得最多)
- 讲解互联网公司文化(我是不是神经病)
- 解释互联网行业的中年危机(我真的是神经病)
- 聊到我在另一家浴场被推销前列腺按摩,吓得屁股夹紧的经历
- 跟她解释前列腺是怎么回事
- 交流各自喜欢看怎样的 AV(她也很爱看)
- 聊到性话题的时候,她好奇地问我男同和女同是怎样做爱的
- 我好奇地问她其他顾客是怎样的人
- 给她的人生规划加油(她想去学化妆与瑜伽)
- 聊到我的另一个梦想:一个人去夜总会和姑娘聊天

全程我连她的手指头都没碰一下,我的手规规矩矩放着,她也老老实实给我按头和手臂。

我说你别按了呗,聊天就好,她说不累,没关系的。

我们也没有出格的聊天内容,都是我和任何一个女孩子可以聊的话题,只不过,这是我和漂亮姑娘说说话的唯一的机会。



有一些记忆深刻的细节。



1、
我问,不加服务的话,听说你们会很凶,按完 1 小时就赶人出去。



她说,我的同事们会这样,但我不会,我比较佛系。

对了,我的同事第一个小时会做一些挑逗的动作,勾引你加钟,但我也不会。



我说,你,你不是一开始都按到腹股沟了吗?

她说那不算挑逗啊,那差远了。



我叹了口气,说下次来遇到你同事,被挑逗的时候我只能大喊一声,我加钟,你住手,你把手拿开,你放尊重点!

2、
我问,来这层楼都是打飞机吗?

她说对啊,我们平时都说这里是上海最贵的飞机场。



只有打飞机吗?

对啊。

管理很严,我们不提供别的服务。



那顾客摸你们怎么办?

会把他推开,说我们不提供这种服务,最多可以摸腿。



那打飞机平均多少分钟呢?

一般就几分钟吧,也有半小时的,手都酸了。



打飞机的时候你会不会很无聊?

对啊,很无聊的。

面无表情地侧坐着,巴不得早点结束。



那你们熟能生巧,有什么打飞机的技巧可以教我吗?

她想了很久,也没总结出什么技巧来,说是每个男的都不太一样,有些人会教她怎样让自己更舒服,但很难总结出来。

然后她问我,你要不要试一下?

不要!

试一下嘛!

不要不要!你肯定会想,你看,这个男的还不是跟其他男的一样,嘴上说不要,最后还不是来这里打飞机,然后你就特别无聊地帮我打飞机!

她笑着说,我不会这么想的啦,你试一下嘛。



不要!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做服务的,我只是想做这件特别的事情。

如果我做服务,那就和其他男人一点区别都没有了。



前前后后,她大概主动邀请了十几次打飞机吧,我一点都没犹豫地拒严词拒绝了。

你也不用怀疑,如果真做了,我就不会写出来了。

我一直是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人。



3、
以前有人说,等你真的去了这种地方,就会觉得和她们没什么好聊的。



其实也不是。



这个姑娘就是一个,怎么说呢,特别傻白甜的女生。

95 后,喜欢旅行,不喜欢想事儿,对世界一无所知。

聊天的时候对性话题很放得开,但并不色情,只是祛魅而已。

她愿意主动陪你聊天的时候,我也完全聊得下去。

哄她笑哄她开心的时候,我也会很开心。



主要是好看嘛。



跟她聊天的时候我不会像工作时一样发光,但特别放松。

互相都不认识,没有责任感,没有客套话,也没有以后。

想想看如果换成约微博女粉见面,上来就打招呼 “纯银老师……”人家很拘谨,我也绷得紧紧的,正襟危坐,那多无聊。

聊着聊着还得担心,她回去发微博说 “我跟纯银聊了前列腺是什么”,那别人怎么看我啊。

或者她回去觉得 “纯银在现实中也不过如此”,那我就更伤心了。



所以我宁肯和纯粹的陌生姑娘聊天,没压力没负担,对方蛮主动地陪我聊天,那我也会很放松地哄她开心。



4、
我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头枕在姑娘大腿上,跟她说说话。

日本有这个服务,国内没有。



是不是机会来了!

不是。



后来,她坐在我身后,膝盖上垫着枕头,我躺在枕头上她帮我按头。

我一直很想说,要不你把枕头拿开……

妈的我说不出口。



人家只是提供打飞机服务,又不提供膝枕服务,我这么要求太非分了。

而且她的裙子也不长,直接枕在大腿上我也很不好意思。

磨磨唧唧了两个小时,直到走的时候还是没说出口。



还有,我以前还幻想过,很希望她躺在我旁边,我背对着她躺着,她抱着我说话。



不行,这个更说不出口了。



我没救了,我怂透了。



但这些都不是最怂的。

最怂的是,我一直在想,付了足够多的钱,我是不是就可以盯着漂亮姑娘看了,平时很想这么做又很不好意思。

但我付了三个钟,差不多 2100,还是不好意思盯着她看。

全程大部分时候闭着眼睛,睁开看她一眼(好美啊),又飞快地闭上。



那我付 2100 是干嘛?我反复问自己。



“没关系,我有钱。

” 如此安慰自己。



5、
上周末我做了一单付费产品咨询,两小时 1w 元。



我用这 1w 元在浴场办了一张会员卡,送 2500,本次加上泡澡搓背采耳,一共消费了 2800。

那么一共可以来这里消费 4 次。



以后谁请我做产品咨询,就当是给纯银老师提供浴场聊天基金了。

说不定我还会有勇气一个人去夜总会呢。



外快不就是用来这么胡乱花的吗。



6、
这个故事有没有 “最后……”

有的。



最后,我愉快地回家一个人打飞机睡了。

赞(0)